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有关本站的报道

日期:2008-04-21

媒体:中国新闻网

标题:《中国新闻周刊:旧金山圣火传递,面对面地对峙

该文章出现在中国新闻网
原文链接:http://www.chinanews.com.cn/ty/zhty/news/2008/04-21/1226416.shtml

标题:《谁袭击了金晶? 疑似者称“我没有离开过美国”

该文章出现在中国新闻网
原文链接:http://www.chinanews.com.cn/ty/zhty/news/2008/04-21/1226425.shtml


原文如下:

《中国新闻周刊:旧金山圣火传递,面对面地对峙》
 2008年04月21日 09:45 来源:中国新闻网


当地时间4月9日晨,南加州华人联合总会等侨团400多位华人华侨连夜赶赴旧金山,迎接北京奥运圣火传递

   本来对很多海外华人来说,奥运火炬是遥远的事情。可在伦敦和巴黎传递中遭遇的“意外”冲突,改变了他们的想法,也改变了很多事。

   和很多留美工作的留学生一样,lkenlken有着体面的工作和富足的生活。最初,对2008年4月9日是否去离家50英里以外的旧金山看火炬接力,他一直摇摆不定——毕竟,忙碌的星期三太难请假了。

   对于大多数在美华人,奥运火炬本来也是很遥远的事情。而之前火炬在伦敦和巴黎传递中遭遇的“意外”冲突,改变了很多人的想法。

决定声援火炬的人突然增多

   一辆巴士在美国旧金山市区穿行,车身广告针对着中国的“人权问题”,奥运五环被画成5个手铐;在这个城市的高速公路入口处,巨大的户外广告牌上,印着宣扬西藏“独立”的旗帜和口号。

  “这样的广告可能存在一个星期了。”在硅谷工作的华人软件工程师lkenlken(网名)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藏独’那些人非常嚣张,这次去参加火炬传递的人有一半是被激怒的,侮辱我们的祖国就像侮辱我们的母亲。”

  3月18日,北加州华人联盟主席林恒,像往常一样开始联络华人社团,准备像庆祝国庆、春节一样迎接奥运火炬在旧金山的传递,“本来就是一种庆贺的形式,”林恒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但欧洲传递出事以后,我们都很愤怒。最后两天报名了近5000人,我们没法统计安排了,就不设截止日期,让他们直接去(现场)。”

  和往常由华人社团召集的方式不同,这次在旧金山火炬传递现场出现的很多被称为“新侨”的华人,多是留学后留美工作的,他们的组织工作都在论坛上完成。

  lkenlken就是在自己灌水多年的论坛——未名空间(Mitbbs)三藩市地区版上发了征集一起去看火炬的帖子,只有10人报名打算前往。这个论坛平常只是用于“新侨”们聊工作、聊股票、聊哪个学区更适合小孩的琐事,组织人数最多的活动是一次100人参加的户外烤肉。但在巴黎的火炬冲突之后,论坛的报名数一下增长到400多人,很多人不但自己报名,还表示要带人一同前往。

  其他地区的很多华人也通过Mitbbs联络前往旧金山。在美国做进出口生意的Ian Zhang就在洛杉矶当地论坛上组织了21人,连夜开车6个多小时赶往旧金山。

  还有加入Mitbbs的曹霆和朋友们,他们印制了2000多份传单,在华人最多的大华超市、狮子山超市门口分发。为了避免传单过于政治化,他们在传单上写着:中国人勇敢站起来,加入到支持奥运火炬传递的活动中。

  lkenlken组织人员赶制了400件迎奥运的文化衫,600面小旗子,分发给参加活动的网友。大家甚至租了飞机,拉着“GO BEIJING CHINA!GO OLYMPICS”的标语在当日的旧金山上空盘旋。

冲突,激烈但不血腥

  火炬传递要封路,很多人在早晨6:00就早早赶往集合点。火炬传递的起点,也是各华人社团、大学团体的集合处。

  7:00,起点处已被红旗覆盖。现场总协调人林恒估计,在起点聚集的保护火炬的华人有1万多。lkenlken事后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我有家庭有工作,我没有能力去保护(火炬),这是警察该做的事情。我们只想的是人多一些,把‘藏独’围起来,不让他们跑出去抢火炬。”

  没走多远,队伍就碰上了第一拨“藏独”分子,约50人。他们举着西藏旗、标语,喊着口号。身高1.85米、体重200斤的曹霆被朋友称为“大熊”,他率先冲入对方的阵营中。100多人张开所有的五星红旗,将西藏旗遮住,并大声地喊着口号,唱着国歌,用声浪压制“藏独”分子的口号。一位留学生女孩说会唱藏文歌,于是在“藏独”分子面前唱了一首。

  这场被称为“藩街保卫战”的冲突,随着人数不断加入变得越来越激烈。

  曹霆则领着40人,继续向火炬传递路线的中段靠近。“路线前段的‘藏独’比较少,但越走越发现不对,红旗越来越少。到了中间,发现一大批‘藏独’在那里。”曹霆说。他开始打电话叫人,但现场太乱,只能走回去搬救兵。

  不过,双方冲突的形式并不血腥——很少有肢体碰撞,几乎都是以言语为主。外来的人不断加入,层层围住“藏独”分子,最里层的人就跟“藏独”分子展开脸贴脸的对骂,站在外圈则开始喊口号、唱歌。

