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169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新闻中心 - 侦探与执法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合集] 贝志诚疑点很大,客观调查也不是难
[版面:侦探与执法][首篇作者:didadida] , 2018年09月24日07:20:08 ,98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didadida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didadida (滴滴嗒嗒), 信区: Detective
标  题: [合集] 贝志诚疑点很大,客观调查也不是难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24 07:20:08 2018, 美东)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un Aug 12 22:21:39 2018, 美东) 提到:

贝志诚疑点很大,客观调查也不是难

  作者:一个网友

  昨天中午听同事们茶余饭后讨“中国人在美国政府网站上请命”,一时兴起
今晚做了点网络调研,了解了朱令事件的一些情况。个人认为贝亲自撰写的《求
救信》、《现实不是童话——朱令事件回顾》存在较大疑点,这些疑点的考证是
不难的,对案情的分析具有重要意义,所以百忙中写一点东西。

  贝志诚 《现实不是童话——朱令事件回顾》介绍了求救信的撰写经过:好
多中学同学去探视,贝作为其中之一,“于是就没话找话的跟朱令的父母说有这
么个东西,没准可以向全世界寻求一下帮助,她的父母将信将疑的把病历复印了
一份给我,还记得我正要走扈斌跑出来叮嘱我说‘贝志城,你一定尽力想想办
法’。回到家里我很快把求救信写了出来,当时我想老美最爱谈民主自由,我得
把救人这事跟这方面扯上他们才会重视吧。于是我这样开始了‘这里是中国北京
大学,一个充满自由民主梦想的地方,但是一个年轻的女孩正在死去,虽然中国
最好的医院协和医院的医生尽了最大的努力,还是不能诊断她是什么疾病’,之
后是照抄病历。找到一个美国朋友翻译成地道的英语,我拿着它去学校和蔡全清
一起去系里的机房在四月十日周一晚上发出了这封求救。”

  探视当天是周六,为4月8日,距离发出电邮的4月10日非常近,贝并未说明
在这几天内与协和、同仁的医生,以及朱令父母进行更多的交流,可以认为他完
全根据病历的复印件撰写了求救信。

  一、客观疑点及其鉴定方法

  疑点一:关于患者症状的描述超乎寻常的精确。(中文材料为百度介绍的铊
中毒症状,英文摘自于贝志诚的《求救信》。)

  这要求同仁(第一次住院)、协和(第二次住院)的医生在根本不知铊中毒
为何物的情况下准确记录铊中毒的症状,贝志诚能够读懂医生的天书,且能够在
根本不知铊中毒为何物的情况下从天书中抠出这些有用信息。

  铊中毒的临床主要表现为恶心(Zhu Ling felt sick to her stomach)、
呕吐、腹部绞痛、腹泻等,严重者有肠道出血,继而出现四肢感觉过敏、针刺感,
下肢无力,脚跟疼痛(but in March her legs began to ache severely),甚
至瘫痪。中枢神经受损时,可出现神志不清、谵语、抽搐、休克等(and she
felt dizzy,She Began to facial paralysis,central muscle of eye's
paralysis),中毒者多因呼吸循环功能衰竭而死亡(self-controlled
respiration disappeared)。上述表现与感染性多发性神经炎相似,易误诊。

  脱发是铊中毒的特殊症状,常于第二周开始,重症可全部脱落(her hair
began to fall out and within two days she was completely bald),一般
脱后能再生(after she was in the hospital for a month, she began to
fell better and her hair grew back)。皮肤干燥、脱屑,可出现皮疹、痤疮、
皮肤色素沉着、手掌及足跖部角化过度,指甲和趾甲于第4周可出现白色横纹。
部分患者有肝、肾、心肌损害的临床表现。

  疑点二:对于朱令二次中毒的过程描述极为清楚。(英文摘自于贝志诚的
《求救信》。)

  朱令先后两次住院,第一次为同仁,第二次为协和。现在看来被两次投毒,
求救信非常清楚的描述了两次住院的过程,其作者似乎对铊中毒的反应、康复过
程很熟悉。

  第一次,1994年12月5(On DEC. 5, 1994, Zhu Ling felt sick to her
stomach. Three days later, her hair began to fall out and within two
days she was completely bald. She entered the hospital, but doctors
could not discover the season for her illness. However, after she was
in the hospital for a month, she began to fell better and her hair
grew back.

  第二次,1995年2月 Zhu Ling went back to school in February, but in
March her legs began to ache severely, and she felt dizzy. She entered
XieHe Hospital - Chinese most famous hospital. In early March and on
March 15, her symptoms worsened. She Began to facial paralysis,
central muscle of eye's paralysis, self-controlled respiration
disappeared. So she was put on a respirator.

  疑点三:对于医生的处理方法,包括医生的怀疑描述的很清楚(英文摘自于
贝志诚的《求救信》。)

  求救信详细介绍了医生过去的检查(The doctors did many tests for
many diseases(include anti-H2V, spinal cord puncture, NMR, immune
system, chemical drug intoxication ANA,ENA,DSONA,ZG and Lyme), but all
were negative, except for Lyme disease(ZGM(+)),现在的猜测(The
doctors now think that it might be acute disseminated
encephalomyelitis(ADEM) or lupus erythematosus(LE), but the data from
the tests do not support this conclusion. ),以及现在的治疗手段(The
doctors are now treating Zhu Ling with broad-spectrum antibiotic of
cephalosporin, anti-virus drug, hormone, immun-oadjuvent, gamma
globulin intravenous injection and have given her plasma exchange(PE)
of 10,000 CCs. But Zhu Ling has not responded -- she reamers in a
vegetative state, sustained by life support.

  在这些信息中,医生过去的检查、现在的治疗手段也许从病历上能够看出,
但是医生现在的猜测“医生现在怀疑是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ADEM)或红斑狼疮
(LE),但从测试的数据并不支持这一结论”,这不知是否能够从病历上看出。

  疑点四、病历上不利于得到“铊中毒”结论的信息均没有出现在《求救信》


  网络消息:记者查阅了朱令当年在协和的病例,得知协和方面对朱令入院时
病情的认定为“脱发、腹痛、关节肌肉痛3个月,双下肢远端疼痛7天,眩晕3
天……患者于入院前3个月(1994年12月8日)无明显诱因出现腹痛,为持续性隐
痛伴阵发性绞痛,3个月后出现脱发,双肩、膝关节酸痛”。——请注意,“脱
发、腹痛、下肢疼痛、眩晕”等与铊中毒典型症状出现在《求救信》中。而“关
节肌肉痛”、“双肩、膝关节酸痛”等非铊中毒典型症状则没有出现在《求救信
中》

  网络消息:朱令当年在协和医院的病例显示,初次确诊结果为“周围神经病、
肢端红痛症原因待查”。——请注意,如此重要的确诊结果,为何不出现在《求
救信》中。

  网络消息:1998年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中显示,1995年
4月18日,协和医院发布朱令的病情报告认为朱令“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神经根神
经炎可能性大”。——请注意4月18日发布的消息,为什么贝在4月10日就知道了,
并在《求救信》中写出?(根据贝的描述,在此之前他与医生、朱令、朱家是没
有接触的)

  鉴定方法:

  (1)请朱令父母回忆,是否将两家医院的病历都交给了贝,如果缺了任何
一家医院的病历,贝都写不出来那封求救信;

  (2)请同仁医院大夫(或朱令父母)查阅朱令的病历,是否可以根据此病
历“照搬出”以下内容:On DEC. 5, 1994, Zhu Ling felt sick to her
stomach. Three days later, her hair began to fall out and within two
days she was completely bald. She entered the hospital, but doctors
could not discover the season for her illness. However, after she was
in the hospital for a month, she began to fell better and her hair
grew back.

  (3)请协和医院的医生(或朱令父母)查阅朱令的病历,是否可以根据此
病历“照搬出”以下内容:but in March her legs began to ache severely,
and she felt dizzy. She entered XieHe Hospital - Chinese most famous
hospital. In early March and on March 15, her symptoms worsened. She
Began to facial paralysis, central muscle of eye's paralysis,
self-controlled respiration disappeared. So she was put on a respirator.

  (4)请协和医院的医生(或朱令父母)查阅朱令的病历,是否可以根据此
病历“照搬出”以下内容:The doctors did many tests for many
diseases(include anti-H2V, spinal cord puncture, NMR, immune system,
chemical drug intoxication ANA,ENA,DSONA,ZG and Lyme), but all were
negative, except for Lyme disease(ZGM(+)). The doctors now think that
it might be acute disseminated encephalomyelitis(ADEM) or lupus
erythematosus(LE), but the data from the tests do not support this
conclusion.The doctors are now treating Zhu Ling with broad-spectrum
antibiotic of cephalosporin, anti-virus drug, hormone, immun-oadjuvent,
gamma globulin intravenous injection and have given her plasma
exchange(PE) of 10,000 CCs. But Zhu Ling has not responded -- she
reamers in a vegetative state, sustained by life support.

  事实上,朱令父母是最容易鉴定此事真伪的,因为他们掌握所有的病历,但
从网络视频所反映的老人家的状况来看,他们恐怕已经无力做此事了。

  二、主观疑点

  认真阅读了贝撰写的《求救信》、《现实不是童话——朱令事件回顾》两篇
文章,发现很多主观疑点,给人的直觉就是贝在精心编制一个谎言,对于可能出
现漏洞的地方都设计一个“第三者”来进行掩饰。限于时间的关系,仅仅分析贝
得出“铊中毒”结论的过程。(网友撰写的《请各位批判:事出反常便为妖: 贝
志诚有重大犯罪嫌疑》极有道理)

  1、《求救信》介绍朱令是北大学生之后,再次强调“The young woman --
her name is Zhu Ling -- is a student in the chemistry department. ”可
能是怕读者不明白,暗示为化学药品中毒。

  2、网络上现在有明确的说法,即1995年3月9日,协和医院神经内科主任李舜
伟接诊后第一反应:“太像铊中毒了”,并且写入病历。这个消息不知道是谁公开
的,公开这个消息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证明世界友人们根据症状可以很轻松的
得出“铊中毒”的结论——这是在为“国际大救援”能够成功作解释。

  3、对于上面的问题,紧接着人们的疑问一定是:协和医院神经内科主任李
舜伟明知铊中毒而不作为,为什么?贝的解释是由于朱令认为自己没有接触“铊”
而放弃检测(另一说法是没有检测条件)。——这么重要的判断都可以不做检测,
为何要做many diseases(include anti-H2V, spinal cord puncture, NMR,
immune system, chemical drug intoxication ANA,ENA,DSONA,ZG and Lyme)检
测呢,尤其是anti-H2V,难道朱令认为自己确实需要做这一检查吗。(有个疑惑,
anti-H2V应该是anti-HIV的误写,看起来像抄写病历时搞错了,看来贝确实阅读
了病历。【方舟子按:病例是手写的,I容易与1混淆,不容易与2混淆,反而是
印刷的I容易与2混淆】)

  4、对于上面的问题,紧接着人们的疑问一定是:贝明明拿到了病历,在求
救信中介绍了大量的可能致病原因,为何对于神经内科主任在病历上明确说明的
“怀疑铊中毒”只字不提?而收到世界友人的电邮之后,从第二封邮件开始即坚
信“铊”是罪魁祸首,坚持做“铊”检测。——自己不能说,一定要借助别人来
说。

  ——综合起来得到的印象,就是一个撒谎的孩子在一环接一环的小心圆谎,
不少人小时候都有类似经历。

  另外,贝自称“在医院看到朱令,非常害怕,想跑”,有点不正常;朱令母
亲接受采访明确的说 “贝这么多年来从没有登门看过朱令,贝的母亲来看过”,
这就更不正常了,这样关心朱令的人,为什么18年来一次不当面探视一次,是不
是害怕勾起了当事人的某种记忆?

  三、公然指责孙是不严谨的

  以下均是拾人牙慧,资料来源也未经证实信,但网友(包括贝)的指责都是
基于这些资料的,所以我们不妨也基于这些资料进行分析。

  1、投毒机会。从网络资料可以清楚的看出,1994年12月5日之前,小剂量中
毒;1995年3月6日之前,大剂量中毒。也就是说,投毒者只需要2次作案即可。
并不是“长时间、小剂量”的投放药品。所以,将孙列为嫌疑人是可以的,但认
为是唯一嫌疑人是不严谨的。

  2、毁灭罪证。假设孙是案犯,第一次投毒未果后,作为朝夕共处的室友目
睹惨状后第二次加大用量,可见其心狠手辣、心理素质过关。很自然的,只需要
将朱令的那些器具洗干净,然后放点日常使用的物品在里面涮一下即可毁灭罪证;
更简单点,直接将投毒的器件如茶杯或者饭盒扔掉不就完事了吗,完全没必要制
造一个漏洞百出、指向自己的“失窃案”。

  3、贝以自己的推论、猜测,几乎以一己之力让人们相信孙维是凶手,将她
置于舆论的谴责之下,对孙的生活造成了毁灭性伤害。我通过一个晚上的调研分
析发现不少疑点,孙作为清华大学生作为当事人,想必也能想到,而且更多。但
她在《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中,只字未提这些推论、
更未涉及贝本人。两者相较,我更愿意相信孙的为人。

  4、在这一事件中,所有的人都是受害者,除了贝以外,他是受益者。如果
朱令当年在二次中毒后被成功救治,贝将是最大受益者。

  ——当然,在有确定的结论之前,谁都无权否认孙的嫌疑。

  四、呼吁

  本人没有时间、更没有能力去深入探究实施的真相,但呼吁相关人员为此事
做点工作:

  1、公安部门有义务深入调查,因为这一事件已经极大损害政府公信力,并
造成一定的国际影响。

  2、朱家老人有必要核实是否可以通过1995年4月8日之前的病历记载写出
《求救信》。

  3、协和、同仁的医生有必要核实是否可以通过1995年4月8日之前的病历记
载写出《求救信》,因为这关系到很多人的命运,也是很重要的医学伦理问题。

  4、李舜伟主任有必要回忆,当初是否确实做出“铊中毒”的判断,并将其
写入病历。如果是,贝未将其写入《求救信》是难以解释的;如果否,贝基于症
状描述的“国际大救援”的可信性就很低。

  5、投毒的两个重要时间:1994年12月5日前两三天, 1995年3月6日前两三
天,在此期间是否有人目睹朱令与校外人事共餐或共饮。投毒者要么是校内经常
接触者(包括宿舍和社团楼),要么是这两次都参加了的人员。

  6、参与国际救援的北大同学们,朱令、孙维的同学们,对此事一定有很深
的印象、很多的回忆,但由于种种原因不得不保持沉默,使得贝成了唯一的代言
人。这个群体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呢,不是在网络上争论,而是向公安机关陈述。

  五、结束语

  本人在一天前,对此事尚一无所知,更不认识孙、贝、朱,不是任何人的
“托”。撰写此文,并不是想证明孙无罪、贝有罪。

  撰写原因有两:(1)贝在做局的感觉过于明显;(2)贝在得到“铊中毒”
中的作为显得逻辑思维、判断能力极佳,而他在朱令事件除此以外的分析全无逻
辑可言,反差太大。

  衷心祝愿朱令早日康复!中心敬佩祝愿父母的沉稳、奉献!

  仅凭兴趣、逻辑和良知来发言,不妥之处敬请批评,但千万不要做人格侮辱,
我们出发点都是好的,试图找出凶手,还受害者一个公道。本人工作紧张,对此
事估计再也不会参加讨论了。

  主要参考文献

  1、贝志诚的英文求救信。
  2、贝志诚《现实不是童话——朱令事件回顾》。
  3、其余网络资料,无法逐一附上。

(XYS20130519)

◇◇新语丝(www.xys.org)(xys7.dxiong.com)(xys.ebookdiy.com)(xys2.dropin.org)
◇◇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ue Aug 14 05:23:44 2018, 美东) 提到:

看来你是认为贝志诚是投毒犯了?那请问贝先投毒后又把朱令从死神手中救回来是出于
什么目的?你能解释一下吗?
这就是一个简单的校园投毒案,孙维团伙往贝志诚身上泼脏水是转移视线搅浑水而已。
你难不成脑子坏了,还是和方骗二一路货色?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贝志诚疑点很大,客观调查也不是难
:  作者:一个网友
:  昨天中午听同事们茶余饭后讨“中国人在美国政府网站上请命”,一时兴起
:今晚做了点网络调研,了解了朱令事件的一些情况。个人认为贝亲自撰写的《求
:救信》、《现实不是童话——朱令事件回顾》存在较大疑点,这些疑点的考证是
:不难的,对案情的分析具有重要意义,所以百忙中写一点东西。
:  贝志诚 《现实不是童话——朱令事件回顾》介绍了求救信的撰写经过:好
:多中学同学去探视,贝作为其中之一,“于是就没话找话的跟朱令的父母说有这
:么个东西,没准可以向全世界寻求一下帮助,她的父母将信将疑的把病历复印了
:一份给我,还记得我正要走扈斌跑出来叮嘱我说‘贝志城,你一定尽力想想办
:..........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ue Aug 14 09:28:11 2018, 美东) 提到:

北大一个同性恋,用铊把自己两个室友给毒了,然后又把这两个人从死神中救回来了,
你能解释吗?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来你是认为贝志诚是投毒犯了?那请问贝先投毒后又把朱令从死神手中救回来是出于
: 什么目的?你能解释一下吗?
: 这就是一个简单的校园投毒案,孙维团伙往贝志诚身上泼脏水是转移视线搅浑水而已。
: 你难不成脑子坏了,还是和方骗二一路货色?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贝志诚疑点很大,客观调查也不是难
: :  作者:一个网友
: :  昨天中午听同事们茶余饭后讨“中国人在美国政府网站上请命”,一时兴起
: :今晚做了点网络调研,了解了朱令事件的一些情况。个人认为贝亲自撰写的《求
: :救信》、《现实不是童话——朱令事件回顾》存在较大疑点,这些疑点的考证是
: ...................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ue Aug 14 10:34:58 2018, 美东) 提到:

那请问北大投毒犯抓住了没有?为什么同样的校园投毒案清华这个到现在还没有抓人?
贝志诚被抓进去了?他需要去互联网问朱令得了什么病?当年进了局子里可是孙维在嫌
疑人上签了字的。而且她是作为唯一嫌疑人,你不会不懂唯一是什么意思。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北大一个同性恋,用铊把自己两个室友给毒了,然后又把这两个人从死神中救回来了
,你能解释吗?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Wed Aug 15 06:55:22 2018, 美东) 提到:

你自己问的,为什么投了毒还要救,暗示贝志诚不可能投毒:既然救了,就不可能投毒
。我就举了反例:北大那个投毒了(北大有两起投铊毒案件,我说的是第一起),之后
他也救了人。把你的那逻辑混乱的玩意儿推翻了。

投毒案的特点就是不容易破。用没有被审问不能证明贝志诚没有投毒。至于孙维在嫌疑
人上签了字,什么“唯一嫌疑人”,还有什么1995年孙维的爷爷去世的时候向江泽民给
1997年才被调查的孙维求情,都是贝志诚说的吧?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请问北大投毒犯抓住了没有?为什么同样的校园投毒案清华这个到现在还没有抓人?
: 贝志诚被抓进去了?他需要去互联网问朱令得了什么病?当年进了局子里可是孙维在嫌
: 疑人上签了字的。而且她是作为唯一嫌疑人,你不会不懂唯一是什么意思。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北大一个同性恋,用铊把自己两个室友给毒了,然后又把这两个人从死神中救回来了
: ,你能解释吗?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Wed Aug 15 16:16:42 2018, 美东) 提到:

你看过孙维声明了么?这可是她自己在声明里说了的。所以你替孙维洗地也要先做做功
课,多看看网上的消息对你没有坏处。还有看看下面这个疑似孙维的id发言吧。就这么
一个烂人你还好意思替铊洗地,真不知道你智商有问题还是拿钱了。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自己问的,为什么投了毒还要救,暗示贝志诚不可能投毒:既然救了,就不可能投
毒。我就举了反例:北大那个投毒了(北大有两起投铊毒案件,我说的是第一起),之
后他也救了人。把你的那逻辑混乱的玩意儿推翻了。
:投毒案的特点就是不容易破。用没有被审问不能证明贝志诚没有投毒。至于孙维在嫌
疑人上签了字,什么“唯一嫌疑人”,还有什么1995年孙维的爷爷去世的时候向江泽民
给1997年才被调查的孙维求情,都是贝志诚说的吧?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Wed Aug 15 16:18:21 2018, 美东) 提到:

你看过孙维声明了么?这可是她自己在声明里说了的。所以你替孙维洗地也要先做做功
课,多看看网上的消息对你没有坏处。还有看看下面这个疑似孙维的id发言吧。就这么
一个烂人你还好意思替铊洗地,真不知道你智商有问题还是拿钱了。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自己问的,为什么投了毒还要救,暗示贝志诚不可能投毒:既然救了,就不可能投
毒。我就举了反例:北大那个投毒了(北大有两起投铊毒案件,我说的是第一起),之
后他也救了人。把你的那逻辑混乱的玩意儿推翻了。
:投毒案的特点就是不容易破。用没有被审问不能证明贝志诚没有投毒。至于孙维在嫌
疑人上签了字,什么“唯一嫌疑人”,还有什么1995年孙维的爷爷去世的时候向江泽民
给1997年才被调查的孙维求情,都是贝志诚说的吧?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Wed Aug 15 19:52:11 2018, 美东) 提到:

“疑似孙维的ID”说的东西,就是孙维说的?

