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9180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佛道儒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一头“二战老牛”的生命传奇
[版面:佛道儒][首篇作者:Shixiang] , 2018年06月13日09:10:22 ,149次阅读,1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Shixiang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Shixiang (), 信区: Wisdom
标  题: 一头“二战老牛”的生命传奇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Jun 13 09:10:22 2018, 美东)

此篇二战时期的真实故事,希望能从中读懂:动物与人它们的心性与人类无二无别,甚
至在很多时候,是它们让我们的心灵获得感化与回归。由此,我们有必要仔细思考:我
们到底该如何对待这些与我们一样伟大的生灵?人类对它们肆意的屠杀与吞啖是否违背
了我们的天性?


       死敌再度狭路相逢


       1941年,德军入侵比利时,疗养胜地威苏里城被德军占领。驻军司令克鲁伯少
校刚一上任就接到集团军参谋长李斯特将军的命令:到比利时荣誉军人院,枪毙一头名
叫“骑士”的公牛。

       少校大惑不解,不知道将军为什么会和一头牛过不去,他向将军的副官打听此
事,副官告诉他:将军和这头牛有仇!那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将军还是个少尉,在
索顿河战役中,比利时人为了突破德军的雷区,组织了六十头公牛开道,将军那晚正好
值班,领头的一只公牛冲向了他,撞瞎了他的右眼,那公牛也踩中了地雷,被炸伤了一
条腿。当时将军和那牛都倒在了血泊中,面对面,眼对着眼,就在将军拨枪要射杀这个
畜牲时,一枚炮弹飞来,把将军震晕了。将军被送进了医院,从此由一个英俊的小伙变
成了可怕的独眼龙,将军恨透了这只牛,后来他得到消息,这头牛成了那次战役中惟一
幸存的牛,战后被送进了威苏里荣军院。

       少校明白了。他马上带人到了荣军院,在这里关押着四百名比利士荣誉军人和
负伤疗养的战士,克鲁伯下令:凡是受伤的,都送到特别营处理,而健康的军人,都送
到劳动营看押,然后他命令把“骑士”带来。

        这是一头黑色的老公牛,神态安闲,右后腿已经瘸了。克鲁伯拨出了手枪。

      “住手!”许多比利时军人见状都怒吼了起来。

       一个瘦小的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径直走到了克鲁伯面前:“少校,我是比
利时陆军中士约瓦克,也是这头牛的勤务兵,根据日内瓦公约,你不能杀这头牛,你必
须把它当做战俘对待!”

       克鲁伯听了一愣:“一头牛?当做战俘?笑话!”

       约瓦克郑重地拿出一张纸递给了少校:“请你看一下吧,这是利奥波德国王给
它的受勋命令。”

       克鲁伯接过一看,上面写着“授于‘骑士’比利时王国陆军上校军衔,颁二级
荣誉勋章,享受王国荣誉士兵待遇。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 1917年12月11日。”

       克鲁伯傻眼了:这是一头有军藉的牛,而且军衔比自己高!按照日内瓦协议,
他无权枪毙它。他只好下令,把它关到战俘营。

       然后他给李斯特将军打了电话,报告了这个意外的情况,李斯特告诉他:“那
就在战俘里合法地处理它!我不相信一只牛会在那里什么错也不犯!”


       沉重的奴役死亡的陷阱


       根据德军的战俘营管理规定,战俘严重抗命或者逃跑,是可以当场击毙的。

       少校有了主意。第二天他就命令士兵把老牛和战俘们带到了木料厂,那里有刚
卸下的整整五车皮木头,士兵们给老牛套上了牛车,让它拉那些堆积如山的木头。

       少校在心里已经盘算好了,对于这样一只养尊处优的军牛来说,这种苦差事无
疑是它无法忍受的,只要它稍一抵触,士兵们就会用鞭子抽它,牛的脾气是暴躁的,它
会反抗,只要它一有过激的行为,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枪毙它!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老牛没有反抗他的命令,而是拉起沉重的车子,默默地向
前走去,一趟,两趟,三趟……它的身上开始流汗,伤腿也开始一瘸一拐,可它摇摇晃
晃地坚持着。

        当它拉到第50车时,默默劳作着的战俘们都看不下去了,他们开始骚动,约瓦
克跑到少校面前,抗议道:“少校,这只牛已经有26岁了,按照牛的寿命,它已经属于
一个老人,你忍心让一个老军人干这么重的活吗?!这样它会被累死的,你这是在犯罪
!”

       少校听了,皱了皱眉,也觉得这样做太过分了,他眼珠一转,又有了主意,他
接受了约瓦克的抗议:“是的,今天让它干得太多了,明天给它放一天的假,让它自由
活动一天吧!”

       第二天少校让人把老牛带到了放风区,示意士兵把营区的木门打开,让它自由
活动。外面,就是一片广阔而自由的草地,但是在通往草地的路上,却密布着地雷,少
校的意思很清楚:青草对牛的诱惑是致命的,它只要向那片草地奔去,就会犯了逃跑的
营规,而它的下场也是合情合理的:被地雷炸得粉身碎骨。

       果然,老牛被营外的青草所吸引,它慢吞吞地向营地外走去,走向那片雷区。
可当它走到营区外那条立有骷髅标志的白线时,它却止步不前了,它在那儿犹豫了片刻
后,转过身子,神态安闲地回到了营区。

        少校呆了,他没想到这只牛居然懂得什么是警戒线!震惊之余,他让人把约瓦
克找来,向他询问老牛的历史,约瓦克的回答让他更加吃惊:索顿河战役后,受伤的老
牛被德军俘虏,在德军的集中营里被役使了三个月,三个月后,德国战败,这头牛重新
回到了比利时人的手中,受到了国王的策封。

       少校听了唏嘘不已:这居然是它第二次进德军的集中营了!他对老牛不禁肃然
起敬,感觉这只牛在自己眼里已经不再是只牲畜,而是个真正的老兵了!

