当前在线人数11318
首页 - 博客首页 - 民主自由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揭秘:毛泽东1975年曾因何事不禁失声恸哭?
作者:ccwjshy
发表时间:2016-12-20
更新时间:2016-12-20
浏览:2571次
评论:0篇
地址:78.
::: 栏目 :::

1975年,因患眼疾不能读书的毛泽东,多次听读南北朝文学家庾信的《枯树
赋》。当听到其中“此树婆娑,生意尽矣”“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
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等句时,不禁失声恸哭。他自己十分
看重的“文化大革命”已进行近10年,可结果好像并不如他最初想象的那么
如意,泪水中反映了他“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无奈之感。



1956年9月13日,毛泽东在中共七届七中全会第三次会议上,谈到中央领导
机构的设立问题时说:“我说我们这些人,包括我一个,总司令一个,少奇
同志半个(不包括恩来同志、陈云同志跟小平同志,他们是少壮派),就是做
跑龙套工作的。我们不能登台演主角,没有那个资格了,只能维持维持,帮
助帮助,起这么一个作用。你们不要以为我现在在打退堂鼓,不干事了,的
确是身体、年龄、精力各方面都不如别人了。”

此时,毛泽东年逾花甲,已感觉自己在“身体、年龄、经历各方面都不如别
人了”,所以他提出在适当的时候要辞去主席之职。

进入60年代后,古稀之年的毛泽东,谈衰老、死亡之类的话题就更多了。

1963年11月2日,他在会见尼泊尔王国全国评议会代表团全体成员时,谈到
我国工业发展面貌几十年后会起变化后说:“那时我已去见上帝了,我只有
一个五年计划,再多就没有意思了,干不了什么工作。”12月12日他在会见
秘鲁共产党左派代表何塞·索托马约一行时,又说:“我年纪大了,能做点
工作,看看同志们,就是幸福。雷声大,雨点小,有名无实不好,我不喜欢
做一个这样的人。”

人生七十古来稀,1963年恰逢毛泽东的古稀之年。他上述这些话,反映了他
对生命和人生价值的看法。他认为,人活着如果干不了什么工作,就“没有
意思”,人生就没多大价值了。

1966年,毛泽东73岁。这年1月29日,他在给周世钊的复信中说:“数接惠
书及所附大作诗词数十首,均已收读,极为高兴。”“看来你的兴趣尚浓,
我已衰落得多了,如之何,如之何?”周世钊比毛泽东小4岁,看到年近古
稀的老朋友仍然“兴趣尚浓”,创作不断,毛泽东很是高兴。而一句“我已
衰落得多了”,感叹之情溢于言表。连续两个“如之何”,是叹自己,还是
叹国家,还是兼而有之?

如果说,在1956年毛泽东说自己精力衰落,要预备接班人之事,还是一种未
雨绸缪的长远打算;那么到了20世纪60年代后,随着自己的衰老,特别是随
着他对国内修正主义担忧的加剧,他的这种政治上安排接班人的心情就更加
迫切了。

1966年6月10日,他在杭州会见胡志明时说:“我是今年、明年就差不多
了,因为我们中国常说七十三、八十四。我明年七十三了,这关难过,阎王
爷不请我自己去。杜甫有首诗说:‘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
稀。’一切事物都是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事物总是有两个对立面。如果只
有完全的团结,没有对立面,就不符合实际。全世界的党都分裂嘛!马克
思、恩格斯没有料到他们的接班人伯恩斯坦、考茨基成为反马克思主义者,
他们创立和领导的党——德国社会民主党、法国社会党等,在他们死后就成
为资产阶级的党。这条不注意,要吃亏的。只要理解了,我们有准备,全党
大多数人有准备,不怕。我们都是七十以上的人了,总有一天被马克思请
去。接班人究竟是谁,是伯恩斯坦、考茨基,还是赫鲁晓夫,不得而知。要
准备,还来得及。总之,是一分为二,不要看现在都是喊‘万岁’的。”

说自己“今年、明年就差不多了”,当然是夸张的说法。但毛泽东的上述这
段话,确实鲜明反映出已逾古稀之年的他,对党和国家长治久安的担忧之
情,也反映出他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复杂心态。

毛泽东的初衷是要反对修正主义,但结果怎样,他还不确定,无非好的、坏
的,党分裂或团结,两种结果,总之“一分为二”。开展“文化大革命”,
他要用那些喊“万岁”的人,但这些人靠得住吗?是否只是为了打鬼,而将
他当作“钟馗”呢?联系一个月后他给江青的那封著名的信,毛泽东对他古
稀之年发动的这场革命的“自信而又不自信”的复杂心态,尽情流露。

进入20世纪70年代,特别是九一三事件后,耄耋之年的毛泽东进入壮士暮
年。

1975年,因患眼疾不能读书的毛泽东,多次听读南北朝文学家庾信的《枯树
赋》。当听到其中“此树婆娑,生意尽矣”“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
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等句时,不禁失声恸哭。他自己十分
看重的“文化大革命”已进行近10年,可结果好像并不如他最初想象的那么
如意,泪水中反映了他“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无奈之感。

1975年10月1日上午,毛泽东既没有看书,也没有睡觉,他靠在床头沉思时
自言自语地说:“这也许是我过的最后一个国庆节了,最后一个‘十
一’了。”随即转向身边的工作人员,问:“这可能是我的最后一个‘十
一’了吧?”工作人员说:“怎么会呢?主席,您可别这么想。”毛泽东认
真地说:“怎么不会呢?哪有不死的人呢?死神面前,一律平等,毛泽东岂
能例外?‘万寿无疆’,天大的唯心主义。”

毛泽东是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尽管在“文革”期间被高唱“万寿无
疆”,可是他自己知道,自己在生理上是不可能万岁的。晚年的他还曾多次
对身边人员戏称,将来我死后你们要开庆祝会,庆祝辩证法的胜利。

晚年的毛泽东对自己的生死是看得很开的,但仍难免一种壮士暮年的孤独苍
凉之感,而对于国家的命运,他则存有更多的担忧和无力感、无奈感,甚至
有些许的失望。但是,失望并不代表绝望。作为一位哲人,他相信,有些事
当下不一定就要苦苦追寻答案,千秋功过,自有后人评说。“沉舟侧畔千帆
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作为一位辩证法大师,他相信,物极必反,一切矛
盾终会在历史的长河中得到合理的解决。“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他
相信,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住这个伟大国家和伟大人民继续前进的步伐。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ccwjshy写信]  [民主自由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