你这水平还有脸谈智商

另:“孙维声明”里没说她是唯一嫌疑人,“唯一嫌疑人”是贝志诚说的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看过孙维声明了么?这可是她自己在声明里说了的。所以你替孙维洗地也要先做做功
: 课,多看看网上的消息对你没有坏处。还有看看下面这个疑似孙维的id发言吧。就这么
: 一个烂人你还好意思替铊洗地,真不知道你智商有问题还是拿钱了。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你自己问的,为什么投了毒还要救,暗示贝志诚不可能投毒:既然救了,就不可能投
: 毒。我就举了反例:北大那个投毒了(北大有两起投铊毒案件,我说的是第一起),之
: 后他也救了人。把你的那逻辑混乱的玩意儿推翻了。
: :投毒案的特点就是不容易破。用没有被审问不能证明贝志诚没有投毒。至于孙维在嫌
: 疑人上签了字,什么“唯一嫌疑人”,还有什么1995年孙维的爷爷去世的时候向江泽民
: 给1997年才被调查的孙维求情,都是贝志诚说的吧?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Wed Aug 15 20:56:29 2018, 美东) 提到:

那你指出来除了孙维谁会这么恨朱令?孙维在她和铊党们的通信里表现出来的冷血和残
忍你没有看到?不是孙维说的我说是你的马甲说的可以不?看以你为孙维这么卖力辩护
加上脑残还真能干出这种事儿来。

整个事件中就孙维一个人被公安局叫进去审讯了八个小时并签了字的。这还用贝志诚说
是唯一嫌疑人?你是失心疯了,看不懂在嫌疑人那张纸上签字意味着什么?你要知道只
有孙维一个人在那张纸上签了字的,如果真有其他人也签过字,你以为孙维不全天下的
大喊,还用得着改名改生日像个老鼠一样整天不敢生活在阳光下?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疑似孙维的ID”说的东西,就是孙维说的?
:你这水平还有脸谈智商
:另:“孙维声明”里没说她是唯一嫌疑人,“唯一嫌疑人”是贝志诚说的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Wed Aug 15 21:05:01 2018, 美东) 提到:

你也看到了那个id自称是孙维的朋友。孙维不是号称自己人品好还要铊党们给证明么?
铊这个称自己是孙维朋友的ID我只看出来它对朱令的咬牙切齿的恨,和做为一个凶手所
表现出来的洋洋自得。有这样的朋友孙维还有脸夸自己人品好?这些东西只需要常识就
可以知道的,要不然美国也不会有陪审团制度。而且我不是公检法机关,需要提供强有
力的证据,网上的线索足以让我作为一个正常人作出自己的判断。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疑似孙维的ID”说的东西,就是孙维说的?
:你这水平还有脸谈智商
:另:“孙维声明”里没说她是唯一嫌疑人,“唯一嫌疑人”是贝志诚说的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Wed Aug 15 21:22:57 2018, 美东) 提到:

还有在铊们被黑出来的邮件里铊们一没有表现出来对谁是凶手的好奇和愤怒,二铊们要
做的竟然是去查文献找是不是一次中毒,三孙维指示铊党不要泄露任何消息给童志峰,
铊们的同学。这是一个无辜被冤枉之人的做法么?

试想一下如果你被无辜冤枉了,你也是像孙维这样去为自己“申冤”?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你也看到了那个id自称是孙维的朋友。孙维不是号称自己人品好还要铊党们给证明么
?铊这个称自己是孙维朋友的ID我只看出来它对朱令的咬牙切齿的恨,和做为一个凶手
所表现出来的洋洋自得。有这样的朋友孙维还有脸夸自己人品好?这些东西只需要常识
就可以知道的,要不然美国也不会有陪审团制度。而且我不是公检法机关,需要提供强
有力的证据,网上的线索足以让我作为一个正常人作出自己的判断。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Wed Aug 15 21:41:38 2018, 美东) 提到:

你先把“唯一嫌疑人”和“主要嫌疑人”分清楚再说
然后再把“嫌疑人”和“罪犯”分清楚

孙维自己说的自己在那个嫌疑人纸上签了字,至于其他人审问了没有,签没签字,理论
上只有公安局才知道。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你指出来除了孙维谁会这么恨朱令?孙维在她和铊党们的通信里表现出来的冷血和残
: 忍你没有看到?不是孙维说的我说是你的马甲说的可以不?看以你为孙维这么卖力辩护
: 加上脑残还真能干出这种事儿来。
: 整个事件中就孙维一个人被公安局叫进去审讯了八个小时并签了字的。这还用贝志诚说
: 是唯一嫌疑人?你是失心疯了,看不懂在嫌疑人那张纸上签字意味着什么?你要知道只
: 有孙维一个人在那张纸上签了字的,如果真有其他人也签过字,你以为孙维不全天下的
: 大喊,还用得着改名改生日像个老鼠一样整天不敢生活在阳光下?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疑似孙维的ID”说的东西,就是孙维说的?
: :你这水平还有脸谈智商
: ...................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Wed Aug 15 21:42:32 2018, 美东) 提到:

你先证明了买买提那个ID是孙维再说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你指出来除了孙维谁会这么恨朱令?孙维在她和铊党们的通信里表现出来的冷血和残
: 忍你没有看到?不是孙维说的我说是你的马甲说的可以不?看以你为孙维这么卖力辩护
: 加上脑残还真能干出这种事儿来。
: 整个事件中就孙维一个人被公安局叫进去审讯了八个小时并签了字的。这还用贝志诚说
: 是唯一嫌疑人?你是失心疯了,看不懂在嫌疑人那张纸上签字意味着什么?你要知道只
: 有孙维一个人在那张纸上签了字的,如果真有其他人也签过字,你以为孙维不全天下的
: 大喊,还用得着改名改生日像个老鼠一样整天不敢生活在阳光下?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疑似孙维的ID”说的东西,就是孙维说的?
: :你这水平还有脸谈智商
: ...................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Wed Aug 15 21:43:48 2018, 美东) 提到:

自称是孙维的朋友,就是孙维的朋友,甚至是孙维自己了?

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也看到了那个id自称是孙维的朋友。孙维不是号称自己人品好还要铊党们给证明么?
: 铊这个称自己是孙维朋友的ID我只看出来它对朱令的咬牙切齿的恨,和做为一个凶手所
: 表现出来的洋洋自得。有这样的朋友孙维还有脸夸自己人品好?这些东西只需要常识就
: 可以知道的,要不然美国也不会有陪审团制度。而且我不是公检法机关,需要提供强有
: 力的证据,网上的线索足以让我作为一个正常人作出自己的判断。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疑似孙维的ID”说的东西,就是孙维说的?
: :你这水平还有脸谈智商
: :另:“孙维声明”里没说她是唯一嫌疑人,“唯一嫌疑人”是贝志诚说的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Wed Aug 15 21:45:22 2018, 美东) 提到:

无所谓啊

事实就是警方没有孙维作案的有力证据。唯一能拿出手的就是孙维接触到那个东西了,
这并不有力。


而贝志诚的嫌疑同样很大。他居然能把病历上不利于得到“铊中毒”结论的信息给筛掉
了。一个可能就是他在写求救信时,已经知道朱令铊中毒了

疑点四、病历上不利于得到“铊中毒”结论的信息均没有出现在《求救信》


  网络消息:记者查阅了朱令当年在协和的病例,得知协和方面对朱令入院时
病情的认定为“脱发、腹痛、关节肌肉痛3个月,双下肢远端疼痛7天,眩晕3
天……患者于入院前3个月(1994年12月8日)无明显诱因出现腹痛,为持续性隐
痛伴阵发性绞痛,3个月后出现脱发,双肩、膝关节酸痛”。——请注意,“脱
发、腹痛、下肢疼痛、眩晕”等与铊中毒典型症状出现在《求救信》中。而“关
节肌肉痛”、“双肩、膝关节酸痛”等非铊中毒典型症状则没有出现在《求救信
中》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有在铊们被黑出来的邮件里铊们一没有表现出来对谁是凶手的好奇和愤怒,二铊们要
: 做的竟然是去查文献找是不是一次中毒,三孙维指示铊党不要泄露任何消息给童志峰,
: 铊们的同学。这是一个无辜被冤枉之人的做法么?
: 试想一下如果你被无辜冤枉了,你也是像孙维这样去为自己“申冤”?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你也看到了那个id自称是孙维的朋友。孙维不是号称自己人品好还要铊党们给证明么
: ?铊这个称自己是孙维朋友的ID我只看出来它对朱令的咬牙切齿的恨,和做为一个凶手
: 所表现出来的洋洋自得。有这样的朋友孙维还有脸夸自己人品好?这些东西只需要常识
: 就可以知道的,要不然美国也不会有陪审团制度。而且我不是公检法机关,需要提供强
: 有力的证据,网上的线索足以让我作为一个正常人作出自己的判断。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Wed Aug 15 21:58:11 2018, 美东) 提到:

你闲着没事儿自称是别人的朋友?话说做孙维的朋友还很有面子不成?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自称是孙维的朋友,就是孙维的朋友,甚至是孙维自己了?
: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Wed Aug 15 22:03:34 2018, 美东) 提到:

还要怎么说?你纠缠这个“唯一”有任何意义。到今天已经过去23年了,顶着嫌疑人帽
子的也只有孙维孙铊铊公主吧?再说一遍,我不是法庭,所以我没有必要去区分,但是
所有信息已经足够我做出判断。

你真的不知道在那张纸上签字意味着什么么?或者你可以看看杜培武“杀妻案”?或者
孙维提到的佘祥林“杀妻案”?看看警察动用了多少刑讯手段?孙维只被问了八个小时
就签字了,她自己不知道在上面签字意味着什么么?还是你非得装糊涂,说不对不对?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先把“唯一嫌疑人”和“主要嫌疑人”分清楚再说
:然后再把“嫌疑人”和“罪犯”分清楚
:孙维自己说的自己在那个嫌疑人纸上签了字,至于其他人审问了没有,签没签字,理
论上只有公安局才知道。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Wed Aug 15 22:22:24 2018, 美东) 提到:

买买提上装小将的老将,装老将的小将,装女的男的还少?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闲着没事儿自称是别人的朋友?话说做孙维的朋友还很有面子不成?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自称是孙维的朋友,就是孙维的朋友,甚至是孙维自己了?
: :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Wed Aug 15 22:27:22 2018, 美东) 提到:

那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个ID冒充孙维朋友的目的?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买买提上装小将的老将,装老将的小将,装女的男的还少?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Wed Aug 15 22:28:39 2018, 美东) 提到:

没有证据她就乖乖的签字?换作你你签不签?这个可不是简单意义上的签字。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无所谓啊
:事实就是警方没有孙维作案的有力证据。唯一能拿出手的就是孙维接触到那个东西了
,这并不有力。
:而贝志诚的嫌疑同样很大。他居然能把病历上不利于得到“铊中毒”结论的信息给筛
掉了。一个可能就是他在写求救信时,已经知道朱令铊中毒了
:疑点四、病历上不利于得到“铊中毒”结论的信息均没有出现在《求救信》
:中
:  网络消息:记者查阅了朱令当年在协和的病例,得知协和方面对朱令入院时
:病情的认定为“脱发、腹痛、关节肌肉痛3个月,双下肢远端疼痛7天,眩晕3
:天……患者于入院前3个月(1994年12月8日)无明显诱因出现腹痛,为持
续性隐
:痛伴阵发性绞痛,3个月后出现脱发,双肩、膝关节酸痛”。——请注意,“脱
:发、腹痛、下肢疼痛、眩晕”等与铊中毒典型症状出现在《求救信》中。而“关
:..........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Wed Aug 15 23:01:43 2018, 美东) 提到:

你不至于这么假装天真吧?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个ID冒充孙维朋友的目的?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买买提上装小将的老将,装老将的小将,装女的男的还少?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Wed Aug 15 23:02:41 2018, 美东) 提到:

审讯完了双方问答笔录,当然要签字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有证据她就乖乖的签字?换作你你签不签?这个可不是简单意义上的签字。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无所谓啊
: :事实就是警方没有孙维作案的有力证据。唯一能拿出手的就是孙维接触到那个东西了
: ,这并不有力。
: :而贝志诚的嫌疑同样很大。他居然能把病历上不利于得到“铊中毒”结论的信息给筛
: 掉了。一个可能就是他在写求救信时,已经知道朱令铊中毒了
: :疑点四、病历上不利于得到“铊中毒”结论的信息均没有出现在《求救信》
: :中
: :  网络消息:记者查阅了朱令当年在协和的病例,得知协和方面对朱令入院时
: ...................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Wed Aug 15 23:34:09 2018, 美东) 提到:

还有孙维声明里提到铊曾经跟铊妈妈描述过朱令的症状,铊妈妈判断说可能是红斑狼疮
。这个你可以在孙维声明里看到。那么我们就可以得到一个结论,就是孙维是知道朱令
的症状是什么样的。那么问题来了:孙维是大三的时候进的实验室,然后铊就接触到了
铊溶液。那么在铊开始做实验之前带铊的老师肯定会讲注意事项。那么有多大可能老师
会讲药品的毒性呢?100%。中毒症状?也可能。但即使没讲,铊之后开始做实验了那么
师兄师姐肯定会和铊闲聊吧?比如说告诉铊这个铊可以用作脱毛剂啥的。如果铊好奇还
回去查查这个铊如果中毒了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对吧?
那为什么朱令都中毒那么严重了,铊都没有往自己天天用的药品上想?
还有铊这个东西也没有那么容易得到的。不要跟我说是老鼠药哈,这个早已经被排除了。

退一万步讲,就算贝志诚有嫌疑,那请聪明的你告诉我他怎么得到铊的?又是如何给朱
令投毒?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没有证据她就乖乖的签字?换作你你签不签?这个可不是简单意义上的签字。
:,这并不有力。
:掉了。一个可能就是他在写求救信时,已经知道朱令铊中毒了
:续性隐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hu Aug 16 00:21:46 2018, 美东) 提到:

你说的话你自己也相信?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不至于这么假装天真吧?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hu Aug 16 00:29:27 2018, 美东) 提到:

签了字就表明承认自己是投毒案嫌疑人,孙维说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警察让铊签的。铊
怎么这么听话啊签了字就证实了铊嫌疑人身份,怎么能轻易签呢?拜托,签了就宣布铊
的嫌疑人身份了,这可不是简单的问答笔录。
还是那句话,如果是你,你会在自己无辜切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签这个字么?反正打死我
也不会签的。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审讯完了双方问答笔录,当然要签字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hu Aug 16 07:31:33 2018, 美东) 提到:

你既然问我伪装孙维的目的

装孙维的朋友故意说些狠话的,无非就是坑蒙智商跟你一样的,来恨孙维呗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说的话你自己也相信?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你不至于这么假装天真吧?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hu Aug 16 07:34:45 2018, 美东) 提到:

你彻底的无知了吧?还是装傻?

警察审问,双方的问答需被审问的人签字,证明其中都是她说的,不是警察伪造的。不
管审问内容是什么,都是要签字的。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签了字就表明承认自己是投毒案嫌疑人,孙维说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警察让铊签的。铊
: 怎么这么听话啊签了字就证实了铊嫌疑人身份,怎么能轻易签呢?拜托,签了就宣布铊
: 的嫌疑人身份了,这可不是简单的问答笔录。
: 还是那句话,如果是你,你会在自己无辜切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签这个字么?反正打死我
: 也不会签的。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审讯完了双方问答笔录,当然要签字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hu Aug 16 07:37:09 2018, 美东) 提到:

你自己已经知道是铊投毒了,当然能把中毒症状和铊投毒联系起来了。美国那起北京大
学女生铊投毒自己丈夫的案子,医生根据症状根本就想不到铊投毒。如果孙维没干,她
联系不起来很正常。

你脑子真不怎么样。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有孙维声明里提到铊曾经跟铊妈妈描述过朱令的症状,铊妈妈判断说可能是红斑狼疮
: 。这个你可以在孙维声明里看到。那么我们就可以得到一个结论,就是孙维是知道朱令
: 的症状是什么样的。那么问题来了:孙维是大三的时候进的实验室,然后铊就接触到了
: 铊溶液。那么在铊开始做实验之前带铊的老师肯定会讲注意事项。那么有多大可能老师
: 会讲药品的毒性呢?100%。中毒症状?也可能。但即使没讲,铊之后开始做实验了那么
: 师兄师姐肯定会和铊闲聊吧?比如说告诉铊这个铊可以用作脱毛剂啥的。如果铊好奇还
: 回去查查这个铊如果中毒了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对吧?
: 那为什么朱令都中毒那么严重了,铊都没有往自己天天用的药品上想?
: 还有铊这个东西也没有那么容易得到的。不要跟我说是老鼠药哈,这个早已经被排除
了。
: 退一万步讲,就算贝志诚有嫌疑,那请聪明的你告诉我他怎么得到铊的?又是如何给朱
: ...................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hu Aug 16 08:00:04 2018, 美东) 提到:

已经那么多人恨铊恨得要死了,不需要继续给铊拉仇恨吧。不过你这个洗地的姿势大概
比较讨孙公主的喜。当然作为一个老ID,我不认为不是洗地党,我觉得你太自以为是了。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既然问我伪装孙维的目的
:装孙维的朋友故意说些狠话的,无非就是坑蒙智商跟你一样的,来恨孙维呗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hu Aug 16 08:06:23 2018, 美东) 提到:

你聪明好吧……就算如此,在良心和聪明面前,你还是选择了不要良心。你
要知道孙维当时正在做实验,还在用到铊,这不是过了几年十几年之后让铊回忆的事情
;而且从孙维声明中看,孙维的记忆不是一般的好,怎么偏偏就在这点上选择性遗忘了?
孙维声明洋洋洒洒近万字,铊也是对警方八小时的讯问一笔带过,采用的不过是同样的
手法。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自己已经知道是铊投毒了,当然能把中毒症状和铊投毒联系起来了。美国那起北京
大学女生铊投毒自己丈夫的案子,医生根据症状根本就想不到铊投毒。如果孙维没干,
她联系不起来很正常。
:你脑子真不怎么样。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hu Aug 16 08:10:28 2018, 美东) 提到:

我看你才是装傻。这个事情网上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替孙维辩驳有什么用,铊自己亲
口说的在嫌疑人的纸上签字。不是随便什么其他一张纸。如果你不是洗地,就是哪怕想
证明你是对的,也拜托多看看网上的消息,别张口就来,这样实在显得你愚蠢。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彻底的无知了吧?还是装傻?
:警察审问,双方的问答需被审问的人签字,证明其中都是她说的,不是警察伪造的。
不管审问内容是什么,都是要签字的。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hu Aug 16 17:51:52 2018, 美东) 提到:

你说不需要,不代表其他人也认为不需要

还是那句话,网上自称是孙维的朋友,和是孙维的朋友,不是一回事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已经那么多人恨铊恨得要死了,不需要继续给铊拉仇恨吧。不过你这个洗地的姿势大概
: 比较讨孙公主的喜。当然作为一个老ID,我不认为不是洗地党,我觉得你太自以为是
了。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你既然问我伪装孙维的目的
: :装孙维的朋友故意说些狠话的,无非就是坑蒙智商跟你一样的,来恨孙维呗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hu Aug 16 17:54:09 2018, 美东) 提到:

说孙维是凶手,根本没有拿得出手的证据。


刑侦是科学,不能为了“良心”就置科学不顾,一口咬定某人是凶手。


不顾证据和科学的“良心”,只能是被狗吃了的良心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聪明好吧……就算如此,在良心和聪明面前,你还是选择了不要良心。你
: 要知道孙维当时正在做实验,还在用到铊,这不是过了几年十几年之后让铊回忆的事情
: ;而且从孙维声明中看,孙维的记忆不是一般的好,怎么偏偏就在这点上选择性遗忘
了?
: 孙维声明洋洋洒洒近万字,铊也是对警方八小时的讯问一笔带过,采用的不过是同样的
: 手法。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你自己已经知道是铊投毒了,当然能把中毒症状和铊投毒联系起来了。美国那起北京
: 大学女生铊投毒自己丈夫的案子,医生根据症状根本就想不到铊投毒。如果孙维没干,
: 她联系不起来很正常。
: :你脑子真不怎么样。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hu Aug 16 17:56:48 2018, 美东) 提到:

她在嫌疑人纸上签字,只能说明她是嫌疑人而已。

任何讯问都是需要当事人签字的。所以签字和讯问内容结果都无关,你就不用装傻了。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看你才是装傻。这个事情网上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替孙维辩驳有什么用,铊自己亲
: 口说的在嫌疑人的纸上签字。不是随便什么其他一张纸。如果你不是洗地,就是哪怕想
: 证明你是对的,也拜托多看看网上的消息,别张口就来,这样实在显得你愚蠢。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你彻底的无知了吧?还是装傻?
: :警察审问,双方的问答需被审问的人签字,证明其中都是她说的,不是警察伪造的。
: 不管审问内容是什么,都是要签字的。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hu Aug 16 19:28:52 2018, 美东) 提到:

我们各持己见,所以你也说服不了我。回头我给你贴一下孙维小号在天涯上辱骂朱令的
帖子,到时候请你好好转进哈。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说不需要,不代表其他人也认为不需要
:还是那句话,网上自称是孙维的朋友,和是孙维的朋友,不是一回事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hu Aug 16 19:39:37 2018, 美东) 提到:

请你清楚这一点,网络不是法庭,每个人都可以根据网络上现有的信息做出自己的判断
。提供证据是警察的职责。说实话但凡中国政府能做到法治而不是人治,也不会闹到今
天这个样子,不停的捂盖子。所以我等能做的就只是从常识来判断,你现在在这里和我
讲刑侦和科学,在中国这样的环境下你不觉得你在和我开玩笑么?谷开来杀人被害人都
火化了,我党都可以找到证据判她个死缓,朱令被投毒你告诉我我党会破不了?

