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20154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荒地上的枪声:一个家族的追凶十二年
2020年05月21日23:15:22 [新闻大杂烩]

2007年的农历正月初七,父亲高青录在一次冲突中被同村村民马青付持猎枪杀害,那年高慧15岁,高峰14岁。2019年9月13日,警方在东莞市大岭山镇出租屋内将潜逃12年的杀人凶手马青付成功抓获。Mitbbs.com



常桂香和家人在当年事发现场Mitbbs.com


“家”这个字眼,在高慧和高峰姐弟俩还是少年的时代,就蒙上了一层血色。Mitbbs.com


2007年的农历正月初七,父亲高青录在一次冲突中被同村村民马青付持猎枪杀害,那年高慧15岁,高峰14岁。因马青付案后在逃,且始终无法接受父亲突然离世,高慧选择离乡打工,十年没有回过家。高峰则为求学辗转在各个亲戚家借住,未完成初中学业便去广州闯荡。Mitbbs.com


这不只是高慧、高峰两姐弟的人生变故,高家整个家族也因此而动荡。在那场冲突中丧生的人还有高峰的二叔高小立、大堂哥高建。参与这场命案的还有马青付的父亲马长谦,哥哥马青贵以及马长谦的两个女婿:闫永政、李建忠。高峰称,在此之前,沾些远亲的两家还会在年节时走动,姐弟俩还称马青付为叔叔。Mitbbs.com


枪声打散了这一切。案发一个月后,原本健康的爷爷悲愤去世,奶奶常桂香作为主心骨,撑着这个家族追凶的“一口气”。2019年9月13日,警方在东莞市大岭山镇出租屋内将潜逃12年的杀人凶手马青付成功抓获。接下来,高家人等待着凶手得到公正判决。Mitbbs.com


荒地上传来的枪声Mitbbs.com


枪响了,一声、两声,子弹打在高峰的堂哥高建身上。Mitbbs.com


第一声枪响后,子弹打在高建的胸部,他向后倒下,但挣扎着仍想站起来。马青付提枪准备补第二枪,高青录转头冲着他喊,“都打了一个人,还要打?”话音未落,第二声枪响,高建倒在地上。Mitbbs.com


高峰被父亲高青录勒令蹲在一旁别动。第三声枪响后,高青录倒下,子弹同样打在胸部。脑袋嗡嗡闷响的高峰打了个激灵,清醒过来,奔过去将父亲抱住。Mitbbs.com


高小立正准备跑进旁边的树林,马青贵和闫永政跑上来拦住他,马青付半蹲下身子,瞄准高小立,直接开了一枪。Mitbbs.com


马长谦拿着铁钎走向高峰的小堂哥高森,高森脑袋挨了重重一下,血流了满脸,他跑到母亲那里,抱着母亲的腿蹲下来。Mitbbs.com


高森看到马青付走到高建身边,用脚蹬了一下他,确定人不行了,“他直接走到我这里,用脚踏着我的肩膀”。Mitbbs.com


高森听到马长谦喊,“还有谁上?还有谁要来?”Mitbbs.com


时间仿佛被血腥抻长。高森估摸着,从枪声响起到马长谦喊出这句话,大概只有三分钟。但这三分钟却像慢镜头一样,痛苦又漫长。Mitbbs.com


2007年2月24日早上9点,在距离河南省沁阳县邓庄村两公里的荒地上,高青录、高小立和高建三人殒命枪下。彼时,高建刚刚19岁。Mitbbs.com


根据案件材料,高建因被枪弹击中腹部致肝脏破裂引发失血致失血性休克死亡。高青录因被枪弹击中左胸部致血气胸死亡。高小立因被枪弹自后背射入贯通躯干致心脏破裂出血引发心包填塞死亡。Mitbbs.com


案发时高峰上初一,在县里住校,两周才回家过一个周末。寒假时,几家人想一起把树苗栽上。他和堂哥高建、高森,叔叔高小立、高文松,大伯母刘青琴,同村的陈相花,还有小姑父黄加勇及其儿子一行人,乘着三轮车,拉着杨树苗到地里,却发现前一天种好的杨树苗被拔的拔、折的折。Mitbbs.com