  “这辈子没有见识过那种脸对脸狂吼对骂的场景,离得很近,谁都不敢碰到谁,只要一开始打就是群架。”从洛杉矶赶去的Ian Zhang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藏独’也有人拦着,不让自己人动手打,因为打起来他们也吃亏。”

  直到16:00,“藏独”分子离开,保护火炬的华人队伍也慢慢开始撤离。

  事后,一些保护火炬者进行了总结和反思,“他们有组织有计划,我们是业余的。我们人是多,但他们有战术。”Ian Zhang说。“藏独”分子的严密有序——有人出钱,有人出力,有人出主意;而保护火炬的华人较为松散,在双方的“战斗”中,他们落了下风。

  在不少参与者的眼里,这次火炬传递改变了很多事。“以前中国人给人的印象是各自为政,这次那么多人出来,不是偶然的。”2001年到美国工作的曹霆对本刊说。

                                                                 中新社发 金立冬 摄   ★ 本刊记者/唐磊    编辑:卢岩

 

 

 

《谁袭击了金晶? 疑似者称“我没有离开过美国”》
 2008年04月21日 10:29 来源:中国新闻网


金晶,“轮椅上的微笑天使”、“最美丽的火炬手”。(本组图片为我社特约播发)

   6000万人点击,3.5万人跟帖。在强大的“人肉搜索”引擎面前,不到5天,试图从残疾女孩手中抢夺火炬的嫌疑人已浮出水面

  2008年4月7日,奥运火炬在巴黎传递当天,allays一早就来到离埃菲尔铁塔不到300米远的传递路线上等候。这个男孩在四川大学读完大二后,作为交换生来到巴黎继续学业。

   中午12:45,震惊世界的一幕发生了。“三四个藏独分子冲到路中央,后来直接变成冲向金晶抢火炬,”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allays说,“而金晶的轮椅正好停在我面前。”

   巴黎时间当晚,allays把这张图片传给了他周边的人。为火炬被抢而群情激愤的中国爱国者们马上将它四处转贴,又一场轰轰烈烈的“人肉搜索行动”就此拉开序幕。

  “人肉搜索”并不是新名词,从2001年的“微软陈自瑶事件”到2006年的“虐猫事件”,通过一次次搜索引擎的升级,它已建立了自己的特定模式。最基本的方法是,通过在某个网络社区里面提出一个问题,由网友参与解答,以此区别于通过机器自动算法来获得结果的搜索方式。百度知道、新浪爱问、雅虎知识堂都属于“人肉搜索”。

  4月10日晚,网友pacapig又在“战斗在法国”论坛发帖称:“攻击金晶的藏独分子在伦敦被捕过,居然马上又在巴黎造事。”并贴出照片。

  “这个发现很偶然,”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pacapig说,“我逛英国的一个论坛的时候,发现有一张图片里居然有疑似袭击金晶的藏独分子。”多数活跃网友认为,这张图片中的人就是“全球通缉令”图片中的藏独分子,并纷纷质问为何头天被抓次日就现身巴黎?

  但也有细心的网友分析了照片中两个人的不同之处。“上衣口袋的形状不同。脸型也似乎不同。”一位网友说。

  4月11日上午,英国苹果论坛网友Lilyluvx发帖称:“在巴黎袭击坐轮椅的火炬手的人找到了!”并在帖中称“这个人叫Lobsang Gendun,住在Salt Lake City, USA”(盐湖城,美国)。至此,“全球通缉令”指向了现实生活中的人。

  几个小时内,就有未名论坛、天涯、猫扑、搜狐、网易等各大网站的网友发帖回应,并继续发布这个人更详细的信息。Lobsang Gendun的家庭详细地址和家庭电话旋即被公开,而网友“sp4ever”马上用谷歌地球软件查到了这位目标人物的家庭住址详细图片。网友“小刀hone”接着发布了Lobsang Gendun在现实生活中的详细职业、社会身份、办公室电话等信息。

  海外知名留学生网站“未名空间”的网友vpdn,在一个回帖中如此评论关于Lobsang Gendun家庭住址的图片:“这个人应该是美国公民了。家里一辆Toyota,一辆Dodge neon的改装车��不知道大家怎么看,总觉得开(这种)车的不是正经的青年”

  在相当数量的网友呼吁“盐湖城的华人朋友们快点行动起来,灭了他”“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的时候,《中国新闻周刊》记者依照网络上提供的电子信箱地址向他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询问他到底是不是照片中抢夺火炬者。对方回复称:他确实是Lobsang Gendun,但并不是照片中的那位“藏独”分子,“我没有离开过美国”。但此人没有向《中国新闻周刊》提供自己的照片。

  被袭击的残疾女孩金晶,也在关注人肉搜索的结果。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看到很多网友在说要灭了他,我希望网友们还是要理性看待这个问题。如果我们最终查到了他的地址,去抗议是可以的,但不要对他进行人身伤害。我们应该做的是教育他,告诉他一些有关西藏的事实。最重要的,请他不要把政治带给奥运会。” ★

                               中新社发 金立冬 摄   ★ 本刊记者/唐磊    编辑:卢岩 (实习记者周华蕾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