你的回帖我通篇看到的只是冷血无情,你哪怕有一点儿做人的良知也不会这么说。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说孙维是凶手,根本没有拿得出手的证据。
:刑侦是科学,不能为了“良心”就置科学不顾,一口咬定某人是凶手。
:不顾证据和科学的“良心”,只能是被狗吃了的良心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hu Aug 16 19:45:32 2018, 美东) 提到:

原来你也承认孙维是嫌疑人啊。这不就结了么。你才是装傻呢,签字和签字可是完全不
同的哈,打个比方说,我借了某人100块钱,我也签字承认是我借的。但是后来我说签
字和上面写的我借钱无关,我不欠某人的钱,你说说看这该怎么破?所以这个签字的事
情你也别纠缠不清了。签字就表明孙维承认自己所说的都是真实的,即铊投毒给朱令,
并且作为嫌疑人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了。至于后来的高层干预已经不是办案人员所能左
右的,这是人治社会的悲哀说实话。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她在嫌疑人纸上签字,只能说明她是嫌疑人而已。
:任何讯问都是需要当事人签字的。所以签字和讯问内容结果都无关,你就不用装傻了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Fri Aug 17 09:48:43 2018, 美东) 提到:

你什么智商啊

嫌疑人和罪犯两回事。一个案子可能十几个嫌疑人,一个罪犯,那个罪犯可能还不在嫌
疑人之中。每个嫌疑人和警方会谈后都需要签字,以证明笔录真实记录了谈话内容。孙
维签了字,只能说明她认可了警方的笔录。

那个笔录根本没公布。你的所谓孙维签了字就是承认了自己投毒,纯属智商堪忧。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原来你也承认孙维是嫌疑人啊。这不就结了么。你才是装傻呢,签字和签字可是完全不
: 同的哈,打个比方说,我借了某人100块钱,我也签字承认是我借的。但是后来我说签
: 字和上面写的我借钱无关,我不欠某人的钱,你说说看这该怎么破?所以这个签字的事
: 情你也别纠缠不清了。签字就表明孙维承认自己所说的都是真实的,即铊投毒给朱令,
: 并且作为嫌疑人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了。至于后来的高层干预已经不是办案人员所能左
: 右的,这是人治社会的悲哀说实话。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她在嫌疑人纸上签字,只能说明她是嫌疑人而已。
: :任何讯问都是需要当事人签字的。所以签字和讯问内容结果都无关,你就不用装傻了
: 。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Fri Aug 17 09:54:01 2018, 美东) 提到:

我早说了,投毒案不好破。这个案子没有关键证据,法治情况下就是破不了案,人治的
话反倒是可以找个“凶手”。你连这个都没搞清就当起了老将。

谷开来的案子,受害者火化了,其他证据还在。证据比所谓的“唯一”能接触铊硬多了。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请你清楚这一点,网络不是法庭,每个人都可以根据网络上现有的信息做出自己的判断
: 。提供证据是警察的职责。说实话但凡中国政府能做到法治而不是人治,也不会闹到今
: 天这个样子,不停的捂盖子。所以我等能做的就只是从常识来判断,你现在在这里和我
: 讲刑侦和科学,在中国这样的环境下你不觉得你在和我开玩笑么?谷开来杀人被害人都
: 火化了,我党都可以找到证据判她个死缓,朱令被投毒你告诉我我党会破不了?
: 你的回帖我通篇看到的只是冷血无情,你哪怕有一点儿做人的良知也不会这么说。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说孙维是凶手,根本没有拿得出手的证据。
: :刑侦是科学,不能为了“良心”就置科学不顾,一口咬定某人是凶手。
: :不顾证据和科学的“良心”,只能是被狗吃了的良心






☆─────────────────────────────────────☆

  shangwangkk (游击宗) 于 (Fri Aug 17 14:16:53 2018, 美东) 提到:



【在  didadida(滴滴嗒嗒)的大作中提到:】
:我早说了,投毒案不好破。这个案子没有关键证据,法治情况下就是破不了案,人治
的话反倒是可以找个“凶手”。你连这个都没搞清就当起了老将。

楼主不是脑子进屎了,就是收了黑钱了!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Fri Aug 17 14:25:18 2018, 美东) 提到:

   
2006年,已经退休的清华大学派出所所长李慕成对记者说,“这件事是市公安局十四处
刑警队李树森主办的,我们只做协助工作。”主要负责该案件的北京市公安局十四处的
李树森 ,在2006年对采访他的记者表示“这件事在调查工作中已有一定结论,从个人
来讲,我不愿意回答;从公安民警的纪律来说,我不宜发表意见。领导要求我怎么向媒
体说一些事情,我只有照办。”他表示由于公安纪律的要求,只能说抱歉,不能回答记
者的问题,“这件事情很敏感,过去那么长时间了……”

以上文字有名有姓,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校园投毒案,结果1995年就知道朱令被人投毒,
这也不涉及国家机密或任何敏感信息,为什么最后弄成这样?说这不是人治还能什么称
得上人治?是不是你觉得没有找替罪羊就不是人治了?我这里就是就事论事和我是老将
还是小将无关。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我早说了,投毒案不好破。这个案子没有关键证据,法治情况下就是破不了案,人治
的话反倒是可以找个“凶手”。你连这个都没搞清就当起了老将。
:谷开来的案子,受害者火化了,其他证据还在。证据比所谓的“唯一”能接触铊硬多
了。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Fri Aug 17 14:27:35 2018, 美东) 提到:

这个是天涯上孙维的小号,聪明的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回事?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我们各持己见,所以你也说服不了我。回头我给你贴一下孙维小号在天涯上辱骂朱令
的帖子,到时候请你好好转进哈。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Fri Aug 17 14:36:50 2018, 美东) 提到:

再强调一下,判一个人有罪是法庭的工作。

而且从知道朱令被投毒,一直到现在,警方也就提到了孙维这一个嫌疑人。是不是你觉
得知道朱令被投毒并立案之后警察屁事儿没做就胡乱指定孙公主是嫌疑人?

或者你给我解释一下嫌疑人的定义?既然认可了笔录并签字,那聪明的你即使不用看到
笔录也应该知道上面大致内容是啥对不对?

还有你怎么看孙公主不准手下奴才们给童志峰透露任何信息这件事?铊自己说的怕将来
在法庭上会对自己不利哈。既然铊那么“无辜”,铊还怕什么呢?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什么智商啊
:嫌疑人和罪犯两回事。一个案子可能十几个嫌疑人,一个罪犯,那个罪犯可能还不在
嫌疑人之中。每个嫌疑人和警方会谈后都需要签字,以证明笔录真实记录了谈话内容。
孙维签了字,只能说明她认可了警方的笔录。
:那个笔录根本没公布。你的所谓孙维签了字就是承认了自己投毒,纯属智商堪忧。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Fri Aug 17 15:46:47 2018, 美东) 提到:

嘀嗒是个老ID了,收黑钱到不至于。也许就是自以为是,其实这已经是很明显的事实了
虽然某一个信息不是那么强有力,但是很多个信息都指向了孙维,可是啊还是非要往贝
志诚身上扯。小贝都说了愿意和孙公主一道被扭送到派出所,可是公主大人死活不敢答
应啊。
[在  shangwangkk (游击宗) 的大作中提到:]
:楼主不是脑子进屎了,就是收了黑钱了!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Fri Aug 17 16:32:51 2018, 美东) 提到:

放心,在老将的美国爹那里,警察究竟哪些要透露给外界,哪些不行,也是有规定的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 2006年,已经退休的清华大学派出所所长李慕成对记者说,“这件事是市公安局十四处
: 刑警队李树森主办的,我们只做协助工作。”主要负责该案件的北京市公安局十四处的
: 李树森 ,在2006年对采访他的记者表示“这件事在调查工作中已有一定结论,从个人
: 来讲,我不愿意回答;从公安民警的纪律来说,我不宜发表意见。领导要求我怎么向媒
: 体说一些事情,我只有照办。”他表示由于公安纪律的要求,只能说抱歉,不能回答记
: 者的问题,“这件事情很敏感,过去那么长时间了……”
: 以上文字有名有姓,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校园投毒案,结果1995年就知道朱令被人投毒,
: 这也不涉及国家机密或任何敏感信息,为什么最后弄成这样?说这不是人治还能什么称
: 得上人治?是不是你觉得没有找替罪羊就不是人治了?我这里就是就事论事和我是老将
: ...................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Fri Aug 17 16:33:49 2018, 美东) 提到:

给个证据说明这是孙维写的

别再玩 自称是孙维的朋友就是孙维的朋友 的把戏了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是天涯上孙维的小号,聪明的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回事?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我们各持己见,所以你也说服不了我。回头我给你贴一下孙维小号在天涯上辱骂朱令
: 的帖子,到时候请你好好转进哈。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Fri Aug 17 16:35:25 2018, 美东) 提到:


只有智商弱爆了的,才会没看到笔录就一口咬定笔录是什么内容的

再说一遍,任何一个嫌疑人都要在审讯笔录上签字,签字不等于他就是罪犯。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再强调一下,判一个人有罪是法庭的工作。
: 而且从知道朱令被投毒,一直到现在,警方也就提到了孙维这一个嫌疑人。是不是你觉
: 得知道朱令被投毒并立案之后警察屁事儿没做就胡乱指定孙公主是嫌疑人?
: 或者你给我解释一下嫌疑人的定义?既然认可了笔录并签字,那聪明的你即使不用看到
: 笔录也应该知道上面大致内容是啥对不对?
: 还有你怎么看孙公主不准手下奴才们给童志峰透露任何信息这件事?铊自己说的怕将来
: 在法庭上会对自己不利哈。既然铊那么“无辜”,铊还怕什么呢?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你什么智商啊
: :嫌疑人和罪犯两回事。一个案子可能十几个嫌疑人,一个罪犯,那个罪犯可能还不在
: ...................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Fri Aug 17 16:39:41 2018, 美东) 提到:

最直接指向孙维的就是她接触了铊。这么弱的证据在法治国家连上法庭都不用,警察根
本不会定案。

贝志诚的嫌疑同样很大,他居然能事先把不利于得出铊中毒结论的病症都给去掉了。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嘀嗒是个老ID了,收黑钱到不至于。也许就是自以为是,其实这已经是很明显的事实了
: 虽然某一个信息不是那么强有力,但是很多个信息都指向了孙维,可是啊还是非要往贝
: 志诚身上扯。小贝都说了愿意和孙公主一道被扭送到派出所,可是公主大人死活不敢答
: 应啊。
: [在  shangwangkk (游击宗) 的大作中提到:]
: :楼主不是脑子进屎了,就是收了黑钱了!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Fri Aug 17 17:23:40 2018, 美东) 提到:

请注意其中的一句话:警察说这个案件很敏感。请问这个案件敏感在哪里?你能指出来
嚒?
还有我们就事论事,请你不要上升到老将小将中国美国的对立对比上,而且案件本身和
你下面这句话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放心,在老将的美国爹那里,警察究竟哪些要透露给外界,哪些不行,也是有规定的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Fri Aug 17 17:26:08 2018, 美东) 提到:

你在国内读过大学吧?放心不是打探你的私人消息,而且我也丝毫不感兴趣。知道一个
班多少人这个也许比较容易,知道朱令经常晚归你觉得会是谁?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给个证据说明这是孙维写的
:别再玩 自称是孙维的朋友就是孙维的朋友 的把戏了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Fri Aug 17 17:30:31 2018, 美东) 提到:

你不也承认孙维是投毒嫌疑人了么。
那你聪明绝顶,请告诉我笔录上写的啥?
在审讯笔录上签字是不是证实笔录上所有的文字都是真实可信的?
你不是一个糊涂的人,所以希望你能给出一个理性的回答。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只有智商弱爆了的,才会没看到笔录就一口咬定笔录是什么内容的
:再说一遍,任何一个嫌疑人都要在审讯笔录上签字,签字不等于他就是罪犯。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Fri Aug 17 18:04:19 2018, 美东) 提到:

那么可以接触到铊,又和朱令认识,并某种程度上得到朱令信任,知道那个用品是朱令
的,还有机会给朱令下毒而不用担心被别人看到你觉得会有几个人?
贝志诚已经呼吁将他和孙维一起送到派出所讯问了,可是孙公主连回应都不敢啊。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最直接指向孙维的就是她接触了铊。这么弱的证据在法治国家连上法庭都不用,警察
根本不会定案。
:贝志诚的嫌疑同样很大,他居然能事先把不利于得出铊中毒结论的病症都给去掉了。



☆─────────────────────────────────────☆

  tiglucy (蓝天的云) 于 (Sat Aug 18 02:43:40 2018, 美东) 提到:



备注晨即使将来做了什么伤天害理对事情,但在这件事上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别小看了孙维的水军,当年天涯的长贴,看了一宿,稍微有点文字语言判别能力的都不
难从字词得出结论,我由完全中立到背脊发冷。

这件事是个试金石,检验人品or智商, 换个通俗的字眼,要么傻逼要么畜生。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at Aug 18 03:36:27 2018, 美东) 提到:

2013年未明上的大辩论我也有幸参加,确实见识了水军的猖狂和孙维亲友团的恶毒,比
如铊哥,薛李夫妇二人。

确实佩服贝志诚,救朱令这件事做的称得上顶天立地。所以看到还有人说他也有嫌疑,
简直气愤不已。

楼主好歹也是一个老ID,不知道他/她这么一意的黑贝志诚是为什么?所以我才在这里
耐心的讲道理,换做铊党我早就骂过去了。

[在  tiglucy (蓝天的云) 的大作中提到:]
:备注晨即使将来做了什么伤天害理对事情,但在这件事上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别小看了孙维的水军,当年天涯的长贴,看了一宿,稍微有点文字语言判别能力的都
不难从字词得出结论,我由完全中立到背脊发冷。
:这件事是个试金石,检验人品or智商, 换个通俗的字眼,要么傻逼要么畜生。
:☆ 发自 iPhone 买买提 1.24.07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at Aug 18 08:24:49 2018, 美东) 提到:

敏感了,就是孙维做的案子?
贝志诚也是高干子弟,的确敏感。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请注意其中的一句话:警察说这个案件很敏感。请问这个案件敏感在哪里?你能指出来
: 嚒?
: 还有我们就事论事,请你不要上升到老将小将中国美国的对立对比上,而且案件本身和
: 你下面这句话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放心,在老将的美国爹那里,警察究竟哪些要透露给外界,哪些不行,也是有规定的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at Aug 18 08:27:51 2018, 美东) 提到:

知道朱令经常晚归的有朱令的大学同学,朱令的大学同学的小学同学,朱令的一些中学
同学比如贝志诚,朱令中学同学的邻居的二大爷的三表弟的邻居的bbs网友,...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在国内读过大学吧?放心不是打探你的私人消息,而且我也丝毫不感兴趣。知道一个
: 班多少人这个也许比较容易,知道朱令经常晚归你觉得会是谁?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给个证据说明这是孙维写的
: :别再玩 自称是孙维的朋友就是孙维的朋友 的把戏了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at Aug 18 08:29:46 2018, 美东) 提到:

那你说说,审问笔录上写了什么?
你能不能贴出复印件来?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不也承认孙维是投毒嫌疑人了么。
: 那你聪明绝顶,请告诉我笔录上写的啥?
: 在审讯笔录上签字是不是证实笔录上所有的文字都是真实可信的?
: 你不是一个糊涂的人,所以希望你能给出一个理性的回答。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只有智商弱爆了的,才会没看到笔录就一口咬定笔录是什么内容的
: :再说一遍,任何一个嫌疑人都要在审讯笔录上签字,签字不等于他就是罪犯。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at Aug 18 08:32:34 2018, 美东) 提到:

你是说只有孙维一个人?
给个证据吧


在警方根本没有过硬证据的情况下,一个要求被讯问,一个不回应,于是第一个无辜,
第二个是凶手?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么可以接触到铊,又和朱令认识,并某种程度上得到朱令信任,知道那个用品是朱令
: 的,还有机会给朱令下毒而不用担心被别人看到你觉得会有几个人?
: 贝志诚已经呼吁将他和孙维一起送到派出所讯问了,可是孙公主连回应都不敢啊。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最直接指向孙维的就是她接触了铊。这么弱的证据在法治国家连上法庭都不用,警察
: 根本不会定案。
: :贝志诚的嫌疑同样很大,他居然能事先把不利于得出铊中毒结论的病症都给去掉了。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at Aug 18 08:37:15 2018, 美东) 提到:

贝志诚在这当中撒谎不少,而且在给国外发的信上,让人怀疑他事先已经知道了铊中毒
,筛选出专门铊中毒的病症来,引导国外人士。

所谓,这个案件的凶手是 贝志诚 或者 孙维  或者另外的人

你骂了半天,也拿不出一个像样的证据来证明孙维是凶手。

【 在 tiglucy (蓝天的云) 的大作中提到: 】
: 备注晨即使将来做了什么伤天害理对事情,但在这件事上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 别小看了孙维的水军,当年天涯的长贴,看了一宿,稍微有点文字语言判别能力的都不
: 难从字词得出结论,我由完全中立到背脊发冷。
: 这件事是个试金石,检验人品or智商, 换个通俗的字眼,要么傻逼要么畜生。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at Aug 18 08:40:14 2018, 美东) 提到:

我仅仅是提出了另外的可能而已。我没说孙维肯定没投毒。但是你们嚷嚷半天也拿不出
一个像样的证据来。

有些人脑子锈住了,以至于先入为主,所有打翻他们原来想法的东西他们都要骂。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2013年未明上的大辩论我也有幸参加,确实见识了水军的猖狂和孙维亲友团的恶毒,比
: 如铊哥,薛李夫妇二人。
: 确实佩服贝志诚,救朱令这件事做的称得上顶天立地。所以看到还有人说他也有嫌疑,
: 简直气愤不已。
: 楼主好歹也是一个老ID,不知道他/她这么一意的黑贝志诚是为什么?所以我才在这里
: 耐心的讲道理,换做铊党我早就骂过去了。
: [在  tiglucy (蓝天的云) 的大作中提到:]
: :备注晨即使将来做了什么伤天害理对事情,但在这件事上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 :别小看了孙维的水军,当年天涯的长贴,看了一宿,稍微有点文字语言判别能力的都
: 不难从字词得出结论,我由完全中立到背脊发冷。
: ...................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at Aug 18 15:19:58 2018, 美东) 提到:

打个比方说,假设你是化学系的,你朋友可能知道你要学分析化学的,他们可能知道你
在大二下学期开始上这门课,可能也知道哪个老师教你,甚至可以知道你哪天上课,你
看我为你考虑很多了,可是他们可能知道你是上午上课还是下午上课?知道你上课的时
候老师点没点名?知道你旁边的坐着谁?

宿舍晚归也是这样,除了同寝室的人别人是不会知道这个细节的。

所以你就算扯到奥巴马那里也改变不了这个细节。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知道朱令经常晚归的有朱令的大学同学,朱令的大学同学的小学同学,朱令的一些中
学同学比如贝志诚,朱令中学同学的邻居的二大爷的三表弟的邻居的bbs网友,...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at Aug 18 16:42:44 2018, 美东) 提到:

你不是朱令同宿舍的,但是你从其他人那里知道朱令晚归。这本身就打了你一记耳光。

你脑子一团浆糊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打个比方说,假设你是化学系的,你朋友可能知道你要学分析化学的,他们可能知道你
: 在大二下学期开始上这门课,可能也知道哪个老师教你,甚至可以知道你哪天上课,你
: 看我为你考虑很多了,可是他们可能知道你是上午上课还是下午上课?知道你上课的时
: 候老师点没点名?知道你旁边的坐着谁?
: 宿舍晚归也是这样,除了同寝室的人别人是不会知道这个细节的。
: 所以你就算扯到奥巴马那里也改变不了这个细节。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知道朱令经常晚归的有朱令的大学同学,朱令的大学同学的小学同学,朱令的一些中
: 学同学比如贝志诚,朱令中学同学的邻居的二大爷的三表弟的邻居的bbs网友,...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at Aug 18 16:55:42 2018, 美东) 提到:

我要是能贴出来还在这里和你争论这么久?

但是,但是,但是还有一个东西叫做常识。

而且孙维自己亲口说过曾经要求到公安局重新录口供,那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重新录?