“当时我们都很气,辛苦忙碌一天种的树都给折断了。”高峰说。高小立打电话给哥哥高青录,让他过来看怎么回事。Mitbbs.com


不久,高青录骑着摩托车赶来,后面还跟着几个骑摩托车的人,高峰迎着父亲跑过去,“我哥我叔他们都向我爸跑过来”,马家的人也下了车,一共来了五个人。他们把摩托停在两百米外的小坡上,跟在高青录身后。Mitbbs.com


马长谦背着猎枪,其余四人手上都拿着家伙,高家人也拿起了栽树的铁锹。几乎在两伙人相遇的那一瞬间,混战就开始了。Mitbbs.com


高建个子高,冲在最前面,马青付从父亲马长谦手中夺过枪,冲高建开了第一枪。高峰称,枪响后,他才看清马青付腰间背着子弹包,“就像平时喝的大瓶的绿茶饮料”、“挎在肚子上,只需几秒钟就可以装好子弹,再次开枪。”Mitbbs.com


高峰称,父亲高青录本来想先弄清楚情况,“没想到一上来就很激烈,我爸他们一来,大家就开始动手了”。枪声让高峰懵了,“好像天轰地塌了下来”。Mitbbs.com


随后,马青付等五人骑上摩托离开。Mitbbs.com


高小立当场死亡,高建和高青录被送往医院。之后关于那天的记忆,便只有哭声。高峰的母亲哭,奶奶也哭,过了一天,高峰才被告知,父亲去世了。Mitbbs.com



当年发生纠纷的纠纷土地Mitbbs.com


荒地转包经营纠纷Mitbbs.com


导致三人死亡的枪杀案,导火索是小缸窑东岭坡地承包经营权纠纷。Mitbbs.com


早在2006年,这场纠纷就开始了。高峰告诉记者,马家认为承包的土地包括高峰家和他大伯及两个叔叔家的土地,“但我们几家已经分家了,他们认为我家、我大伯家、我两个叔叔家的地都归他一个人承包所有”。可承包合同已没人能找到,当时只有奶奶常桂香和爷爷高宝山签了字,儿女并未参与其中。Mitbbs.com


马家起诉后,双方本已进入调解阶段。据2006年《河南省泌阳县人民法院调解书》显示,2006年6月16日,马青付、马青贵与常桂香、郭厉多、黄加勇签订了荒地转包协议,协议载明:常桂香、郭厉多、黄加勇将自己承包的本组荒地转包于马青付、马青贵,由二人每年向村组交纳810斤小麦以及分别给付三人每人两百元现金。协议签订后,二人开始挖坑准备栽树,但由于协议约定荒地面积及四至不清,双方发生纠纷。Mitbbs.com


据《河南省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显示,2007年2月23日,高青录等人在该争议地上种树苗,当晚马青付将高家种的部分树苗折断或拔掉。次日10时许,马长谦携带一单管猎枪,子弹数发,伙同马青付、马青贵、闫永政、李建忠持铁锹,与同去栽树苗的高青录、高文松、高小立、高建等人在小缸窑东岭相遇,双方随即发生口角并互相厮打,马青付从马长谦手中夺下猎枪,朝天鸣放一枪后又分别朝高建、高青录、高小立各开一枪,致高小立当场死亡,高青录、高建在送往医院抢救途中死亡。Mitbbs.com


另一份2011《河南省泌阳县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则显示,同村村民陈某称,争议地是其公公、黄汉良及高宝山三人承包的,后三人平分后各得一份,高宝山将地分给了四个儿子。2006年马青付想承包该地,其公公和黄汉良同意将地转让给马青付,签有合同,后高宝山反悔,所以高家和马青付才一直打官司。Mitbbs.com


时任村委会书记的史大毛告诉深一度记者,当时他们私下承包土地,村委会并不清楚细节,争议发生后也没有寻求过村委会调节,“他们直接报案起诉了”。Mitbbs.com


后经法院调解,双方协议,常桂香自愿将其承包本组的荒地约三亩转包于马青付、马青贵二人,其四至为:南邻小缸窑堰塘,北邻高青录荒地,东临高俊才荒地,西邻小缸窑田。二人每年8月1日前给付常桂香小麦150斤及现金100元,自2007年开始履行。Mitbbs.com