因为第一次铊写的字太难看,现在练了十几年之后写的好看了?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那你说说,审问笔录上写了什么?
:你能不能贴出复印件来?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at Aug 18 17:00:22 2018, 美东) 提到:

你要直接证据?那李天乐怎么被判的刑?你说了你列的都是你认为有说服力的间接证据
,说明你也能判断出哪些有说服力,哪些不是,那我所列出来的在你眼里就没有说服力
了?
那好,我继续贴有说服力的证据,你继续做判断,可以不?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是说只有孙维一个人?
:给个证据吧
:在警方根本没有过硬证据的情况下,一个要求被讯问,一个不回应,于是第一个无辜
,第二个是凶手?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at Aug 18 17:02:33 2018, 美东) 提到:

你觉得这个可以做为贝志诚可能有嫌疑的间接证据吗?或者说是有说服力的间接证据?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贝志诚在这当中撒谎不少,而且在给国外发的信上,让人怀疑他事先已经知道了铊中
毒,筛选出专门铊中毒的病症来,引导国外人士。
:所谓,这个案件的凶手是 贝志诚 或者 孙维  或者另外的人
:你骂了半天,也拿不出一个像样的证据来证明孙维是凶手。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at Aug 18 17:06:31 2018, 美东) 提到:

你从其他人那里知道.....你最好做做功课,看看这个说法是什么时候才开始出现在网
络上的。

当然我欣赏你的质疑精神,没有人云亦云。

那么问题继续:你怎么看当年朱令寝室朱令物品失窃案?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不是朱令同宿舍的,但是你从其他人那里知道朱令晚归。这本身就打了你一记耳光。
:你脑子一团浆糊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at Aug 18 17:10:39 2018, 美东) 提到:

不管什么时候出现,你需要证明在此之前朱令宿舍的人没有一个人向外边的人说起过这
个。你证明不了,还拿这个说是,真是一团浆糊。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从其他人那里知道.....你最好做做功课,看看这个说法是什么时候才开始出现在网
: 络上的。
: 当然我欣赏你的质疑精神,没有人云亦云。
: 那么问题继续:你怎么看当年朱令寝室朱令物品失窃案?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你不是朱令同宿舍的,但是你从其他人那里知道朱令晚归。这本身就打了你一记耳
光。
: :你脑子一团浆糊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at Aug 18 17:12:01 2018, 美东) 提到:

重新录的原因多了去了,也就你这样一根筋地能一口咬定这说明孙维是凶手。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要是能贴出来还在这里和你争论这么久?
: 但是,但是,但是还有一个东西叫做常识。
: 而且孙维自己亲口说过曾经要求到公安局重新录口供,那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重新录?
: 因为第一次铊写的字太难看,现在练了十几年之后写的好看了?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那你说说,审问笔录上写了什么?
: :你能不能贴出复印件来?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at Aug 18 17:12:37 2018, 美东) 提到:

我说的过硬证据,我没说直接证据(DNA 指纹 录像)

你到底有没有过硬证据?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要直接证据?那李天乐怎么被判的刑?你说了你列的都是你认为有说服力的间接证据
: ,说明你也能判断出哪些有说服力,哪些不是,那我所列出来的在你眼里就没有说服力
: 了?
: 那好,我继续贴有说服力的证据,你继续做判断,可以不?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你是说只有孙维一个人?
: :给个证据吧
: :在警方根本没有过硬证据的情况下,一个要求被讯问,一个不回应,于是第一个无辜
: ,第二个是凶手?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at Aug 18 17:13:20 2018, 美东) 提到:

比孙维是“唯一”能拿到铊的“证据“有说服力多了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觉得这个可以做为贝志诚可能有嫌疑的间接证据吗?或者说是有说服力的间接证据?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贝志诚在这当中撒谎不少,而且在给国外发的信上,让人怀疑他事先已经知道了铊中
: 毒,筛选出专门铊中毒的病症来,引导国外人士。
: :所谓,这个案件的凶手是 贝志诚 或者 孙维  或者另外的人
: :你骂了半天,也拿不出一个像样的证据来证明孙维是凶手。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at Aug 18 17:14:26 2018, 美东) 提到:

好,我们姑且不谈这个,因为这个实在是一个细枝末节的情形,最多也就是说明一个人
的人品如何。

那亲你回答一下朱令寝室失窃案,可以吗?这个才是我的重点。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不管什么时候出现,你需要证明在此之前朱令宿舍的人没有一个人向外边的人说起过
这个。你证明不了,还拿这个说是,真是一团浆糊。
:光。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at Aug 18 17:51:59 2018, 美东) 提到:

按照你的推断那么朱令也是高干子弟了。

当年朱令家人上书国家领导人要求重查此案,孙维方面马上得到了消息,你能解释为什
么?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敏感了,就是孙维做的案子?
:贝志诚也是高干子弟,的确敏感。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at Aug 18 17:53:18 2018, 美东) 提到:

既然你说原因多,那一条条列出来大家分析一下。

你需要做的是以理服人。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重新录的原因多了去了,也就你这样一根筋地能一口咬定这说明孙维是凶手。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at Aug 18 17:57:33 2018, 美东) 提到:

既然你觉得有另外的可能,那么你就要有根据不是吗?还是说你觉得我说的证据都不像
样?既然如此你列个像样的证据出来啊?

到目前为止我都在心平气和的和你辩论,所以希望你也言之有物而不是拿不出来任何有
说服力的东西。
既然李天乐那边你可以列出来好几点有说服力的证据,我相信这边你也可以列出来指证
贝志诚的证据来。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我仅仅是提出了另外的可能而已。我没说孙维肯定没投毒。但是你们嚷嚷半天也拿不
出一个像样的证据来。
:有些人脑子锈住了,以至于先入为主,所有打翻他们原来想法的东西他们都要骂。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at Aug 18 18:02:00 2018, 美东) 提到:

你真这么认为?这是我刚才回你另外一帖的,看看吧。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比孙维是“唯一”能拿到铊的“证据“有说服力多了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at Aug 18 19:28:20 2018, 美东) 提到:


第一个
最后锁定铊来自清华?怎么锁定的?谁说的?又是根据公安局内线?

而且,为什么凶手就必须从那200家单位来?后来的铊中毒案,铊就是从市面搞到的

第二个
清华存在药品管理不严的问题,是说没有上锁。因此就是清华的投毒的?

你逻辑真是奇葩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真这么认为?这是我刚才回你另外一帖的,看看吧。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比孙维是“唯一”能拿到铊的“证据“有说服力多了






☆─────────────────────────────────────☆

  DEHEI (的黑) 于 (Sat Aug 18 19:35:48 2018, 美东) 提到:

你是sb么
贝志城怎么投毒?
进朱令的寝室投毒?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 贝志诚疑点很大,客观调查也不是难
:   作者:一个网友
:   昨天中午听同事们茶余饭后讨“中国人在美国政府网站上请命”,一时兴起
: 今晚做了点网络调研,了解了朱令事件的一些情况。个人认为贝亲自撰写的《求
: 救信》、《现实不是童话——朱令事件回顾》存在较大疑点,这些疑点的考证是
: 不难的,对案情的分析具有重要意义,所以百忙中写一点东西。
:   贝志诚 《现实不是童话——朱令事件回顾》介绍了求救信的撰写经过:好
: 多中学同学去探视,贝作为其中之一,“于是就没话找话的跟朱令的父母说有这
: 么个东西,没准可以向全世界寻求一下帮助,她的父母将信将疑的把病历复印了
: 一份给我,还记得我正要走扈斌跑出来叮嘱我说‘贝志城,你一定尽力想想办
: ...................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at Aug 18 19:56:37 2018, 美东) 提到:

必须在寝室才能投毒?你什么脑子,还有脸贼喊捉贼说别人sb?


【 在 DEHEI (的黑)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是sb么
: 贝志城怎么投毒?
: 进朱令的寝室投毒?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at Aug 18 20:04:24 2018, 美东) 提到:

这个不是内线,这是公开的消息。
如果你语文没有不及格的话,应该能明白这句话背后意味着什么。正因为清华药品管理
不严才导致铊轻易的被拿走并给朱令投毒啊。
但凡你真的讲逻辑不会不明白其中的关联。算了回头我把这段话给你找出来,想让你自
己做功课看来是不可能了。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第一个
:最后锁定铊来自清华?怎么锁定的?谁说的?又是根据公安局内线?
:而且,为什么凶手就必须从那200家单位来?后来的铊中毒案,铊就是从市面搞到的
:第二个
:清华存在药品管理不严的问题,是说没有上锁。因此就是清华的投毒的?
:你逻辑真是奇葩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at Aug 18 20:05:44 2018, 美东) 提到:

还有对朱令寝室失窃案,你怎么看的?我还等着呢。请不要忽略。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第一个
:最后锁定铊来自清华?怎么锁定的?谁说的?又是根据公安局内线?
:而且,为什么凶手就必须从那200家单位来?后来的铊中毒案,铊就是从市面搞到的
:第二个
:清华存在药品管理不严的问题,是说没有上锁。因此就是清华的投毒的?
:你逻辑真是奇葩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at Aug 18 20:11:26 2018, 美东) 提到:

你给贴个公开的官方消息(别又说是网友公开的帖子)说毒源在清华。


因为有了朱令的案子,官方调查,发现清华管理不严,就发文件责令改正了。就跟游乐
场火灾烧死人了,官方检查其他的游乐场,发现也有隐患的,就发文要求那些游乐场改
正。被要求改正并不说明被官方认为要为那起火灾负责。


你自己贴贴官方原文,看看是不是说了管理不严导致朱令被毒了。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不是内线,这是公开的消息。
: 如果你语文没有不及格的话,应该能明白这句话背后意味着什么。正因为清华药品管理
: 不严才导致铊轻易的被拿走并给朱令投毒啊。
: 但凡你真的讲逻辑不会不明白其中的关联。算了回头我把这段话给你找出来,想让你自
: 己做功课看来是不可能了。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第一个
: :最后锁定铊来自清华?怎么锁定的?谁说的?又是根据公安局内线?
: :而且,为什么凶手就必须从那200家单位来?后来的铊中毒案,铊就是从市面搞到的
: :第二个
: ...................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at Aug 18 20:12:01 2018, 美东) 提到:

我觉得嘀嗒大概是功课做得不够,还是可以争取一下的。
所以这几天我都在和他/她心平气和的讲道理。

[在  DEHEI (的黑) 的大作中提到:]
:你是sb么
:贝志城怎么投毒?
:进朱令的寝室投毒?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at Aug 18 20:14:59 2018, 美东) 提到:

那你把李天乐案公开的官方信息给我找出来呗,
还有你别急啊,我会找出来那段话给你的,
还有请回答失窃案的问题。在线等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给贴个公开的官方消息(别又说是网友公开的帖子)说毒源在清华。
:因为有了朱令的案子,官方调查,发现清华管理不严,就发文件责令改正了。就跟游
乐场火灾烧死人了,官方检查其他的游乐场,发现也有隐患的,就发文要求那些游乐场
改正。被要求改正并不说明被官方认为要为那起火灾负责。
:你自己贴贴官方原文,看看是不是说了管理不严导致朱令被毒了。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at Aug 18 21:18:35 2018, 美东) 提到:

铊源的事情在下面的北京公安长微博里自己去判断。我想做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这
一点儿推理和逻辑能力你还是有的。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给贴个公开的官方消息(别又说是网友公开的帖子)说毒源在清华。
:因为有了朱令的案子,官方调查,发现清华管理不严,就发文件责令改正了。就跟游
乐场火灾烧死人了,官方检查其他的游乐场,发现也有隐患的,就发文要求那些游乐场
改正。被要求改正并不说明被官方认为要为那起火灾负责。
:你自己贴贴官方原文,看看是不是说了管理不严导致朱令被毒了。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at Aug 18 21:22:46 2018, 美东) 提到:

公安局破案有他们的程序吧,首先你要知道哪些单位可能用得到铊不是?如果是市面上
买的,那就更好查了啊,又不是现在淘宝上随便买。那用到铊的单位就那么多,我还说
多了,公安局一共排查了130多家单位。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第一个
:最后锁定铊来自清华?怎么锁定的?谁说的?又是根据公安局内线?
:而且,为什么凶手就必须从那200家单位来?后来的铊中毒案,铊就是从市面搞到的
:第二个
:清华存在药品管理不严的问题,是说没有上锁。因此就是清华的投毒的?
:你逻辑真是奇葩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at Aug 18 21:24:36 2018, 美东) 提到:

你这不是瞪着眼睛说谎吗?

你说的是:
A. 公安检查了能接触铊的单位
B. 公安在检查后,锁定毒源在清华

你给的贴图说了A,没说B。你到底是逻辑太差,还是撒谎成性?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铊源的事情在下面的北京公安长微博里自己去判断。我想做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这
: 一点儿推理和逻辑能力你还是有的。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你给贴个公开的官方消息(别又说是网友公开的帖子)说毒源在清华。
: :因为有了朱令的案子,官方调查,发现清华管理不严,就发文件责令改正了。就跟游
: 乐场火灾烧死人了,官方检查其他的游乐场,发现也有隐患的,就发文要求那些游乐场
: 改正。被要求改正并不说明被官方认为要为那起火灾负责。
: :你自己贴贴官方原文,看看是不是说了管理不严导致朱令被毒了。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at Aug 18 21:36:37 2018, 美东) 提到:

庭审期间,各报对庭审的报道, 可以相互印证。你的失窃案是哪个版本?版本好几个。


Christine Stefanelli, a former cellmate of Li’s at the Middlesex County
jail, where Li has been held since her February 2011 arrest, testified last
week that Li told her she gave her husband thallium three times, including
one dose through his IV tubes in the hospital.

Prosecutor Christie Bevacqua told the judge Li was "secretly keeping a
journal of all his symptoms, wondering when he was going to die."

"She calculated every aspect of her husband's murder; not only how to do it,
but how to get away with it. She thought she was going to get away with
this murder," Bevacqua said. "She chose to murder her husband rather than
allow him to divorce her."

Bevacqua laid out the evidence she presented during the trial, including Li
’s ordering four bottles of thallium at work in November 2010, her efforts
to purchase one-way tickets to China for her aunt, son and herself in the
days before Wang died, and her visiting websites for criminal attorneys and
the state judiciary system the day before his death.


He told the jury Li “never made an attempt to leave the country” during
Wang’s hospital stay, but Bevacqua displayed records that indicate she
sought and obtained a passport and Chinese visa for her son, and made the
reservations for the one-way trip to China.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你把李天乐案公开的官方信息给我找出来呗,
: 还有你别急啊,我会找出来那段话给你的,
: 还有请回答失窃案的问题。在线等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你给贴个公开的官方消息(别又说是网友公开的帖子)说毒源在清华。
: :因为有了朱令的案子,官方调查,发现清华管理不严,就发文件责令改正了。就跟游
: 乐场火灾烧死人了,官方检查其他的游乐场,发现也有隐患的,就发文要求那些游乐场
: 改正。被要求改正并不说明被官方认为要为那起火灾负责。
: :你自己贴贴官方原文,看看是不是说了管理不严导致朱令被毒了。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at Aug 18 21:37:52 2018, 美东) 提到:

第二点,国家教委关于清华大学药品管理不严的公文,自己看时间线。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这不是瞪着眼睛说谎吗?
:你说的是:
:A. 公安检查了能接触铊的单位
:B. 公安在检查后,锁定毒源在清华
:你给的贴图说了A,没说B。你到底是逻辑太差,还是撒谎成性?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at Aug 18 21:41:11 2018, 美东) 提到:

咱先不论哪个版本,你就说说你的看法,我们可以讨论。毕竟真理或者说真想是越辩越
明不是?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庭审期间,各报对庭审的报道, 可以相互印证。你的失窃案是哪个版本?版本好几个。
:Christine Stefanelli, a former cellmate of Li’s at the Middlesex County
:jail, where Li has been held since her February 2011 arrest, testified last
week that Li told her she gave her husband thallium three times, including
:one dose through his IV tubes in the hospital.
:Prosecutor Christie Bevacqua told the judge Li was "secretly keeping a
:journal of all his symptoms, wondering when he was going to die."
:"She calculated every aspect of her husband's murder; not only how
to do it, but how to get away with it. She thought she was going to get away
with
:this murder," Bevacqua said. "She chose to murder her husband
rather than
:allow him to divorce her."
:Bevacqua laid out the evidence she presented during the trial, including Li
:..........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at Aug 18 21:42:17 2018, 美东) 提到:

版本都不一样,你让我信哪个?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咱先不论哪个版本,你就说说你的看法,我们可以讨论。毕竟真理或者说真想是越辩越
: 明不是?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庭审期间,各报对庭审的报道, 可以相互印证。你的失窃案是哪个版本?版本好几
个。
: :Christine Stefanelli, a former cellmate of Li’s at the Middlesex County
: :jail, where Li has been held since her February 2011 arrest, testified
last
:  week that Li told her she gave her husband thallium three times,
including
: :one dose through his IV tubes in the hospital.
: :Prosecutor Christie Bevacqua told the judge Li was "secretly keeping a
: :journal of all his symptoms, wondering when he was going to die."
: ...................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at Aug 18 21:44:29 2018, 美东) 提到:

而且你不要太急于指责别人,因为我至少在认真看过不敢说全部信息也差不多大部分文
字,当年和那个nile辩论连他写的狗屁不通的对朱令案的分析我都看了。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这不是瞪着眼睛说谎吗?
:你说的是:
:A. 公安检查了能接触铊的单位
:B. 公安在检查后,锁定毒源在清华
:你给的贴图说了A,没说B。你到底是逻辑太差,还是撒谎成性?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at Aug 18 21:47:07 2018, 美东) 提到:

你先别走啊,说好的官方微博“锁定”清华呢?

你先承认自己撒谎了再说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二点,国家教委关于清华大学药品管理不严的公文,自己看时间线。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你这不是瞪着眼睛说谎吗?
: :你说的是:
: :A. 公安检查了能接触铊的单位
: :B. 公安在检查后,锁定毒源在清华
: :你给的贴图说了A,没说B。你到底是逻辑太差,还是撒谎成性?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at Aug 18 22:14:05 2018, 美东) 提到:

你觉得一定在微博上白字黑子写上才叫锁定?
还是你觉得国家教委那一纸公文连用来擦屁股都嫌硬?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先别走啊,说好的官方微博“锁定”清华呢?
:你先承认自己撒谎了再说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un Aug 19 10:18:26 2018, 美东) 提到:

微博里不但没有白纸黑字地说毒源在清华,也没有暗示毒源在清华。

你从中看到毒源在清华,是根据你脑子里的幻象。

实际就是,距离投毒已经很长时间了,已经错过了破案的最佳时期,根本没法锁定毒源
在哪里。铊早被朱令吃了,最后都排出去了,什么都没有,怎么锁定?你脑子里根据孙
维100%就是凶手的宗教信仰锁定的?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觉得一定在微博上白字黑子写上才叫锁定?
: 还是你觉得国家教委那一纸公文连用来擦屁股都嫌硬?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你先别走啊,说好的官方微博“锁定”清华呢?
: :你先承认自己撒谎了再说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un Aug 19 13:23:42 2018, 美东) 提到:

一定要清楚的写上去才叫,我做一个推理就成了幻想。你真是不讲道理了。那你怎么解
释教委公文里所说药品管理不严也是重要原因?不要告诉我重要原因这四个字的意思你
不懂。

还有下面是朱令妈妈朱明新说的,你不要跟我说她在瞎说。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微博里不但没有白纸黑字地说毒源在清华,也没有暗示毒源在清华。
:你从中看到毒源在清华,是根据你脑子里的幻象。
:实际就是,距离投毒已经很长时间了,已经错过了破案的最佳时期,根本没法锁定毒
源在哪里。铊早被朱令吃了,最后都排出去了,什么都没有,怎么锁定?你脑子里根据
孙维100%就是凶手的宗教信仰锁定的?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un Aug 19 14:09:29 2018, 美东) 提到:

教委发文那句话是泛泛而言,并没有说仅仅是实验室药品管理不严。朱令的案子的确是
药品管理不严,因为凶手通过某些渠道搞到了毒品,这不是一个学校两个学校的事情,
因为具体哪里搞到的毒,公安局自己都不知道,教委怎么知道?那篇发文无非是说,在
教委系统内实验室要把关。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定要清楚的写上去才叫,我做一个推理就成了幻想。你真是不讲道理了。那你怎么解
: 释教委公文里所说药品管理不严也是重要原因?不要告诉我重要原因这四个字的意思你
: 不懂。
: 还有下面是朱令妈妈朱明新说的,你不要跟我说她在瞎说。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微博里不但没有白纸黑字地说毒源在清华,也没有暗示毒源在清华。
: :你从中看到毒源在清华,是根据你脑子里的幻象。
: :实际就是,距离投毒已经很长时间了,已经错过了破案的最佳时期,根本没法锁定毒
: 源在哪里。铊早被朱令吃了,最后都排出去了,什么都没有,怎么锁定?你脑子里根据
: 孙维100%就是凶手的宗教信仰锁定的?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un Aug 19 14:15:27 2018, 美东) 提到:

在另外一个采访里,她说丢的是洗漱用品和水杯,水杯后来在床下找到了。根据铊中毒
的程度,不是通过洗浴用品进入体内的。唯一可能的就是那个水杯。如果是销赃灭迹,
怎么可能把无关的拿走,留下有关的?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定要清楚的写上去才叫,我做一个推理就成了幻想。你真是不讲道理了。那你怎么解
: 释教委公文里所说药品管理不严也是重要原因?不要告诉我重要原因这四个字的意思你
: 不懂。
: 还有下面是朱令妈妈朱明新说的,你不要跟我说她在瞎说。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微博里不但没有白纸黑字地说毒源在清华,也没有暗示毒源在清华。
: :你从中看到毒源在清华,是根据你脑子里的幻象。
: :实际就是,距离投毒已经很长时间了,已经错过了破案的最佳时期,根本没法锁定毒
: 源在哪里。铊早被朱令吃了,最后都排出去了,什么都没有,怎么锁定?你脑子里根据
: 孙维100%就是凶手的宗教信仰锁定的?








☆─────────────────────────────────────☆

  DEHEI (的黑) 于 (Sun Aug 19 14:17:57 2018, 美东) 提到:

那你觉得在哪儿能投毒
而且是长期多次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 必须在寝室才能投毒?你什么脑子,还有脸贼喊捉贼说别人sb?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un Aug 19 14:20:03 2018, 美东) 提到:

“长期多次”,哪个专家说的?

我记得就是两次中毒。


【 在 DEHEI (的黑)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你觉得在哪儿能投毒
: 而且是长期多次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un Aug 19 14:31:24 2018, 美东) 提到:

感情重要原因四个字就被你这么华丽的忽视了.......

你让我找官方信息,我找出来给你了,然后你在官方信息里挑骨头。你自己也说了美国
警察办案也有保密制度,咋到中国公安就的什么都说出来才算数?你这是辩论的态度还
是就是胡搅蛮缠无理取闹甚至是来洗地的?
是不是非要警察在孙维头上刺四个字:铊投毒犯,你才相信?

而且是警察最后问到清华清华先否认有铊,还是警察在石家庄一个公司找到了清华化学
系买铊的发票最后清华才承认的。这些都是有证据的,不是我在这里瞎说给你听的。

还有你要是真是来洗地的,咱们就此打住,我实在不想浪费时间跟一群没有良心的东西
说话。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教委发文那句话是泛泛而言,并没有说仅仅是实验室药品管理不严。朱令的案子的确
是药品管理不严,因为凶手通过某些渠道搞到了毒品,这不是一个学校两个学校的事情
,因为具体哪里搞到的毒,公安局自己都不知道,教委怎么知道?那篇发文无非是说,
在教委系统内实验室要把关。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un Aug 19 14:37:18 2018, 美东) 提到:

哦,你的意思是朱令妈妈在胡说?你觉得你这么说是不是太冷血了?你就想想如果躺在
那里的是你的女儿,别人这么说你你会怎么想?将心比心你是懂得的,因为你所有的回
帖都是站在孙维角度,替孙维着想,可是为什么这么多证据都指向了孙维,你不是说证
据弱爆了,就是说官方信息没有说明,甚至鸡蛋里挑骨头,甚至不顾最基本的逻辑和常
识来“辩论”?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在另外一个采访里,她说丢的是洗漱用品和水杯,水杯后来在床下找到了。根据铊中
毒的程度,不是通过洗浴用品进入体内的。唯一可能的就是那个水杯。如果是销赃灭迹
,怎么可能把无关的拿走,留下有关的?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un Aug 19 14:42:32 2018, 美东) 提到:

孙维和铊的奴才们可是在努力找朱令是一次中毒的可能呢,LOL。
而且铊还说了不要给童志峰任何信息,以防将来上法庭的话对铊们不利。

你说说孙维为什么不许奴才们给童志峰透露信息啊?

我还在等着你回答呢。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长期多次”,哪个专家说的?
:我记得就是两次中毒。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un Aug 19 14:45:50 2018, 美东) 提到:

还有请回答关于朱令寝室失窃案的呀。我就是想知道你怎么看的,我相信我的帖子你都
看了,因为很多帖子你都在挑字眼儿,所以这个问题你肯定也看到了,不要华丽的忽视
。网上版本和我想知道你怎么看的似乎无关,你回答也不要有啥顾虑。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长期多次”,哪个专家说的?
:我记得就是两次中毒。



☆─────────────────────────────────────☆

  kkkkkkk (kk) 于 (Sun Aug 19 14:48:26 2018, 美东) 提到:

支持一下楼主, 就事论事, 让flyingfreewu做法官真要冤死不少人, 判案主要凭常识
,凭良心,而不是凭证据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un Aug 19 15:20:41 2018, 美东) 提到:

这个事情这样的:

当时陈震阳教授给朱令体内铊含量做过分析,发现有两个峰值,网上应该有这篇论文。
这说明朱令是二次中毒。问题在这里,朱令第二次是在放寒假之后回到学校。因为身体
不好,所以她基本上都是在宿舍里活动,这样第二次中毒可以确定是在宿舍,而且是由
于朱令多次接触毒源,所以看起来是长期多次。所以后来才有了朱令寝室失窃案。

孙维和铊的奴才们费尽心思的想找出来朱令是一次中毒而不是二次中毒。

[在  DEHEI (的黑) 的大作中提到:]
:那你觉得在哪儿能投毒
:而且是长期多次?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un Aug 19 15:25:15 2018, 美东) 提到:

你看到哪一点我不是就是论事了?请指出来!

还有如果真有陪审团制度的话你看看陪审团会怎么判?

还有我不是法官,我只是从我看到的无数信息当中得到的一个判断,所谓公道自在人心
就是这样。

[在  kkkkkkk (kk) 的大作中提到:]
:支持一下楼主, 就事论事, 让flyingfreewu做法官真要冤死不少人, 判案主要凭常
识,凭良心,而不是凭证据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un Aug 19 20:52:39 2018, 美东) 提到:

有毒品的管理不严不光是清华和北大两起案件的“重要原因”,也是所有铊投毒案件的
“重要原因”。即便是后来什么地质大学之类的铊投毒案件,凶手从网上买到了铊,难
道不是有毒品管理不严?

其他的我也不用说了。官方给出的信息很少,贝志诚经常说话自相矛盾,至于网友们,
我就不说了。

比如你吧,大言不惭地说公安局声明锁定清华,被问证据,结果抓耳挠腮拿不出来。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感情重要原因四个字就被你这么华丽的忽视了.......
: 你让我找官方信息,我找出来给你了,然后你在官方信息里挑骨头。你自己也说了美国
: 警察办案也有保密制度,咋到中国公安就的什么都说出来才算数?你这是辩论的态度还
: 是就是胡搅蛮缠无理取闹甚至是来洗地的?
: 是不是非要警察在孙维头上刺四个字:铊投毒犯,你才相信?
: 而且是警察最后问到清华清华先否认有铊,还是警察在石家庄一个公司找到了清华化学
: 系买铊的发票最后清华才承认的。这些都是有证据的,不是我在这里瞎说给你听的。
: 还有你要是真是来洗地的,咱们就此打住,我实在不想浪费时间跟一群没有良心的东西
: 说话。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un Aug 19 20:54:39 2018, 美东) 提到:

你这就是扣帽子了。我原文哪里说了她妈妈“胡说”了?

我原文就在下边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哦,你的意思是朱令妈妈在胡说?你觉得你这么说是不是太冷血了?你就想想如果躺在
: 那里的是你的女儿,别人这么说你你会怎么想?将心比心你是懂得的,因为你所有的回
: 帖都是站在孙维角度,替孙维着想,可是为什么这么多证据都指向了孙维,你不是说证
: 据弱爆了,就是说官方信息没有说明,甚至鸡蛋里挑骨头,甚至不顾最基本的逻辑和常
: 识来“辩论”?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在另外一个采访里,她说丢的是洗漱用品和水杯,水杯后来在床下找到了。根据铊中
: 毒的程度,不是通过洗浴用品进入体内的。唯一可能的就是那个水杯。如果是销赃灭迹
: ,怎么可能把无关的拿走,留下有关的?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un Aug 19 20:57:19 2018, 美东) 提到: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按照朱令妈妈的一次访谈,丢的是洗漱用品。铊中毒是喝进去的
,不是通过皮肤侵入的。所以这个盗窃案件未必是凶手要销毁赃物。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有请回答关于朱令寝室失窃案的呀。我就是想知道你怎么看的,我相信我的帖子你都
: 看了,因为很多帖子你都在挑字眼儿,所以这个问题你肯定也看到了,不要华丽的忽视
: 。网上版本和我想知道你怎么看的似乎无关,你回答也不要有啥顾虑。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长期多次”,哪个专家说的?
: :我记得就是两次中毒。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un Aug 19 21:06:19 2018, 美东) 提到:

给个可信的link,证明第二次投毒的时候朱令根本没有离开过宿舍

我对 你举例--》我看出其中破绽 的循环已经厌倦了。

你拿个link出来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事情这样的:
: 当时陈震阳教授给朱令体内铊含量做过分析,发现有两个峰值,网上应该有这篇论文。
: 这说明朱令是二次中毒。问题在这里,朱令第二次是在放寒假之后回到学校。因为身体
: 不好,所以她基本上都是在宿舍里活动,这样第二次中毒可以确定是在宿舍,而且是由
: 于朱令多次接触毒源,所以看起来是长期多次。所以后来才有了朱令寝室失窃案。
: 孙维和铊的奴才们费尽心思的想找出来朱令是一次中毒而不是二次中毒。
: [在  DEHEI (的黑) 的大作中提到:]
: :那你觉得在哪儿能投毒
: :而且是长期多次?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un Aug 19 21:57:46 2018, 美东) 提到:

你觉得清华大学的铊被拿到北大投毒了? 这两起案件的指向性已经很明显了,你还要
给我转进。

还有方骗二那狗屁不通的逻辑你都当个宝,我老人家的逻辑这么严谨你还有脸说我说的
是谎话。你还能不能要点儿脸?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有毒品的管理不严不光是清华和北大两起案件的“重要原因”,也是所有铊投毒案件
的“重要原因”。即便是后来什么地质大学之类的铊投毒案件,凶手从网上买到了铊,
难道不是有毒品管理不严?
:其他的我也不用说了。官方给出的信息很少,贝志诚经常说话自相矛盾,至于网友们
,我就不说了。
:比如你吧,大言不惭地说公安局声明锁定清华,被问证据,结果抓耳挠腮拿不出来。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un Aug 19 22:03:12 2018, 美东) 提到:

这个是有佐证的,朱令妈妈给她送过几次面包和壮骨粉去宿舍,感情我说什么都需要给
你找到官方消息,给你找到了你继续鸡蛋里挑骨头。
方骗二那狗屁不通的逻辑我都给你分析出来了,你还当个宝,我的逻辑推论关于公安锁
定铊源在清华在你眼里就成了撒谎,就算我的逻辑有那么多佐证你也视而不见。

请问你到底是辩论还是来洗地的?不要挑战我的底线,你已经不是在辩论了。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给个可信的link,证明第二次投毒的时候朱令根本没有离开过宿舍
:我对 你举例--》我看出其中破绽 的循环已经厌倦了。
:你拿个link出来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un Aug 19 22:05:58 2018, 美东) 提到:

那你认为盗窃案凶手的目的是什么?
还可以告诉你不止一次盗窃案,两次警方都没有立案。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按照朱令妈妈的一次访谈,丢的是洗漱用品。铊中毒是喝进去
的,不是通过皮肤侵入的。所以这个盗窃案件未必是凶手要销毁赃物。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un Aug 19 22:07:21 2018, 美东) 提到:

这一点我向你道歉,是我没有看得仔细,一边忙别的事情一边看帖的,请见谅。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这就是扣帽子了。我原文哪里说了她妈妈“胡说”了?
:我原文就在下边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un Aug 19 23:14:00 2018, 美东) 提到:

”那你认为盗窃案凶手的目的是什么?“

你问的就有问题

盗窃案是盗窃犯干的
投毒案是凶手干的

两个是不是同一个人,天知道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你认为盗窃案凶手的目的是什么?
: 还可以告诉你不止一次盗窃案,两次警方都没有立案。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按照朱令妈妈的一次访谈,丢的是洗漱用品。铊中毒是喝进去
: 的,不是通过皮肤侵入的。所以这个盗窃案件未必是凶手要销毁赃物。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Mon Aug 20 02:11:24 2018, 美东) 提到:

那你能分析一下谁有可能去行窃?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那你认为盗窃案凶手的目的是什么?“
:你问的就有问题
:盗窃案是盗窃犯干的
:投毒案是凶手干的
:两个是不是同一个人,天知道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Mon Aug 20 03:13:26 2018, 美东) 提到:

还有为什么只有朱令的物品丢失?这么高选择性的盗窃,怎么做到的呢?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那你认为盗窃案凶手的目的是什么?“
:你问的就有问题
:盗窃案是盗窃犯干的
:投毒案是凶手干的
:两个是不是同一个人,天知道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Mon Aug 20 04:08:29 2018, 美东) 提到:

还有,看到这一段我真的忍不住潸然泪下,朱令的父母,就这样老去,而他们为女儿奔
波所求自今无果。。。。。。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按照朱令妈妈的一次访谈,丢的是洗漱用品。铊中毒是喝进去
的,不是通过皮肤侵入的。所以这个盗窃案件未必是凶手要销毁赃物。



☆─────────────────────────────────────☆

  arizaq (arizaq) 于 (Mon Aug 20 05:25:31 2018, 美东) 提到:

就从这个讨论来看,楼主的怀疑很客观,更有说服力。而且楼主也说了他只是提出疑点
,并没有否认孙的可能性。方舟子的怀疑文章强词夺理很多,楼主挑出来的是关键。如
果求救信里真的过滤掉所有非铊典型中毒症状,实在不太可能是偶然。
flyingfreewu的主观推断比较多,带有强烈感情倾向,逻辑性较弱。提出的事例虽然也
都是疑点,但确实无法有效指证孙。楼主的反驳有理有据。这件事,旁观人都非常同情
朱令的遭遇。但如果是讨论案件本身,最好还是尽量不要带感情色彩。
记得对孙的指证主要都是来自贝,如果贝本身有疑点,这整件事真的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另外当初很多人的义愤来自于孙家庭背景对事件的影响。如果贝的家庭背景其实更强
,很多事情都有另一个解释的可能性了。比如说孙的家庭可以让政府停止调查,贝的家
庭也能够。如果贝真有问题,却对这件事死追猛打,常理很难解释,但也不能完全排除
他心理极其强大的可能性。
这么多年有过一个感受,再好的编剧构思也经常比不上真实的事件。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看到哪一点我不是就是论事了?请指出来!
: 还有如果真有陪审团制度的话你看看陪审团会怎么判?
: 还有我不是法官,我只是从我看到的无数信息当中得到的一个判断,所谓公道自在人心
: 就是这样。
: [在  kkkkkkk (kk) 的大作中提到:]
: :支持一下楼主, 就事论事, 让flyingfreewu做法官真要冤死不少人, 判案主要凭常
: 识,凭良心,而不是凭证据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Mon Aug 20 14:41:51 2018, 美东) 提到:

我就不举其他例子了:

北京公安长微博
国家教委公文
记者吴虹飞的报道
朱令母亲的话

这些都是可靠消息来源。

本楼有贴过,如果你让我重新贴也可以。如果你看过了这些信息,你就知道我说得有没
有根据,主观还是客观了。

而且所有这些来源与贝志诚无关。

[在  arizaq (arizaq) 的大作中提到:]
:就从这个讨论来看,楼主的怀疑很客观,更有说服力。而且楼主也说了他只是提出疑
点,并没有否认孙的可能性。方舟子的怀疑文章强词夺理很多,楼主挑出来的是关键。
如果求救信里真的过滤掉所有非铊典型中毒症状,实在不太可能是偶然。
:flyingfreewu的主观推断比较多,带有强烈感情倾向,逻辑性较弱。提出的事例虽然
也都是疑点,但确实无法有效指证孙。楼主的反驳有理有据。这件事,旁观人都非常同
情朱令的遭遇。但如果是讨论案件本身,最好还是尽量不要带感情色彩。
:记得对孙的指证主要都是来自贝,如果贝本身有疑点,这整件事真的变得更加扑朔迷
离。另外当初很多人的义愤来自于孙家庭背景对事件的影响。如果贝的家庭背景其实更
强,很多事情都有另一个解释的可能性了。比如说孙的家庭可以让政府停止调查,贝的
家庭也能够。如果贝真有问题,却对这件事死追猛打,常理很难解释,但也不能完全排
除他心理极其强大的可能性。
:这么多年有过一个感受,再好的编剧构思也经常比不上真实的事件。



☆─────────────────────────────────────☆

  arizaq (arizaq) 于 (Mon Aug 20 22:34:47 2018, 美东) 提到:

以下是我对这些证据的看法。

北京公安长微博: 官方文章,滴水不漏,完全看不出有指责任何一方。确实不知道怎
么能够从这个微博得出铊源是清华的结论。

国家教委公文:大学实验室管理不严肯定是普遍现象。出了两次案件一定是发现两个学
校的实验室都管得不严。文字很象是确认了朱令案铊源是清华。

记者吴虹飞的报道: 行文非常客观。信息来源都说的很清楚。为什么“各种对嫌疑人
的猜测最终汇聚到一个人身上”呢。孙“能够接触到铊盐”,但是“如果她能接触到,
那么我们班其他人同样也能接触到”。 孙“在印有“犯罪嫌疑人”字样的纸上签名”
,这一点楼主已经反复说了,凡是嫌疑人都必须签字,和认罪无关。孙“缓发毕业证书
和学位证书",不发"出国护照",这是个很大的疑点。不过中国政府机关的权力大家也都
清楚,万一出了错被冤枉结局可能比要这惨的多。另外贝志城居然好像北大退学了。也
许只是学习成绩太差,也许同样是个疑点。孙和朱家人沟通的问题,有疑点。但假设孙
是个被舆论冤枉的入世未深的大学生,应对不当,家人也想极力保护她不受伤害,也不
是没有可能两个家庭有交流的问题。

朱令母亲的话:主要是这一段吧。

“我判断晓薇是“最大嫌疑人”主要有如下依据:其一,当年清华大学曾经向我证实,
“晓薇是校内唯一有机会接触到铊的学生”;其二,“检验结果证明,朱令是先后两次
铊中毒,而第二次中毒地点就在宿舍内”;三是我们向警方报案后没几天,朱令住过的
宿舍就发生了一起离奇的盗窃案,唯一丢失的是朱令曾经用过的一些洗漱用品。我们怀
疑凶手在消灭投毒证据。”

1 清华大学顶多能证实孙是唯一可以按照规定接触铊的学生吧。
2 能进一个大学宿舍的人实在挺多的。北大投毒的就不是同宿舍的。
3 确实挺奇怪,但是同2,无法确认是同宿舍的或是孙。

孙的疑点是很大,但实在是没有确实证据,否则这案子也不会吵了这么多年。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就不举其他例子了:
: 北京公安长微博
: 国家教委公文
: 记者吴虹飞的报道
: 朱令母亲的话
: 这些都是可靠消息来源。
: 本楼有贴过,如果你让我重新贴也可以。如果你看过了这些信息,你就知道我说得有没
: 有根据,主观还是客观了。
: 而且所有这些来源与贝志诚无关。
: [在  arizaq (arizaq) 的大作中提到:]
: ...................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Mon Aug 20 22:46:51 2018, 美东) 提到:

公安长微博暂且不论。

国家教委公文说得很清楚,说得是药品管理不严是重要原因,这四个字相信你明白是什
么意思,而且这四个字不是随便就加上去的。既然是重要原因那就是说朱令中毒的铊源
来自清华大学化学系。那之后的逻辑推理不需要我去做了吧?如果你再认为我仅凭主观
判断感情用事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至于吴虹飞记者的话我相信,而且时间点上是说公安局告知朱令父母的,我不觉得公安
局在朱令已经被害得这样了还要编谎话给朱令父母,至多他们有些信息不能透露给朱令
父母。

[在  arizaq (arizaq) 的大作中提到:]
:以下是我对这些证据的看法。
:北京公安长微博: 官方文章,滴水不漏,完全看不出有指责任何一方。确实不知道怎
:么能够从这个微博得出铊源是清华的结论。
:国家教委公文:大学实验室管理不严肯定是普遍现象。出了两次案件一定是发现两个
学校的实验室都管得不严。文字很象是确认了朱令案铊源是清华。
:记者吴虹飞的报道: 行文非常客观。信息来源都说的很清楚。为什么“各种对嫌疑人
:的猜测最终汇聚到一个人身上”呢。孙“能够接触到铊盐”,但是“如果她能接触到
,那么我们班其他人同样也能接触到”。 孙“在印有“犯罪嫌疑人”字样的纸上签名”
:,这一点楼主已经反复说了,凡是嫌疑人都必须签字,和认罪无关。孙“缓发毕业证
书和学位证书",不发"出国护照",这是个很大的疑点。不过中国政府机关
的权力大家也都清楚,万一出了错被冤枉结局可能比要这惨的多。另外贝志城居然好像
北大退学了。也许只是学习成绩太差,也许同样是个疑点。孙和朱家人沟通的问题,有
疑点。但假设孙是个被舆论冤枉的入世未深的大学生,应对不当,家人也想极力保护她
不受伤害,也不是没有可能两个家庭有交流的问题。
:朱令母亲的话:主要是这一段吧。
:“我判断晓薇是“最大嫌疑人”主要有如下依据:其一,当年清华大学曾经向我证实
,“晓薇是校内唯一有机会接触到铊的学生”;其二,“检验结果证明,朱令是先后两
次铊中毒,而第二次中毒地点就在宿舍内”;三是我们向警方报案后没几天,朱令住过
的宿舍就发生了一起离奇的盗窃案,唯一丢失的是朱令曾经用过的一些洗漱用品。我们
怀疑凶手在消灭投毒证据。”
:1 清华大学顶多能证实孙是唯一可以按照规定接触铊的学生吧。
:..........