命案发生三个小时后,史大毛得到村民通知后赶过去帮忙。他称,在土地争议之前,并未听说过两家有什么纠纷和矛盾。Mitbbs.com



事发后,高慧高峰姐弟先后离开家乡Mitbbs.com


沾亲带故的两家族Mitbbs.com


高、马两姓是村里的大家族。高青录排名老二,上面有一个大哥高清,下面是两个弟弟两个妹妹。Mitbbs.com


高峰告诉深一度记者,自家和马长谦家离得不远,一个在村东一个在村西,走路几分钟就到。 小时候,赶上年节,高峰还会跟父母带着礼物去马长谦家拜会,两家有点远亲,高峰的妈妈和马长谦的妻子都姓徐,是一个大家族的人。Mitbbs.com


在高峰的印象中,马长谦话很少,经常拿着枪走来走去,很少种地。而马青付总是骑个摩托车,他喊对方叔叔。Mitbbs.com


村里人都知道马长谦有杆枪。马长谦常扛着枪去村子周边打猎,“那时还没人管打猎,村子周围常有野猪、野兔、野鸡”。案件材料显示,马长谦女婿李建忠曾对警方称,“平时马长谦就喜欢掂枪下地干活,碰见野鸡、野兔就打”。Mitbbs.com


据津云新闻报道,马长谦的妻子徐中芳也表示,两家此前没有矛盾,“2月23日晚上,马青付喝醉了,把高家种的树苗拔了一些,24日早饭后,马青付和马长谦说去种树,马长谦说种完树去打猎,就带着枪出门了。”Mitbbs.com


高峰见过那把猎枪,“枪放在地上,到胸口这么高,我小的时候看到马长谦把枪放在那里,我拿过一次,有六七斤重。”每次马家人拿枪出来打野鸡或野兔,村子的孩子就跟在后头看热闹。Mitbbs.com


马长谦持枪的事情村委会也知道,史大毛介绍,“他当时有持枪证,我们这不是山区嘛,所以他会拿猎枪打些野鸡、野兔,也种一些地。”Mitbbs.com


案件材料显示,泌阳县公安局2002年9月2日给马长谦颁发单管猎枪持枪证,2006年11月13日换证。Mitbbs.com


高家人称,案发后他们曾在马长谦家发现另一把枪。那个时候马长谦家里已经没人住,除了枪,他们还发现近一百发子弹。枪被警方带走,但警方给高家的回复是,这把枪同命案无关。Mitbbs.com


命案发生后,泌阳县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对该案展开侦查追捕工作。2007年2月24日,泌阳县警方在马长谦身上搜出单管猎枪(枪号949369),猎枪子弹4发。2月25日,闫永政、马青贵被抓获,2月27日下午李建忠投案。Mitbbs.com


但在2007年4月2日,四人均获保释,“我三叔高文松在路上碰见了马青贵。”高清的儿子高森告诉记者。Mitbbs.com


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驻市精院2011精鉴字第82号精神病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马长谦系脑梗塞所致精神障碍。高家人告诉记者,他们不确定这是不是马长谦被保释的原因。Mitbbs.com



2012年驻马店中院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Mitbbs.com


想替儿子顶下罪名Mitbbs.com


儿孙出事后,常桂香和老伴儿高宝山两人“都昏死过去”。常桂香告诉记者,“一个月内老伴儿很少说话,基本上不吃不喝。”一个月后,高宝山去世。Mitbbs.com


此后的很多年,常桂香都觉得自己是为了等马青付归案而活着。事发后,她不断地向县、市、省里反映案件情况。常桂香称,之后几年,“不管是法院还是公安局,都以材料不足、证据不足为由,一直在拖。”Mitbbs.com


直到2010年8月24日,因涉嫌聚众斗殴罪,马青贵、闫永政和李建忠被泌阳县检察院批捕。2011年9月26日,泌阳县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分别判处马青贵有期徒刑12年,闫永政、李建忠有期徒刑11年。Mitbbs.com


此后,案件经历多次上诉和审理。2011年底,驻马店市检察院指控马长谦故意杀人罪,向驻马店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Mitbbs.com


马长谦曾想替儿子马青付顶下所有罪行。同村村民杨某、朱某称,2007年2月24日上午十点多,看见马长谦背着一杆猎枪,脸上有血,要乘车,说要投案去。Mitbbs.com


案件材料显示,马长谦称,“我让马青付躲躲,马青付骑摩托车走了,我坐三轮到邓庄附近看见警察就自首了,剩下四发子弹交给铜山派出所了。之前供述是自己开枪,是想把事情一人扛下来。”Mitbbs.com


2013年《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显示,被告人马长谦案发当天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但供述称是自己持枪杀害了高建、高青录、高小立三人。Mitbbs.com