☆─────────────────────────────────────☆

  arizaq (arizaq) 于 (Mon Aug 20 22:47:09 2018, 美东) 提到:

虽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如果贝志诚还是当年那个大家印象中古道热肠,打抱不平的
热血青年,能澄清一下方舟子的攻击是最好了。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就不举其他例子了:
: 北京公安长微博
: 国家教委公文
: 记者吴虹飞的报道
: 朱令母亲的话
: 这些都是可靠消息来源。
: 本楼有贴过,如果你让我重新贴也可以。如果你看过了这些信息,你就知道我说得有没
: 有根据,主观还是客观了。
: 而且所有这些来源与贝志诚无关。
: [在  arizaq (arizaq) 的大作中提到:]
: ...................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Mon Aug 20 23:12:53 2018, 美东) 提到:

他的回复应该是欢迎他被扭送到派出所,然后方骗二就没有然后了。

[在  arizaq (arizaq) 的大作中提到:]
:虽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如果贝志诚还是当年那个大家印象中古道热肠,打抱不平
的热血青年,能澄清一下方舟子的攻击是最好了。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Mon Aug 20 23:55:05 2018, 美东) 提到:

1.确实清华可以确认孙维是唯一可以接触到铊的人,不能证明更多,但是不仅仅是这一
个简单指向就让人怀疑孙维,北京公安的长微博虽然看似什么也没说,但是它说了根据
朱令的日常生活情况做了排查工作,那么这项工作相信你明白不仅仅是字面上写出来的
,而是背后有大量走访,询问,那么和朱令有交集,又有投毒条件,又可以接触到铊,
这么多交集圈起来想必你也清楚是谁了。
2.女生宿舍管理很严的,如果外人进出必须要登记,男生要想进女生宿舍那就更加差不
多相当于登天了。而且朱令寝室同学没有一个人指出贝志诚曾经到过她们宿舍,要是贝
去过,早就被铊们喊得满世界都知道了.
3.失窃案,专门偷走朱令的东西,这个对于一个外人来讲就更加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就算是隔壁寝室都不可能清楚哪些物品是朱令的还是朱令室友的。

不知道这么回答你能否满意。我们可以继续讨论,如果你还有疑问的话。

[在  arizaq (arizaq) 的大作中提到:]
:以下是我对这些证据的看法。
:北京公安长微博: 官方文章,滴水不漏,完全看不出有指责任何一方。确实不知道怎
:么能够从这个微博得出铊源是清华的结论。
:国家教委公文:大学实验室管理不严肯定是普遍现象。出了两次案件一定是发现两个
学校的实验室都管得不严。文字很象是确认了朱令案铊源是清华。
:记者吴虹飞的报道: 行文非常客观。信息来源都说的很清楚。为什么“各种对嫌疑人
:的猜测最终汇聚到一个人身上”呢。孙“能够接触到铊盐”,但是“如果她能接触到
,那么我们班其他人同样也能接触到”。 孙“在印有“犯罪嫌疑人”字样的纸上签名”
:,这一点楼主已经反复说了,凡是嫌疑人都必须签字,和认罪无关。孙“缓发毕业证
书和学位证书",不发"出国护照",这是个很大的疑点。不过中国政府机关
的权力大家也都清楚,万一出了错被冤枉结局可能比要这惨的多。另外贝志城居然好像
北大退学了。也许只是学习成绩太差,也许同样是个疑点。孙和朱家人沟通的问题,有
疑点。但假设孙是个被舆论冤枉的入世未深的大学生,应对不当,家人也想极力保护她
不受伤害,也不是没有可能两个家庭有交流的问题。
:朱令母亲的话:主要是这一段吧。
:“我判断晓薇是“最大嫌疑人”主要有如下依据:其一,当年清华大学曾经向我证实
,“晓薇是校内唯一有机会接触到铊的学生”;其二,“检验结果证明,朱令是先后两
次铊中毒,而第二次中毒地点就在宿舍内”;三是我们向警方报案后没几天,朱令住过
的宿舍就发生了一起离奇的盗窃案,唯一丢失的是朱令曾经用过的一些洗漱用品。我们
怀疑凶手在消灭投毒证据。”
:1 清华大学顶多能证实孙是唯一可以按照规定接触铊的学生吧。
:..........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ue Aug 21 00:02:07 2018, 美东) 提到:

又拿“重要原因”忽悠其他人了?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公安长微博暂且不论。
: 国家教委公文说得很清楚,说得是药品管理不严是重要原因,这四个字相信你明白是什
: 么意思,而且这四个字不是随便就加上去的。既然是重要原因那就是说朱令中毒的铊源
: 来自清华大学化学系。那之后的逻辑推理不需要我去做了吧?如果你再认为我仅凭主观
: 判断感情用事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 至于吴虹飞记者的话我相信,而且时间点上是说公安局告知朱令父母的,我不觉得公安
: 局在朱令已经被害得这样了还要编谎话给朱令父母,至多他们有些信息不能透露给朱令
: 父母。
: [在  arizaq (arizaq) 的大作中提到:]
: :以下是我对这些证据的看法。
: ...................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ue Aug 21 00:06:12 2018, 美东) 提到:

那要不你给我解释一下重要原因?
语文不好,你别忽悠我哈。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又拿“重要原因”忽悠其他人了?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ue Aug 21 00:09:13 2018, 美东) 提到:

“根据朱令的日常生活情况做了排查工作”基本就是官话,因为不管是投毒还是谋杀,
警方首先都会根据受害者的日常接触的熟人进行排查。能从这么一句话里读出公安锁定
孙维或者清华的,只能说是如同法轮功迷信李洪志一样的走火入魔了。

第二段又在玩通过假设证明假设的把戏,孙维和朱令一个宿舍,所以朱令肯定是在宿舍
中毒。不过,让你证明朱令无法在别的地方中毒,你又只能空喊口号了。

第三段还是通过假设证明假设。偷朱令洗漱用品的肯定是凶手 。。。 没治了。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1.确实清华可以确认孙维是唯一可以接触到铊的人,不能证明更多,但是不仅仅是这一
: 个简单指向就让人怀疑孙维,北京公安的长微博虽然看似什么也没说,但是它说了根据
: 朱令的日常生活情况做了排查工作,那么这项工作相信你明白不仅仅是字面上写出来的
: ,而是背后有大量走访,询问,那么和朱令有交集,又有投毒条件,又可以接触到铊,
: 这么多交集圈起来想必你也清楚是谁了。
: 2.女生宿舍管理很严的,如果外人进出必须要登记,男生要想进女生宿舍那就更加差不
: 多相当于登天了。而且朱令寝室同学没有一个人指出贝志诚曾经到过她们宿舍,要是贝
: 去过,早就被铊们喊得满世界都知道了.
: 3.失窃案,专门偷走朱令的东西,这个对于一个外人来讲就更加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 就算是隔壁寝室都不可能清楚哪些物品是朱令的还是朱令室友的。
: ...................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ue Aug 21 00:13:10 2018, 美东) 提到:

我解释过吧?

药品管理不严,不仅是清华北大投毒案的重要原因,也是其他铊投毒案的重要原因。比
如矿业大学的从网上买到了铊,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药品管理不严。

看到“药品管理不严”就一厢情愿地认为是指的清华实验室?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要不你给我解释一下重要原因?
: 语文不好,你别忽悠我哈。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又拿“重要原因”忽悠其他人了?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ue Aug 21 13:52:03 2018, 美东) 提到:

感情你是这么解释的。
咱们不用扯太远,你也不用扯老鼠药,就仅仅是咱们现在讨论的朱令被投毒案,你说说
这里的“重要原因”和给朱令下毒的毒源有没有关系。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我解释过吧?
:药品管理不严,不仅是清华北大投毒案的重要原因,也是其他铊投毒案的重要原因。
比如矿业大学的从网上买到了铊,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药品管理不严。
:看到“药品管理不严”就一厢情愿地认为是指的清华实验室?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ue Aug 21 13:54:25 2018, 美东) 提到:

你认为这次教委发文说药品管理不严指的是啥?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我解释过吧?
:药品管理不严,不仅是清华北大投毒案的重要原因,也是其他铊投毒案的重要原因。
比如矿业大学的从网上买到了铊,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药品管理不严。
:看到“药品管理不严”就一厢情愿地认为是指的清华实验室?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Wed Aug 22 14:21:09 2018, 美东) 提到:

而且方骗二真是“神探”,自己说在发文的前一天还对此事一无所知,不认识贝,也不
认识孙,结果第二天就找到这么多信息,写出来这么长的文字来。看来方是24小时不吃
不喝看了大量文献,然后奋笔疾书的。佩服啊,佩服。

而且xys很早就有朱令案的文章,方作为xys的老板不知道...... 说说看谁撒谎了?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你认为这次教委发文说药品管理不严指的是啥?
:比如矿业大学的从网上买到了铊,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药品管理不严。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Wed Aug 22 22:35:54 2018, 美东) 提到: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任何铊投毒案,“药品管理不严”都是“重要原因”。所以那句
话等于套话。

原文说得是“药品管理不严”,不是“实验室药品管理不严”。无法由此“锁定”毒源。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感情你是这么解释的。
: 咱们不用扯太远,你也不用扯老鼠药,就仅仅是咱们现在讨论的朱令被投毒案,你说说
: 这里的“重要原因”和给朱令下毒的毒源有没有关系。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解释过吧?
: :药品管理不严,不仅是清华北大投毒案的重要原因,也是其他铊投毒案的重要原因。
: 比如矿业大学的从网上买到了铊,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药品管理不严。
: :看到“药品管理不严”就一厢情愿地认为是指的清华实验室?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Wed Aug 22 22:39:29 2018, 美东) 提到:

教委没说清楚。就比如说教委发文要求大学宿舍防火,说“低端人口”的火灾,不重视
防火是“重要原因”。这句话就是套话,并不能由此得出“低端人口”的火灾和大学有
关。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认为这次教委发文说药品管理不严指的是啥?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解释过吧?
: :药品管理不严,不仅是清华北大投毒案的重要原因,也是其他铊投毒案的重要原因。
: 比如矿业大学的从网上买到了铊,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药品管理不严。
: :看到“药品管理不严”就一厢情愿地认为是指的清华实验室?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hu Aug 23 01:05:03 2018, 美东) 提到:

你的假设是建立在孙维不是嫌疑犯的基础上的,既然你承认孙维是最大嫌疑人,那么你
的假设就不成立。药品管理不严就是说有人拿了不该拿的药品,否则就要说药品管理严
格了不是?难道不是该这么理解:因为药品管理不严,所以用于投毒的铊被人拿走并用
来给朱令投毒?

你还是在混淆泛指和特指的概念。既不能以偏概全也不能以全概偏。

就是拿朱令被投毒案来说,你不能去怀疑全北京人不是?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教委没说清楚。就比如说教委发文要求大学宿舍防火,说“低端人口”的火灾,不重
视防火是“重要原因”。这句话就是套话,并不能由此得出“低端人口”的火灾和大学
有关。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hu Aug 23 01:10:35 2018, 美东) 提到:

那你说说看药品管理不严指得是哪里的药品?任何铊投毒案……首先你转的
李天乐投铊案就不成立。你说说看李天乐投铊案哪里看出来药品管理不严了?

还是那句话,既然说了原因,那么因果因果你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有这个原因,但不
一定是唯一原因,所以造成了朱令被投毒的结果,这才是正确的因果关系。

是不是最后你还要给我转进到给朱令下毒用的是老鼠药,或者朱令得的是怪病。不是铊
中毒?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任何铊投毒案,“药品管理不严”都是“重要原因”。所以那
句话等于套话。
:原文说得是“药品管理不严”,不是“实验室药品管理不严”。无法由此“锁定”毒
源。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hu Aug 23 01:30:57 2018, 美东) 提到:

你的这个比喻我可不可以翻译成这样来理解:因为“低端人口”的火灾是不重视防火造
成的,所以大学宿舍要防火,所以推出大学宿舍是低端人口?

你考过gre/gmat么?你逻辑拿满分了么?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教委没说清楚。就比如说教委发文要求大学宿舍防火,说“低端人口”的火灾,不重
视防火是“重要原因”。这句话就是套话,并不能由此得出“低端人口”的火灾和大学
有关。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hu Aug 23 08:19:17 2018, 美东) 提到:

我说得是孙维是嫌疑犯,未必是罪犯。不像你,经常先假设孙维是罪犯,然后证明孙维
是罪犯。

也可以是药品管理不严,所以不该买到铊的买到了铊。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的假设是建立在孙维不是嫌疑犯的基础上的,既然你承认孙维是最大嫌疑人,那么你
: 的假设就不成立。药品管理不严就是说有人拿了不该拿的药品,否则就要说药品管理严
: 格了不是?难道不是该这么理解:因为药品管理不严,所以用于投毒的铊被人拿走并用
: 来给朱令投毒?
: 你还是在混淆泛指和特指的概念。既不能以偏概全也不能以全概偏。
: 就是拿朱令被投毒案来说,你不能去怀疑全北京人不是?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教委没说清楚。就比如说教委发文要求大学宿舍防火,说“低端人口”的火灾,不重
: 视防火是“重要原因”。这句话就是套话,并不能由此得出“低端人口”的火灾和大学
: 有关。






☆─────────────────────────────────────☆

  follo (人间大炮) 于 (Thu Aug 23 08:25:22 2018, 美东) 提到:


你不是智商有问题就是人坏,或者二者兼有。你去公安局作为相关方做笔录,也得签字
确认谈话内容。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有证据她就乖乖的签字?换作你你签不签?这个可不是简单意义上的签字。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无所谓啊
: :事实就是警方没有孙维作案的有力证据。唯一能拿出手的就是孙维接触到那个东西了
: ,这并不有力。
: :而贝志诚的嫌疑同样很大。他居然能把病历上不利于得到“铊中毒”结论的信息给筛
: 掉了。一个可能就是他在写求救信时,已经知道朱令铊中毒了
: :疑点四、病历上不利于得到“铊中毒”结论的信息均没有出现在《求救信》
: :中
: :  网络消息:记者查阅了朱令当年在协和的病例,得知协和方面对朱令入院时
: ...................






☆─────────────────────────────────────☆

  bbarry (北京小白) 于 (Thu Aug 23 11:33:00 2018, 美东) 提到:

关注这个案子很久了,朱令还能昭雪吗???



☆─────────────────────────────────────☆

  bbarry (北京小白) 于 (Thu Aug 23 11:34:42 2018, 美东) 提到:

把水搅浑,蛇蝎女人此世不报,不怕来世下地域吗??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hu Aug 23 12:45:54 2018, 美东) 提到:

他逻辑思维的确不怎么样


【 在 follo (人间大炮)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不是智商有问题就是人坏,或者二者兼有。你去公安局作为相关方做笔录,也得签字
: 确认谈话内容。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hu Aug 23 17:09:16 2018, 美东) 提到:

这个我跟你讲还真是有区别。你觉得公安没有询问过朱令身边的人,比如民乐团的朱令
队友,比如朱令寝室的同学,甚至朱令的同班同学?就问了孙维一个人,还非得要孙维
在嫌疑人的纸上签字,警察找替罪羊敢找到孙维郡主的头上,是不是北京公安局长活得
不耐烦了?

[在  follo (人间大炮) 的大作中提到:]
:你不是智商有问题就是人坏,或者二者兼有。你去公安局作为相关方做笔录,也得签
字确认谈话内容。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hu Aug 23 17:12:04 2018, 美东) 提到:

我的看法是悲观得很。需要做到行政不能干预司法。

[在  bbarry (北京小白) 的大作中提到:]
:关注这个案子很久了,朱令还能昭雪吗???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hu Aug 23 17:13:42 2018, 美东) 提到:

既然你这么说,那你给我做一个贝志诚有嫌疑的逻辑推理,让我看看你强有力的逻辑推
理?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他逻辑思维的确不怎么样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hu Aug 23 17:19:23 2018, 美东) 提到:

这个一直就是孙维的策略啊,所谓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儿么。

水军精分得很,一方面口口声声说自己认为孙维说最大嫌疑人,一方面自己说的话都是
从孙维不是嫌疑人出发。

我所以还在心平气和的说,不过是给不明真相的人做个讲述,大家看了也就明白是怎么
回事了。

[在  bbarry (北京小白) 的大作中提到:]
:把水搅浑,蛇蝎女人此世不报,不怕来世下地域吗??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hu Aug 23 17:48:26 2018, 美东) 提到:

你先回答我我这么翻译你关于防火的比喻对不对。

然后你再说我哪点先假设孙维是罪犯了?

1.朱令是铊中毒.
2.朱令不是一次中毒
3.朱令不是被随机投毒,排除陌生人作案
4.投毒之人和朱令是熟人
5.孙维熟悉铊的毒性,知道铊中毒症状,解毒方法.

因为孙维可以接触到铊是事实,就不需要你来澄清了。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我说得是孙维是嫌疑犯,未必是罪犯。不像你,经常先假设孙维是罪犯,然后证明孙
维是罪犯。
:也可以是药品管理不严,所以不该买到铊的买到了铊。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Fri Aug 24 14:16:06 2018, 美东) 提到:

嘀嗒,如果你没有回答,那我就默认你承认我说的是事实了哈。还有那个防火的比喻,
你咋不吱声了呢?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你先回答我我这么翻译你关于防火的比喻对不对。
:然后你再说我哪点先假设孙维是罪犯了?
:1.朱令是铊中毒.
:因为孙维可以接触到铊是事实,就不需要你来澄清了。
:维是罪犯。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Wed Sep 12 11:02:21 2018, 美东) 提到:

有人说贝志城救了人,所以他不是凶手。我就拿了那个救人的北大凶手来反驳。北大这
个良心发现,主动坦白,当然就破了,严格讲也没有破案过程。朱令那个是第一起,凶
手没有坦白,警方介入又晚了,就没破。

至于什么唯一嫌疑人,那是贝志城说的。


【 在 sneak1999(麻古你) 的大作中提到: 】
<br>: 那请问北大投毒犯抓住了没有?为什么同样的校园投毒案清华这个到现在还没有
抓人?
<br>: 贝志诚被抓进去了?他需要去互联网问朱令得了什么病?当年进了局子里可是孙
维在嫌
<br>: 疑人上签了字的。而且她是作为唯一嫌疑人,你不会不懂唯一是什么意思。
<br>: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br>: :北大一个同性恋,用铊把自己两个室友给毒了,然后又把这两个人从死神中救
回来了
<br>: ,你能解释吗?
<br>



☆─────────────────────────────────────☆

  tiglucy (蓝天的云) 于 (Wed Sep 12 17:07:24 2018, 美东) 提到:


案件发生后到现在,贝志城第一批挺身而出,20几年来,也一直站在最前沿。

20几年来,每每网络舆论渐渐落寞的时候,贝志城所作所为让网络重新恢复关注这个案
件。有这么光明磊落不知死活的凶手吗?贝志城给予朱令后继的治疗莫大帮助和给予朱
令父母莫大安慰的君子行径,已经不是一般同学可以做到,全班只有他一人!


评论陌生人不能诛心,尤其网络中,但很多时候,你不得不问自己:无逻辑的颠倒黑白
仅仅是为了标新立异凸显与众不同?他们的是愚蠢还是阴毒?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hu Sep 13 03:01:55 2018, 美东) 提到:

还是那句话,贝志诚的嫌疑不小

一个可能性就是,类似他的北大学弟,投了铊毒后看到受害者的惨状,良心发现,想救
受害者。只不过不愿意象他的北大学弟一样坦白,就上演了有漏洞的互联网救人的闹剧。

【 在 tiglucy (蓝天的云) 的大作中提到: 】
: 案件发生后到现在,贝志城第一批挺身而出,20几年来,也一直站在最前沿。
: 20几年来,每每网络舆论渐渐落寞的时候,贝志城所作所为让网络重新恢复关注这个案
: 件。有这么光明磊落不知死活的凶手吗?贝志城给予朱令后继的治疗莫大帮助和给予朱
: 令父母莫大安慰的君子行径,已经不是一般同学可以做到,全班只有他一人!
: 评论陌生人不能诛心,尤其网络中,但很多时候,你不得不问自己:无逻辑的颠倒黑白
: 仅仅是为了标新立异凸显与众不同?他们的是愚蠢还是阴毒?






☆─────────────────────────────────────☆

  tiglucy (蓝天的云) 于 (Thu Sep 13 03:58:34 2018, 美东) 提到:

这个案子,网上能找到的最原始的资料就是天涯的一个长贴,大概10年前左右。

那个帖子里有所有当事人的真身和马甲发言。

我看那个贴子之前只知道有个女孩子莫名中毒,结局非常悲惨,其他的什么都不了解,
我不是中立,是空白。


那个帖子很长,我看到半夜,翻到最后一页已经快黎明了。

我没有证据佐证的判断,但我心里🈶️结果了,我现在还记得当时后背发凉。水有
这么深,人性能如此阴毒!!


凡对文字笔触有点点基本功力的人,都去看完这个帖子,如果那个帖子还存在的话,不
难得出自己判断!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Fri Sep 14 11:00:35 2018, 美东) 提到:

严格来讲,北大的那个良心发现,不能推出给朱令投毒的凶手良心发现。因为你不能由
于贝志诚可能怎么怎么样(比如你转的石毓智的那篇文章全都是贝志诚可能如何如何)
来断定他是嫌疑人,何况这里你就已经认定贝志诚是凶手了,这是不对的。

唯一嫌疑人是警察定的,孙维声明里明明白白说只有孙维本尊被请进去喝茶八个小时,
并且签字画押承认自己嫌疑人身份的。当然就算贝志诚说的,我也没有觉得他说错了。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有人说贝志城救了人,所以他不是凶手。我就拿了那个救人的北大凶手来反驳。北大
这个良心发现,主动坦白,当然就破了,严格讲也没有破案过程。朱令那个是第一起,
凶手没有坦白,警方介入又晚了,就没破。
:至于什么唯一嫌疑人,那是贝志城说的。
:<br>: 那请问北大投毒犯抓住了没有?为什么同样的校园投毒案清华这个到
现在还没有抓人?
:<br>: 贝志诚被抓进去了?他需要去互联网问朱令得了什么病?当年进了局
子里可是孙维在嫌
:<br>: 疑人上签了字的。而且她是作为唯一嫌疑人,你不会不懂唯一是什么
意思。
:<br>: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br>: :北大一个同性恋,用铊把自己两个室友给毒了,然后又把这两个人从
死神中救
:回来了
:<br>: ,你能解释吗?
:<br>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Fri Sep 14 15:42:00 2018, 美东) 提到:

我从来没有说贝志诚或者朱令案的凶手肯定也良心发现了。

唯一嫌疑人是贝志诚说的,官方从来没说。孙维说自己被请去问讯,她没说自己是唯一
的一个。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严格来讲,北大的那个良心发现,不能推出给朱令投毒的凶手良心发现。因为你不能由
: 于贝志诚可能怎么怎么样(比如你转的石毓智的那篇文章全都是贝志诚可能如何如何)
: 来断定他是嫌疑人,何况这里你就已经认定贝志诚是凶手了,这是不对的。
: 唯一嫌疑人是警察定的,孙维声明里明明白白说只有孙维本尊被请进去喝茶八个小时,
: 并且签字画押承认自己嫌疑人身份的。当然就算贝志诚说的,我也没有觉得他说错了。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这个良心发现,主动坦白,当然就破了,严格讲也没有破案过程。朱令那个是第一起,
: 凶手没有坦白,警方介入又晚了,就没破。
: 现在还没有抓人?
: 子里可是孙维在嫌
: ...................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Fri Sep 14 16:18:59 2018, 美东) 提到:

警察没有请其他任何人去喝茶吧?这个就算不说是唯一难道还有其他解释?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我从来没有说贝志诚或者朱令案的凶手肯定也良心发现了。
:唯一嫌疑人是贝志诚说的,官方从来没说。孙维说自己被请去问讯,她没说自己是唯
一的一个。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at Sep 15 08:13:35 2018, 美东) 提到:


给个证明:警方没有请其他人去喝茶


根据我对你的思维水平的了解,你应该是这么证明的


前提:贝志诚说了孙维是唯一嫌疑人

前提:警方应该是只请嫌疑人喝茶

小结论:警方只请孙维喝茶了

大结论:孙维是唯一嫌疑人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警察没有请其他任何人去喝茶吧?这个就算不说是唯一难道还有其他解释?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一的一个。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un Sep 16 16:24:00 2018, 美东) 提到:

真请了的话孙维在那份《孙维声明》里会只字不提?就是知道你会提贝志诚,我引述的
时候只说了孙维声明。

而且的而且,朱令父亲自己说公安告诉他已经锁定目标,马上准备短兵相接。你还要告
诉我公安锁定了多少个目标?是不是要把朱令父母都算进去?

虽然我不想驳斥你的话,但是你的结论没有错。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给个证明:警方没有请其他人去喝茶
:根据我对你的思维水平的了解,你应该是这么证明的
:前提:贝志诚说了孙维是唯一嫌疑人
:前提:警方应该是只请嫌疑人喝茶
:小结论:警方只请孙维喝茶了
:大结论:孙维是唯一嫌疑人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un Sep 16 17:06:50 2018, 美东) 提到: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真请了的话孙维在那份《孙维声明》里会只字不提?就是知道你会提贝志诚,我引述的
: 时候只说了孙维声明。


你真让人笑掉大牙。孙维不是警方,警方请了什么人,孙维都知道?更不用说孙维根本
没必要说警方请了其他什么人。


还是那句话,给个证明,警方仅仅请了孙维喝茶。


: 而且的而且,朱令父亲自己说公安告诉他已经锁定目标,马上准备短兵相接。你还要告
: 诉我公安锁定了多少个目标?是不是要把朱令父母都算进去?


咱先不说你是否理解的对

锁定目标,不等于那个目标就是唯一嫌疑人

在锁定目标前,到底请了多少人喝茶,除非警方公布,否则根本无从知道。

更不用说警方可能看花了眼,把真凶忽略了 --- 这种事情屡见不鲜


: 虽然我不想驳斥你的话,但是你的结论没有错。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un Sep 16 18:23:59 2018, 美东) 提到:

就等着你这么说呢。

当年朱令父母上书国家领导人要求重启调查,马上孙维就知道了,这个也是孙维声明里
说的,为什么孙维会知道?就好比我给版主大人您发私信,结果被某个我向你告状的ID
给知道了,你也知道为什么吧?

至于请了多少人,北京公安长微博已经说了,130余相关人员。朱令的民乐团队友也被
问过话,他们的回忆片段里有。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真让人笑掉大牙。孙维不是警方,警方请了什么人,孙维都知道?更不用说孙维根
本没必要说警方请了其他什么人。
:还是那句话,给个证明,警方仅仅请了孙维喝茶。
:咱先不说你是否理解的对
:锁定目标,不等于那个目标就是唯一嫌疑人
:在锁定目标前,到底请了多少人喝茶,除非警方公布,否则根本无从知道。
:更不用说警方可能看花了眼,把真凶忽略了 --- 这种事情屡见不鲜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Sun Sep 16 21:03:30 2018, 美东) 提到:

当你用“私信”做比喻的时候,你已经一口咬定朱令父母也是秘密上书国家领导人要求
重启调查了。如果你无法证明那是“私信”(比如上书同时,还对外公布了),你就一
边凉快去吧。

而且,即便孙维可以通过内部知道,你还是得证明孙维是“唯一”被请喝茶的。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就等着你这么说呢。
: 当年朱令父母上书国家领导人要求重启调查,马上孙维就知道了,这个也是孙维声明里
: 说的,为什么孙维会知道?就好比我给版主大人您发私信,结果被某个我向你告状的
ID
: 给知道了,你也知道为什么吧?
: 至于请了多少人,北京公安长微博已经说了,130余相关人员。朱令的民乐团队友也被
: 问过话,他们的回忆片段里有。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本没必要说警方请了其他什么人。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Sun Sep 16 23:47:38 2018, 美东) 提到:

当然上书给某个领导人又不是写的公开信。你觉得了你给某个人写信还广而告之吗?特
别是这种事情。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当你用“私信”做比喻的时候,你已经一口咬定朱令父母也是秘密上书国家领导人要
求重启调查了。如果你无法证明那是“私信”(比如上书同时,还对外公布了),你就
一边凉快去吧。
:而且,即便孙维可以通过内部知道,你还是得证明孙维是“唯一”被请喝茶的。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Mon Sep 17 07:23:13 2018, 美东) 提到:

你得去证明朱令的父母写了信后,根本没有向外界透露过,而且孙维“马上”就知道了


你的原话:

-----------------------------------
当年朱令父母上书国家领导人要求重启调查,马上孙维就知道了,这个也是孙维声明里
说的,为什么孙维会知道?
------------------------------------


比如,你可以贴出孙维声明的某个段落 ,来证明孙维“马上”就知道了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当然上书给某个领导人又不是写的公开信。你觉得了你给某个人写信还广而告之吗?特
: 别是这种事情。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求重启调查了。如果你无法证明那是“私信”(比如上书同时,还对外公布了),你就
: 一边凉快去吧。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Mon Sep 17 17:34:00 2018, 美东) 提到:

这个需要什么证明?你要是举报了哪个贪官污吏,你还满世界宣传?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得去证明朱令的父母写了信后,根本没有向外界透露过,而且孙维“马上”就知道了
:你的原话:
:当年朱令父母上书国家领导人要求重启调查,马上孙维就知道了,这个也是孙维声明
里说的,为什么孙维会知道?
:比如,你可以贴出孙维声明的某个段落 ,来证明孙维“马上”就知道了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Mon Sep 17 20:05:34 2018, 美东) 提到:


你证明不了你自己说的

你就这水平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需要什么证明?你要是举报了哪个贪官污吏,你还满世界宣传?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里说的,为什么孙维会知道?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Mon Sep 17 21:26:14 2018, 美东) 提到:


这个还用证明,就是嘴基本的常识。常识的意思不需要解释吧?你除了无数次贬低我的
水平之外拿出什么有水平的东西来了?

说说看朱令几次中毒?铊中毒的事情你到现在都没拎清。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证明不了你自己说的
:你就这水平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Mon Sep 17 22:11:22 2018, 美东) 提到:

你的原话,给证明一下,别告诉我全都是“常识”



-----------------------------------
当年朱令父母上书国家领导人要求重启调查,马上孙维就知道了,这个也是孙维声明里
说的,为什么孙维会知道?
------------------------------------


你自己说的,死活证明不了,就全归“常识”了。

其实说白了,就是你在撒谎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还用证明,就是嘴基本的常识。常识的意思不需要解释吧?你除了无数次贬低我的
: 水平之外拿出什么有水平的东西来了?
: 说说看朱令几次中毒?铊中毒的事情你到现在都没拎清。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Mon Sep 17 22:22:04 2018, 美东) 提到:

真是跟你拎不清。
你就不要玩儿这种文字游戏了好不好?
就算不是马上知道,孙维还是知道了,凭什么?这种事情换作你你会满世界宣传你给国
家领导人上书要求继续调查?

你可以为孙维辩护,但是不能不讲道理!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的原话,给证明一下,别告诉我全都是“常识”
:当年朱令父母上书国家领导人要求重启调查,马上孙维就知道了,这个也是孙维声明
里说的,为什么孙维会知道?
:你自己说的,死活证明不了,就全归“常识”了。
:其实说白了,就是你在撒谎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ue Sep 18 03:23:19 2018, 美东) 提到:


不是我在玩文字游戏

而是你在信口开河,随意撒谎 (否则证明一下你自己说的)

你撒完谎后还特有理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真是跟你拎不清。
: 你就不要玩儿这种文字游戏了好不好?
: 就算不是马上知道,孙维还是知道了,凭什么?这种事情换作你你会满世界宣传你给国
: 家领导人上书要求继续调查?
: 你可以为孙维辩护,但是不能不讲道理!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里说的,为什么孙维会知道?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ue Sep 18 04:43:09 2018, 美东) 提到:

你指出我哪里撒谎信口开河了?!!

朱令父母上书凭什么孙维会知道?你告诉我啊?凭什么孙维会知道!?!凭什么?

我请你表现得有尊严一点儿,不要胡搅蛮缠。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不是我在玩文字游戏
:而是你在信口开河,随意撒谎 (否则证明一下你自己说的)
:你撒完谎后还特有理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ue Sep 18 07:35:48 2018, 美东) 提到:



你的原话:
---------------

-----------------------------------
当年朱令父母上书国家领导人要求重启调查,马上孙维就知道了,这个也是孙维声明里
说的,为什么孙维会知道?
------------------------------------



你把孙维声明的原话拿出来,让大家看看是不是“马上就知道了”,从而见识一下你是
怎么信口开河的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指出我哪里撒谎信口开河了?!!
: 朱令父母上书凭什么孙维会知道?你告诉我啊?凭什么孙维会知道!?!凭什么?
: 我请你表现得有尊严一点儿,不要胡搅蛮缠。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youngboycute (cuteboy) 于 (Tue Sep 18 08:19:57 2018, 美东) 提到:

如果是贝,贝投毒的动机是什么?
有没有个交代?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 当你用“私信”做比喻的时候,你已经一口咬定朱令父母也是秘密上书国家领导人要求
: 重启调查了。如果你无法证明那是“私信”(比如上书同时,还对外公布了),你就一
: 边凉快去吧。
: 而且,即便孙维可以通过内部知道,你还是得证明孙维是“唯一”被请喝茶的。
: ID







☆─────────────────────────────────────☆

  lovesunny123 (lovesunny123) 于 (Tue Sep 18 08:20:30 2018, 美东) 提到:

贝志诚水军造谣从来不眨眼




☆─────────────────────────────────────☆

  huaheshang (花和尚) 于 (Tue Sep 18 12:43:16 2018, 美东) 提到:

没深入追过这个案子,大约知道一点。这个帖子倒是看全了。 从逻辑推理的角度,滴
答很冷静,推理靠证据。 Flyingfreewu 善良,嫉恶如仇,想帮苦主申冤,但是想当然
的推论太多,很多推论不具排他性。孙显然是目前所有间接证据里嫌疑最大的,但是无
法凭这点就说她一定是啊。 万一罪犯没有被列为嫌疑人呢?

Flyingfreewu所列情况如下:

1.朱令是铊中毒.—-- 100%确认。

2.朱令不是一次中毒 --  确认,两次
3.朱令不是被随机投毒,排除陌生人作案,--- 非随机投毒超大概率正确,但是不能完
全排除随机投毒和误服。排除陌生人作案是非随机投毒的推论,不是已经证实。
4.投毒之人和朱令是熟人---- 大概率。 这里排除陌生人作案和熟人作案几乎就是一回
事。
2,3和4 比较绕。 但是推断有问题。正确顺序是 两次中毒 的事实 --> 推论:非随机
投毒---> 推论: 排除陌生人作案---> 推出熟人作案。 这个过程里,推论的假设是两
次中毒都是同一个人或者同一伙人投毒。问题是,如果不是同一个/一伙人投毒呢? 无
法证实是否两次中毒是不同的人投毒?

5.孙维熟悉铊的毒性,知道铊中毒症状,解毒方法. ---- 推理, 没有看到直接证据

北京公安长微博 ---- 确认中毒,认定投毒犯罪发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嫌疑人有罪。
没有指明毒源
国家教委公文  -----  管理不严是主要原因。毒源认定只有刑侦单位能予以确定
记者吴虹飞的报道—报道中毒事件,指向性明确。
朱令母亲的话---  合理怀疑,证据不足。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ue Sep 18 15:37:35 2018, 美东) 提到:

你不是就是纠缠于这个“马上“两个字么?就算没有马上这两个字,孙维也是知道了,
凭什么她会知道?你告诉我!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的原话:
:当年朱令父母上书国家领导人要求重启调查,马上孙维就知道了,这个也是孙维声明
里说的,为什么孙维会知道?
:你把孙维声明的原话拿出来,让大家看看是不是“马上就知道了”,从而见识一下你
是怎么信口开河的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ue Sep 18 15:43:07 2018, 美东) 提到:

你除了贼喊捉贼之外,另外一大特色就是除了人话其他什么话都说。

既然你数次提到水军这个词,那么我们就来发个誓好了:

水军发帖死全家,拿钱发帖死全家,任何人(这里貌似就局限于孙维和贝志诚,这么限
定你没有意见吧?)亲友团发帖死全家!

就问你敢不敢,lovesunny123?!

有种就发个誓再说话,没种就闭嘴!

[在  lovesunny123 (lovesunny123) 的大作中提到:]
:贝志诚水军造谣从来不眨眼
:☆ 发自 iPhone 买买提 1.24.07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ue Sep 18 15:56:37 2018, 美东) 提到:

建议你看看其他信息,网上很多,我也转了几个在本版。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之前对此事
只是略有耳闻,直到2013年大辩论的时候读了很多帖子,才对此事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

在我继续我的话之前我想告诉你的是如果孙维真是无辜之人,那么她要做的就是向警方
要求公布调查报告,而不是在网上管网友要证据。更何况现在替孙维辩护的ID几乎一致
的去指证贝志诚是嫌疑人。你觉得这符合常理?

[在  huaheshang (花和尚) 的大作中提到:]
:没深入追过这个案子,大约知道一点。这个帖子倒是看全了。 从逻辑推理的角度,滴
:答很冷静,推理靠证据。 Flyingfreewu 善良,嫉恶如仇,想帮苦主申冤,但是想当
然的推论太多,很多推论不具排他性。孙显然是目前所有间接证据里嫌疑最大的,但是
无法凭这点就说她一定是啊。 万一罪犯没有被列为嫌疑人呢?
:Flyingfreewu所列情况如下:
:1.朱令是铊中毒.—-- 100%确认。
:北京公安长微博 ---- 确认中毒,认定投毒犯罪发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嫌疑人有罪
。没有指明毒源
:国家教委公文  -----  管理不严是主要原因。毒源认定只有刑侦单位能予以确定
:记者吴虹飞的报道—报道中毒事件,指向性明确。
:朱令母亲的话---  合理怀疑,证据不足。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ue Sep 18 16:08:51 2018, 美东) 提到:

朱令父母是1997年初上书中央,孙维声明发表于2005年底,中间间隔了将近9年。9年肯
定算不上“马上”。至于具体什么时候孙维知道的,声明里没说,你的所谓“马上”完
全是信口开河。

你要证明的,是孙维通过非常途径知道了朱令父母上书,所以需要通过证明排除一般的
途径,比如朱令父母或者朱令的舅舅在和孙维打交道的时候,正告了孙维(比如,我们
把你告了,咱走着瞧...) ;或者告知了其他人,而其他人捅了出去。你排除不了,仍
然信口开河,和你的逻辑思维水平差是吻合的。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不是就是纠缠于这个“马上“两个字么?就算没有马上这两个字,孙维也是知道了,
: 凭什么她会知道?你告诉我!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里说的,为什么孙维会知道?
: 是怎么信口开河的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ue Sep 18 16:25:26 2018, 美东) 提到:

你不要告诉我孙维是在2005年才知道的。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朱令父母是1997年初上书中央,孙维声明发表于2005年底,中间间隔了将近9年。9年
肯定算不上“马上”。至于具体什么时候孙维知道的,声明里没说,你的所谓“马上”
完全是信口开河。
:你要证明的,是孙维通过非常途径知道了朱令父母上书,所以需要通过证明排除一般
的途径,比如朱令父母或者朱令的舅舅在和孙维打交道的时候,正告了孙维(比如,我
们把你告了,咱走着瞧...) ;或者告知了其他人,而其他人捅了出去。你排除不了,仍
:然信口开河,和你的逻辑思维水平差是吻合的。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ue Sep 18 17:31:53 2018, 美东) 提到:

我没说孙维到了2005年底才知道
我只是说,从孙维声明里是无从知道她什么时候知道的


是你说的孙维“马上”就知道了,而且写进了孙维声明里,那你说说,孙维声明那句话
说了?



你就是一而再地信口开河,最后证明不了自己说的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不要告诉我孙维是在2005年才知道的。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肯定算不上“马上”。至于具体什么时候孙维知道的,声明里没说,你的所谓“马上”
: 完全是信口开河。
: 的途径,比如朱令父母或者朱令的舅舅在和孙维打交道的时候,正告了孙维(比如,我
: 们把你告了,咱走着瞧...) ;或者告知了其他人,而其他人捅了出去。你排除不了
,仍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ue Sep 18 17:40:09 2018, 美东) 提到:

那你觉得她应该什么时候知道?

所以不该她知道的事情她竟然会知道,你觉得哪里出了问题?


还有你能不能除了玩儿文字游戏之外能不能讲出一些道理来?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我没说孙维到了2005年底才知道
:我只是说,从孙维声明里是无从知道她什么时候知道的
:是你说的孙维“马上”就知道了,而且写进了孙维声明里,那你说说,孙维声明那句
话说了?
:你就是一而再地信口开河,最后证明不了自己说的
:,仍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ue Sep 18 18:06:01 2018, 美东) 提到:

是你一口咬定孙维马上就知道了,你立论,你证明


另外,你说孙维声明里讲了,到底哪句话啊?


你能不能诚实一点?别撒谎了,撒完谎又没法圆,就满地打滚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你觉得她应该什么时候知道?
: 所以不该她知道的事情她竟然会知道,你觉得哪里出了问题?
: 还有你能不能除了玩儿文字游戏之外能不能讲出一些道理来?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话说了?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ue Sep 18 18:16:18 2018, 美东) 提到:

我都跟你说了,不要玩儿文字游戏。我现在把“马上”两个字去掉,就只是说孙维知道
了朱令父母上书的事情。我就想问为什么,凭什么孙维会知道?!

你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你纠缠于几个字眼儿有什么意思?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是你一口咬定孙维马上就知道了,你立论,你证明
:另外,你说孙维声明里讲了,到底哪句话啊?
:你能不能诚实一点?别撒谎了,撒完谎又没法圆,就满地打滚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ue Sep 18 18:31:12 2018, 美东) 提到:

把“马上”去掉后,你的质疑就大大失去打击力了

时间越长,孙维一家通过正常渠道知道这事的可能就越大



还是那句话,你必须把很多情况都排除掉

比如朱令亲戚把上书的事情以不同方式有意无意告知了孙维


你排除不掉,就不用说是了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都跟你说了,不要玩儿文字游戏。我现在把“马上”两个字去掉,就只是说孙维知道
: 了朱令父母上书的事情。我就想问为什么,凭什么孙维会知道?!
: 你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 你纠缠于几个字眼儿有什么意思?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ue Sep 18 18:41:34 2018, 美东) 提到:

孙维连什么渠道都不说,她可是记忆力好得很呢。为什么选择性这么强?

那么多情况都可以排除贝志诚的嫌疑,那么多的情况都可以更有力的支持孙维是嫌疑人
,,你都完全视而不见,,现在你也知道说我需要把很多情况排除掉,为什么你在这方
面双重标准?!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把“马上”去掉后,你的质疑就大大失去打击力了
:时间越长,孙维一家通过正常渠道知道这事的可能就越大
:还是那句话,你必须把很多情况都排除掉
:比如朱令亲戚把上书的事情以不同方式有意无意告知了孙维
:你排除不掉,就不用说是了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ue Sep 18 20:45:25 2018, 美东) 提到:

你自己立论,你自己需要去证明

问题就是,你排除不了,你的很多结论都是建立在一厢情愿的假设上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孙维连什么渠道都不说,她可是记忆力好得很呢。为什么选择性这么强?
: 那么多情况都可以排除贝志诚的嫌疑,那么多的情况都可以更有力的支持孙维是嫌疑人
: ,,你都完全视而不见,,现在你也知道说我需要把很多情况排除掉,为什么你在这方
: 面双重标准?!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ue Sep 18 20:47:57 2018, 美东) 提到:

还是那句话,贝志诚的嫌疑很大



凶手可能是孙维,也可能是贝志诚,也可能是第三人



【 在 tiglucy (蓝天的云) 的大作中提到: 】
: 案件发生后到现在,贝志城第一批挺身而出,20几年来,也一直站在最前沿。
: 20几年来,每每网络舆论渐渐落寞的时候,贝志城所作所为让网络重新恢复关注这个案
: 件。有这么光明磊落不知死活的凶手吗?贝志城给予朱令后继的治疗莫大帮助和给予朱
: 令父母莫大安慰的君子行径,已经不是一般同学可以做到,全班只有他一人!
: 评论陌生人不能诛心,尤其网络中,但很多时候,你不得不问自己:无逻辑的颠倒黑白
: 仅仅是为了标新立异凸显与众不同?他们的是愚蠢还是阴毒?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ue Sep 18 20:50:14 2018, 美东) 提到:

比如追求不成 恼羞成怒

这个动机比什么为了争夺乐器演奏权靠谱多了


当然,你可以指责我是瞎猜

其实,有关孙维动机的分析也都是瞎猜



【 在 youngboycute (cuteboy)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是贝,贝投毒的动机是什么?
: 有没有个交代?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ue Sep 18 22:57:00 2018, 美东) 提到:

你在那儿和我玩儿文字游戏,然后你让我去证明,这不是在辩论,讲道理,而是顾左右
而言他。

朱令父母上书的事情做为受害者一方知道的人越少越对自己有利,这还需要如何证明?
最简单的比喻就是法庭上原告的很多材料提前被被告弄到手了,这合理吗?