案发第二日,马长谦又向公安机关供述,打斗中马青付从其手中将猎枪夺下,他没看到马青付对被害人开枪。马长谦当时已昏倒,清醒后发现高建、高青录、高小立三人已经倒地,于是自己将猎枪从马青付手中拿走后去投案,之前供述是自己开枪,是想把事情一人扛下来。Mitbbs.com


最终,在2012年,马长谦因犯故意杀人罪,被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限制减刑。作案工具猎枪予以没收。Mitbbs.com


但案件中的马青付却跑了。Mitbbs.com


命案发生后,常桂香的大女婿李合信带着妻子从山东赶回河南。此后,李合信也成了家族追凶路上的一员。Mitbbs.com


关于马青付的任何消息都牵动着这个家族的神经,高峰曾听村里在外打工的人说,在广东见过马青付。然而“听说”来的消息真假混在,甚至后来有关马青付的“落脚处”几乎遍布了全国。高家的人就一处一处去找。Mitbbs.com


案发后,李合信从警方处得知,马青付曾去过郑州的亲戚家,拿了两千元路费。又听说马青付去了东北,那里也有他的亲戚。“东北那么大,我们能打听到的信息有限,连去哪找我们都不知道。”李合信说。Mitbbs.com


马青付逃跑后,常桂香听到有人说他在北京,她就去北京的派出所反映情况。她独自在北京找了半个月,没钱吃饭就在垃圾桶旁边找垃圾吃,渴了去厕所接自来水喝,冷了就捡被子住在桥洞里。常桂香就像家族里人人秉着的“那口气”,“我不能倒下,我一定要为他们讨回公道。”Mitbbs.com


2010年,常桂香又听说马青付跟妻子在浙江绍兴,这一次泌阳县公安局刑侦队的队长和副队长带着高家人去绍兴抓捕。当时,马青付的妻子在漓珠镇打工,高家人和刑侦队警察向当地派出所说明了情况,当地警方还对当地的一些厂矿进行了排查,却没发现马青付,最终一无所获。Mitbbs.com


2013年夏季,线索又指向了广西东兴市,“有人说一个拾破烂的像是马青付”,但当地刑侦队对各镇进行了巡查,仍没能找到马青付的踪迹。Mitbbs.com


日子在一次次的无功而返中流逝,只能被渺茫的希望推着走。常桂香经常梦见老伴儿和儿孙,在北京时,她常常在桥洞里睡着又哭醒,梦见他们四个,“但梦里啊,他们也不说话,个个不跟我说话。”Mitbbs.com


十二年后凶手落网Mitbbs.com


出事后不久,高森去了厦门打工,一直在外地生活,直到去年在老家结婚。Mitbbs.com


他告诉记者,直到自己结婚,堂妹高慧才第一次重新回家。案件发生后,高森的小姑父和马长谦家有亲戚,小姑就离了婚,独自带着儿子生活。高青录的妻子在县里的饭店刷碗做工,而高建的母亲刘青琴至今不知道高建葬在哪里,根据当地的丧葬礼仪,高建没能葬进祖坟,而是葬在了他死去的地方。Mitbbs.com


大家族在枪响之后分崩离析,在漫长的等待岁月里,谁也没心思回到那片伤心地,老家的房子在日复一日的搁置中渐渐破败。Mitbbs.com


高峰总是能梦见父亲,在梦里,父亲、二叔、堂哥都活了过来。高峰从没跟姐姐和母亲讲起过那天发生的一切,他不忍心让她们难受害怕。Mitbbs.com


据高家的代理律师周兆成介绍,2019年9月13日,警方在广东省东莞市一家医院发现凶手马青付的行踪。当日,警方在东莞市大岭山镇出租屋内将潜逃12年的马青付成功抓获。目前,该案已经移送法院,近日将开庭审理。Mitbbs.com


马青付被抓后,高家收到了警方的通知,“给我们看了照片,我们确定是他”,高峰称,他们一家人从未期待过马青付的道歉,“我们只想最后公正的审判。” Mitbbs.com

 
0


 【同类热门新闻】   【今天热门新闻】
此篇文章共有 0 条评论:
[ 首页 ] [ 上页 ][ 下页 ] [ 末页 ][ 分页:]
【发表评论】
内容:

注意:内容不能少于10个字符

赞助链接
浙江大学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 - 未名空间 (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