所以孙维不应该知道的信息凭什么她会知道?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自己立论,你自己需要去证明
:问题就是,你排除不了,你的很多结论都是建立在一厢情愿的假设上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ue Sep 18 23:15:30 2018, 美东) 提到:

乐器的事情大概你到现在都没有了解。

1.孙维一直都是和朱令去上乐器课,并且互相占座的,结果后来有一次朱令去晚了而孙
维并没有替她占座。孙维说法是朱令已经很厉害不需要坐前面听讲。

2.孙维是朱令推荐去民乐队的,孙维学的是中阮。下面的话我是转述朱令民乐团队友的
话,相关信息网上有。朱令学的乐器反正不是古筝就是古琴,就是独奏的那种。中阮属
于合奏的,本来不玩儿中阮的朱令很快就学会了中阮,并且参加了民乐团的合奏。按照
民乐团队友的说法是此前让人胆战心惊的中阮伴奏因为朱令加入的缘故对所有队员变成
了一种享受。有其他信息佐证孙维由此推出民乐团。
欢迎质疑,不过窃以为这个比你说的追求不成恼羞成怒要靠谱很多哈。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比如追求不成 恼羞成怒
:这个动机比什么为了争夺乐器演奏权靠谱多了
:当然,你可以指责我是瞎猜
:其实,有关孙维动机的分析也都是瞎猜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ue Sep 18 23:18:35 2018, 美东) 提到:

贝志诚的嫌疑再大也大不过孙维的室友,更不用说孙维本尊了。第三人比较有新意哈,
你看方舟子都把童宇峰列为嫌疑人了,你也可以把童宇峰列为这第三人。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还是那句话,贝志诚的嫌疑很大
:凶手可能是孙维,也可能是贝志诚,也可能是第三人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ue Sep 18 23:46:42 2018, 美东) 提到:

你把次序搞错了

是你先立论

你的原话:

-----------------------------------
当年朱令父母上书国家领导人要求重启调查,马上孙维就知道了,这个也是孙维声明里
说的,为什么孙维会知道?
------------------------------------

我要求你去证明你说的。你证明不了,然后就满地打滚说我顾左右而言他。


朱令父母上书,凭什么就需要“知道的人越少越对自己有利”?实际上,知道的人多了
,关注的人多了,可能还是好事吧?

你那个“简单的比喻”让人笑掉大牙。法庭上原告控告被告的诉讼文本和技术文件,是
需要“提前”告知被告律师的,以便被告方能够准备。

你不仅逻辑思维差,相关知识也极其欠缺。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在那儿和我玩儿文字游戏,然后你让我去证明,这不是在辩论,讲道理,而是顾左右
: 而言他。
: 朱令父母上书的事情做为受害者一方知道的人越少越对自己有利,这还需要如何证明?
: 最简单的比喻就是法庭上原告的很多材料提前被被告弄到手了,这合理吗?
: 所以孙维不应该知道的信息凭什么她会知道?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ue Sep 18 23:53:42 2018, 美东) 提到:

你那个第一点说明不了问题。先不说是不是造谣,没给占座,所以就是她投的毒?

至于第二点,我实在懒得和你废话,直接拷贝方舟子的

朱令的特长是古琴独奏,而孙维学的是中阮伴奏,乐器不同,二者是不构成竞争的。朱
令也参加中阮伴奏,孙维对此的说法是:“民乐合奏的时候几个中阮是一起 上台的,
不分主次,更谈不上争上台机会。我记得有一次清华民乐队代表学校参加一个比赛,朱
令和我们另外的中阮是一起上的台,这些都有民乐队演出的照片和录 像为证。”我问
了练民乐的人,孙维的说法是有说服力的。张捷说有演出录像,大概就是孙维说的两人
同台的录像,能说明什么问题呢?

  贝志诚的说法是,12月9日清华民乐队首次在北京音乐厅演出,孙维为不让朱令上
台,所以在演出前夕投毒,而朱令忍住疼痛坚持演出。问题是孙维此前已因学业退出了
民乐队,即使朱令上不了台,她也没有机会上台,她去毒害朱令干什么,为别人创造机
会吗?

  能构成竞争关系的是水平相当的对手。在民乐方面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孙
维是朱令介绍进民乐队的,进了才开始学中阮,只是入门级,而朱令是专业级的,即使
朱令登不了台,也轮不到孙维当替补。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乐器的事情大概你到现在都没有了解。
: 1.孙维一直都是和朱令去上乐器课,并且互相占座的,结果后来有一次朱令去晚了而孙
: 维并没有替她占座。孙维说法是朱令已经很厉害不需要坐前面听讲。
: 2.孙维是朱令推荐去民乐队的,孙维学的是中阮。下面的话我是转述朱令民乐团队友的
: 话,相关信息网上有。朱令学的乐器反正不是古筝就是古琴,就是独奏的那种。中阮属
: 于合奏的,本来不玩儿中阮的朱令很快就学会了中阮,并且参加了民乐团的合奏。按照
: 民乐团队友的说法是此前让人胆战心惊的中阮伴奏因为朱令加入的缘故对所有队员变成
: 了一种享受。有其他信息佐证孙维由此推出民乐团。
: 欢迎质疑,不过窃以为这个比你说的追求不成恼羞成怒要靠谱很多哈。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Wed Sep 19 00:17:23 2018, 美东) 提到:

你不是说动机么,既然你也承认自己在瞎猜,那我这个有事实的“瞎猜”怎么在你这里
就怎么都不行?

拜托现在你说的是动机,我也是只针对动机。所以先别说那么远。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那个第一点说明不了问题。先不说是不是造谣,没给占座,所以就是她投的毒?
:至于第二点,我实在懒得和你废话,直接拷贝方舟子的
:朱令的特长是古琴独奏,而孙维学的是中阮伴奏,乐器不同,二者是不构成竞争的。
朱令也参加中阮伴奏,孙维对此的说法是:“民乐合奏的时候几个中阮是一起 上台的,
:不分主次,更谈不上争上台机会。我记得有一次清华民乐队代表学校参加一个比赛,
朱令和我们另外的中阮是一起上的台,这些都有民乐队演出的照片和录 像为证。”我问
:了练民乐的人,孙维的说法是有说服力的。张捷说有演出录像,大概就是孙维说的两
人同台的录像,能说明什么问题呢?
:  贝志诚的说法是,12月9日清华民乐队首次在北京音乐厅演出,孙维为不让朱令上
:台,所以在演出前夕投毒,而朱令忍住疼痛坚持演出。问题是孙维此前已因学业退出
了民乐队,即使朱令上不了台,她也没有机会上台,她去毒害朱令干什么,为别人创造
机会吗?
:  能构成竞争关系的是水平相当的对手。在民乐方面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孙维是朱令介绍进民乐队的,进了才开始学中阮,只是入门级,而朱令是专业级的,即
使朱令登不了台,也轮不到孙维当替补。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Wed Sep 19 00:20:43 2018, 美东) 提到:

因为我仅仅是说孙维和贝志诚有嫌疑,所以我只需要证明他们有嫌疑


你一口咬定孙维就是凶手,那你去证明她是凶手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不是说动机么,既然你也承认自己在瞎猜,那我这个有事实的“瞎猜”怎么在你这里
: 就怎么都不行?
: 拜托现在你说的是动机,我也是只针对动机。所以先别说那么远。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朱令也参加中阮伴奏,孙维对此的说法是:“民乐合奏的时候几个中阮是一起 上台
的,
: 朱令和我们另外的中阮是一起上的台,这些都有民乐队演出的照片和录 像为证。”
我问
: 人同台的录像,能说明什么问题呢?
: 了民乐队,即使朱令上不了台,她也没有机会上台,她去毒害朱令干什么,为别人创造
: 机会吗?
: 孙维是朱令介绍进民乐队的,进了才开始学中阮,只是入门级,而朱令是专业级的,即
: ...................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Wed Sep 19 00:22:16 2018, 美东) 提到:



你可真逗,知道的人越多越好?你是从火星来的?朱令父母就为了自己的女儿能够早日
伸冤,结果公安偷偷的把案给结了,而且是在连受害人都没有告诉的情况下。你还跟我
扯知道的人多是好事?

那孙维在她的声明里怎么还藏着掖着呢?

我都跟你说了就算去掉“马上”两个字,孙维知道朱令父母上书的事情也是不合道理的。

满地打滚的人是你吧。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你把次序搞错了
:是你先立论
:你的原话:
:当年朱令父母上书国家领导人要求重启调查,马上孙维就知道了,这个也是孙维声明
里说的,为什么孙维会知道?
:我要求你去证明你说的。你证明不了,然后就满地打滚说我顾左右而言他。
:朱令父母上书,凭什么就需要“知道的人越少越对自己有利”?实际上,知道的人多
了,关注的人多了,可能还是好事吧?
:你那个“简单的比喻”让人笑掉大牙。法庭上原告控告被告的诉讼文本和技术文件,
是需要“提前”告知被告律师的,以便被告方能够准备。
:你不仅逻辑思维差,相关知识也极其欠缺。



☆─────────────────────────────────────☆

  wgyeric (Eric) 于 (Wed Sep 19 00:53:53 2018, 美东) 提到:

re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Wed Sep 19 04:21:20 2018, 美东) 提到:

我先指出一点,朱令误服这一点公安当年就排除了,因为朱令本人并无任何可能接触到
铊。

[在  huaheshang (花和尚) 的大作中提到:]
:没深入追过这个案子,大约知道一点。这个帖子倒是看全了。 从逻辑推理的角度,滴
:答很冷静,推理靠证据。 Flyingfreewu 善良,嫉恶如仇,想帮苦主申冤,但是想当
然的推论太多,很多推论不具排他性。孙显然是目前所有间接证据里嫌疑最大的,但是
无法凭这点就说她一定是啊。 万一罪犯没有被列为嫌疑人呢?
:Flyingfreewu所列情况如下:
:1.朱令是铊中毒.—-- 100%确认。
:北京公安长微博 ---- 确认中毒,认定投毒犯罪发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嫌疑人有罪
。没有指明毒源
:国家教委公文  -----  管理不严是主要原因。毒源认定只有刑侦单位能予以确定
:记者吴虹飞的报道—报道中毒事件,指向性明确。
:朱令母亲的话---  合理怀疑,证据不足。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Wed Sep 19 20:29:43 2018, 美东) 提到:

问题就在于你一直在火星上撒泼打滚。


你的典型问题就是,立论基于一串的假设,只要有一个假设不成立,你那一套就是笑话
。也就你这样脑子一团浆糊的会有脸这么做。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可真逗,知道的人越多越好?你是从火星来的?朱令父母就为了自己的女儿能够早日
: 伸冤,结果公安偷偷的把案给结了,而且是在连受害人都没有告诉的情况下。你还跟我
: 扯知道的人多是好事?
: 那孙维在她的声明里怎么还藏着掖着呢?
: 我都跟你说了就算去掉“马上”两个字,孙维知道朱令父母上书的事情也是不合道理
的。
: 满地打滚的人是你吧。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里说的,为什么孙维会知道?
: 了,关注的人多了,可能还是好事吧?
: 是需要“提前”告知被告律师的,以便被告方能够准备。
: ...................





☆─────────────────────────────────────☆

  xuansu (xsu) 于 (Wed Sep 19 22:27:17 2018, 美东) 提到: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不知道谁在基于假设哈。至少我给出的东西都是有事实依据的,看看你给出了什么有
: 意义的东西出来?
: 你还跟我扯过朱令可能是老鼠药中毒,当你写下这几个字的时候,你有没有问过一下你
: 自己的良知?!!!
: 还有那个除了人话其他什么话都说的ID,你和它沆瀣一气,是不是你觉得你很有面子?
: 到底是谁在不要脸!?!
: 铊中毒的事情你翻来覆去打了自己多少次脸,还要我替你数么?还有朱令几次中毒,你
: 敢回答吗?
: 你可是事事都为孙维考虑,那么周到那么体贴,在下佩服得紧啊。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就先别问别人敢不敢回答你的问题了。有这个功夫去想想怎么说明白多次中毒积累至
体内铊含量远超致死量不死,但是只要一次中毒超过致死量就必然会死。你说不明白这
个逻辑死结,那么你那整个所谓推论都是胡扯。已经问了你几个星期了。怎么不敢回答
吗?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Wed Sep 19 22:40:40 2018, 美东) 提到:

呦,
你来啦?

我就不说你能把我如何?

我就是认定孙维是凶手你能奈我何?

很简单的事情啊,铊进入朱令体内又不是全都累积在她体内,这就是一个所谓的动态平
衡状态么。加上住院后朱令不再接触毒源,加上医生也做了一些救治措施,比如给朱令
换了八次血。正因为不是一次摄入的,加上在医院抢救,所以朱令坚持到最后拿到对症
的解药。即使这样,朱令也沉睡了几个月,到八月底才苏醒。

在你所谓的假设下,就是朱令没有得到任何救治,而她体内的铊含量已经超过致死量可
是她并没有死。你的假设本身不对。

还有什么疑问?咱们可以继续探讨,反正我觉得何你辩论对我还是有不少收获的,谢谢
啦!

[在  xuansu (xsu) 的大作中提到:]
:你就先别问别人敢不敢回答你的问题了。有这个功夫去想想怎么说明白多次中毒积累
至体内铊含量远超致死量不死,但是只要一次中毒超过致死量就必然会死。你说不明白
这个逻辑死结,那么你那整个所谓推论都是胡扯。已经问了你几个星期了。怎么不敢回
答吗?



☆─────────────────────────────────────☆

  xuansu (xsu) 于 (Wed Sep 19 22:45:59 2018, 美东) 提到: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呦,
: 你来啦?
: 我就不说你能把我如何?
: 我就是认定孙维是凶手你能奈我何?
: 很简单的事情啊,铊进入朱令体内又不是全都累积在她体内,这就是一个所谓的动态平
: 衡状态么。加上住院后朱令不再接触毒源,加上医生也做了一些救治措施,比如给朱令
: 换了八次血。正因为不是一次摄入的,加上在医院抢救,所以朱令坚持到最后拿到对症
: 的解药。即使这样,朱令也沉睡了几个月,到八月底才苏醒。
: 在你所谓的假设下,就是朱令没有得到任何救治,而她体内的铊含量已经超过致死量可
: 是她并没有死。你的假设本身不对。
: ...................


“铊进入朱令体内又不是全都累积在她体内”

你确定你脑子工作正常?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Wed Sep 19 23:45:31 2018, 美东) 提到:

那你脑子正常的给个解释呗。

[在  xuansu (xsu) 的大作中提到:]
:“铊进入朱令体内又不是全都累积在她体内”
:你确定你脑子工作正常?



☆─────────────────────────────────────☆

  xuansu (xsu) 于 (Thu Sep 20 17:07:36 2018, 美东) 提到: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你脑子正常的给个解释呗。
: [在  xuansu (xsu) 的大作中提到:]
: :“铊进入朱令体内又不是全都累积在她体内”
: :你确定你脑子工作正常?


我分析你自己长了牛一样的瘤胃,能把食物囫囵吞下去再慢慢反刍,所以以为正常人也
能吃了毒物但留着慢慢吸收。不然无法解释你怎么会说出铊进入朱令体内又不是全都累
积在她体内这种胡言乱语。

而且,陈震阳测量朱令体内铊含量用的是什么?是头发,血液,尿液,和其他体液。毒
素不先积累在体内,怎么能在这些方面表达出来?

当然,你的逻辑思维混乱早就众所周知了,所以你说胡话也很好理解。

但是,网上那个清华朱令被投毒案始末 (http://image.sciencenet.cn/olddata/kexue.com.cn/upload/blog/file/2010/3/201033113226569786.pdf) 里面明白写了,陈震阳测试后认为是急性中毒,极可能是一次大剂量的吞食( 第十二页上半页第二段) 。这么白纸黑字当事人自己说了
慊狗且ё∷凳嵌啻涡〖亮恐卸舅阍趺椿厥拢

当然,大家也都明白是为什么。如果你承认是一次服食大剂量铊的话,那么能下毒的人
和地点就多了。不能支持你认定是孙维下毒这个结论的证据你自然就要选择性无视的。

另外,陈震阳说他测量出的峰值是2000倍致死量。你解释一下,什么样的小剂量多次中
毒,能达到这种效果,但是朱令在体内毒素浓度达到这个峰值之前,比如在100倍,在
500倍,或者1000倍时却没有表现出病情加剧的症状。

而且,你又怎么解释在有朱令本人这个达到2000倍致死量不会短期致死的实例时,你还
认为一次服食这个剂量一定会短期致死?

你的回复里说这个假设有问题。的确有问题。但你还就是死抱着这个有问题的假设来进
行你的推论。不能不说,这是一种精神病人的偏执表现。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hu Sep 20 18:56:05 2018, 美东) 提到:

我就是不承认你能奈我何?不要再给我说什么意外中毒,你们怎么能如此没有人性和良
心?!!!

[在  xuansu (xsu) 的大作中提到:]
:我分析你自己长了牛一样的瘤胃,能把食物囫囵吞下去再慢慢反刍,所以以为正常人
也能吃了毒物但留着慢慢吸收。不然无法解释你怎么会说出铊进入朱令体内又不是全都
累积在她体内这种胡言乱语。
:而且,陈震阳测量朱令体内铊含量用的是什么?是头发,血液,尿液,和其他体液。
毒素不先积累在体内,怎么能在这些方面表达出来?
:当然,你的逻辑思维混乱早就众所周知了,所以你说胡话也很好理解。
:但是,网上那个清华朱令被投毒案始末 (http://image.sciencenet.cn/olddata/kexue.com.cn/upload/blog/file/2010/3/201033113226569786.pdf) 里面明白写了,陈震阳测试后认为是急性中毒,极可能是一次大剂量的吞食( 第十二页上半页第二段) 。这么白纸黑字当事人自己说
你还非咬住说是多次小剂量中毒算怎么回事?
:当然,大家也都明白是为什么。如果你承认是一次服食大剂量铊的话,那么能下毒的
人和地点就多了。不能支持你认定是孙维下毒这个结论的证据你自然就要选择性无视的。
:另外,陈震阳说他测量出的峰值是2000倍致死量。你解释一下,什么样的小剂量多次
中毒,能达到这种效果,但是朱令在体内毒素浓度达到这个峰值之前,比如在100倍,在
:而且,你又怎么解释在有朱令本人这个达到2000倍致死量不会短期致死的实例时,你
还认为一次服食这个剂量一定会短期致死?
:你的回复里说这个假设有问题。的确有问题。但你还就是死抱着这个有问题的假设来
进行你的推论。不能不说,这是一种精神病人的偏执表现。



☆─────────────────────────────────────☆

  didadida (滴滴嗒嗒) 于 (Thu Sep 20 22:33:20 2018, 美东) 提到:

请用头脑而不是屁股思考这个案例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就是不承认你能奈我何?不要再给我说什么意外中毒,你们怎么能如此没有人性和良
: 心?!!!
: [在  xuansu (xsu) 的大作中提到:]
: 也能吃了毒物但留着慢慢吸收。不然无法解释你怎么会说出铊进入朱令体内又不是全都
: 累积在她体内这种胡言乱语。
: 毒素不先积累在体内,怎么能在这些方面表达出来?
: 人和地点就多了。不能支持你认定是孙维下毒这个结论的证据你自然就要选择性无视
的。
: 中毒,能达到这种效果,但是朱令在体内毒素浓度达到这个峰值之前,比如在100倍
,在
: 还认为一次服食这个剂量一定会短期致死?
: 进行你的推论。不能不说,这是一种精神病人的偏执表现。
: ...................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Thu Sep 20 22:58:01 2018, 美东) 提到:

版主大人,难道只准那些说朱令是误服,是被下了老鼠药,是自杀,是朱令父亲投毒,
是朱令喝的中药里含铊的ID胡搅蛮缠无理取闹,我还的说好话给它们陪不是?

要真是讲道理大家都好好讲道理,没有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道理。

所以你在跟你提出这个要求之前先以身作则。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请用头脑而不是屁股思考这个案例
:,在



☆─────────────────────────────────────☆

  xuansu (xsu) 于 (Fri Sep 21 10:23:11 2018, 美东) 提到: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就是不承认你能奈我何?不要再给我说什么意外中毒,你们怎么能如此没有人性和良
: 心?!!!
: [在  xuansu (xsu) 的大作中提到:]
: :我分析你自己长了牛一样的瘤胃,能把食物囫囵吞下去再慢慢反刍,所以以为正常人
: 也能吃了毒物但留着慢慢吸收。不然无法解释你怎么会说出铊进入朱令体内又不是全都
: 累积在她体内这种胡言乱语。
: :而且,陈震阳测量朱令体内铊含量用的是什么?是头发,血液,尿液,和其他体液。
: 毒素不先积累在体内,怎么能在这些方面表达出来?
: :当然,你的逻辑思维混乱早就众所周知了,所以你说胡话也很好理解。
: :但是,网上那个清华朱令被投毒案始末 (http://image.sciencenet.cn/olddata/kexue.com.cn/upload/blog/file/2010/3/201033113226569786.pdf) 里面明白写了,陈震阳测试后认为是急性中毒,极可能是一次大剂量的吞食( 第十二页上半页第二段) 。这么白纸黑字当事人自己
,你还非咬住说是多次小剂量中毒算怎么回事?
: ...................



谁需要奈何你什么?只不过让你说出这句话也就证明了你一贯一来都是明知自己是胡扯
的。



☆─────────────────────────────────────☆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于 (Fri Sep 21 14:03:51 2018, 美东) 提到:

这么快就来给人扣帽子啦?

那你说说这个算什么扯,是用脑袋还是屁股思考之后说出来的?

[在  xuansu (xsu) 的大作中提到:]
:谁需要奈何你什么?只不过让你说出这句话也就证明了你一贯一来都是明知自己是胡
扯的。



☆─────────────────────────────────────☆

  xuansu (xsu) 于 (Fri Sep 21 17:31:48 2018, 美东) 提到: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么快就来给人扣帽子啦?
: 那你说说这个算什么扯,是用脑袋还是屁股思考之后说出来的?
: [在  xuansu (xsu) 的大作中提到:]
: :谁需要奈何你什么?只不过让你说出这句话也就证明了你一贯一来都是明知自己是胡
: 扯的。



关键问题答不上来就只会转移话题了。继续胡扯。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1.]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删除]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删除]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删除]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删除]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删除]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删除]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删除]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删除]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删除]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删除]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侦探与执法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