       他决定给老牛正常的战俘待遇,人类的战争,不应该成为它被虐杀的理由。


       致命的撕咬生死的至交


       一个月过去了,老牛依然安静地活着,这让李斯特将军十分震怒,他把少校叫
到司令部,对他一顿臭骂。少校辩解到:“将军阁下,我和我的士兵都是有荣誉感的军
人,大家实在无法对一个有战功的动物下手,它每天都温顺平和,像个慈祥的老人,我
们找不出杀死它的理由!”

        李斯特将军愤怒了,他的独眼冒着火:“那好!既然这是一个特殊的战俘,那
就需要有一个特殊的守卫来看管它!我已经给它找了一位!”说完他一挥手,副官牵过
了一只黑色的德国牧羊犬:“这是我的护卫犬,名叫野狼,它也是一条军犬,我已经签
发了命令,授予它陆军少校军衔,从明天起,这条狗负责看管那只蠢牛,不管它对那牛
做什么,你们都不要干涉,动物的事情,就交给动物去解决!”

       少校没有办法,只好把野狼带回了集中营。他命令把老牛和野狼关在了一起,
野狼一见老牛,就猛扑了过去,对它又撕又咬,老牛簇不及防,被野狼咬住了后腿,它
又跑又跳,想要摆脱野狼的追咬,可是野狼异常凶狠,死咬着老牛不放,血从老牛的后
腿中流出,老牛开始愤怒,它瞪大了眼睛,发出了低沉的吼叫,突然,它猛地向旁边的
铁丝网撞去,锋利的铁丝扎进了它的身体,也扎进了野狼的身体,野狼痛得嗷嗷直叫,
松开了嘴,老牛又乘势猛撞了它一下,它滚倒在地,痛苦地哀鸣着,老牛慢慢地走了过
去,抬起了前蹄,准备给它致命的一击。

       少校慌了,将军的爱犬要是死了,他无法交待!他正要去救,让他吃惊的一幕
出现了,只见老牛盯着野狼看一看,慢慢地放下了前蹄,然后喘息着走到一边卧了下来
,艰难地舔着自己的伤口,眼神却依然平静。

       野狼也从地上爬起来,躲到离老牛很远的地方,怯怯地看着老牛,再不敢靠近
,初来时那种凶恶的表情荡然无存。

       约瓦克和一些战俘闻讯赶来,他们一见遍体鳞伤的老牛,都愤怒了,纷纷责问
少校:“难道你们德国军人连一只牛都不能放过吗?如果你们再这样对待它,我们就全
体绝食抗议!”

       少校也火了:“这是李斯特将军的命令!野狼也是帝国的少校!由他来看管骑
士是合乎情理的!你们再敢就这件事说三道四,我就不客气了!这里是俘虏营,不是自
由广场!”战俘们无语了。他们注视着老牛,都在为它担心。

       第二天清晨,当大家心情沉重地来看望老牛时,都喜出望外地睁大了眼睛:只
见野狼和老牛依偎在一起,安静地睡着。从它们身上丝毫都看不出,它们曾经是经过殊
死搏斗的敌人。更让他们惊讶的是,从那时起,这一牛一狗竟然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不管老牛到哪儿,野狼都很友爱地跟在它身后,遇到有谁喝斥老牛,它就会呲起牙齿
冲谁狂吠,战争在两只动物间俨然已经结束了。


       无声的对峙意外的结局


       接到报告的李斯特将军不能相信,自己一手训练的野狼居然会和敌人成为朋友
!他马上赶到集中营一看究竟。当他亲眼看到老牛和野狼和睦相处时,不禁怒火中烧,
他下令把野狼捉住,用惩罚叛徒的方式在广场把它当众吊死!

       野狼的悲鸣声让老牛开始烦躁不安,它突然挣脱了看守的缰绳,向营地的广场
狂奔而去,它接连撞倒了几个卫兵,冲到了绞架旁边,然后把行刑的士兵顶倒在地!套
在野狼脖子上的绳索滑落了,野狼得救了!

       李斯特将军气疯了,盛怒之下他拨出手枪,要亲手枪毙了这只让他痛恨的老牛
,可没想到就在枪响的一瞬间,野狼一跃而起,挡在了老牛面前!枪声过后,野狼的脑
袋被十毫米口径的子弹打开了花,它一声没吭地跌落在地上,死了。

       人们都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惊呆了。全场变得鸦雀无声。

       只有那只老牛,悲伤地低吟着,慢慢地走上前去跪在了野狼跟前,用舌头不断
地舔着朋友的尸体。

       李斯特把枪口对准了老牛。它并不惊惧,平静地抬起头,默黙地盯着他。他们
对峙着,像二十三年前一样,面对着面,眼对着眼。二十三年过去了,李斯特的眼中仍
然充满着仇恨和杀机,而这只老牛,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野性,它眼中闪动着的,只是仁
慈平静的目光。

       人们屏住了呼吸,等待着另一声枪响。

       然而五分钟后,李斯特握枪的手无力地低垂了下去。少校在他冷酷的独眼中,
看到了恐惧和慌乱的眼神。他收起了枪,对少校说:“按军人的标准安葬我的狗,善待
这只老牛。”说完他转身默然地走开了。


       后记


       李斯特在他当天的日记中写到:从一只牛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上帝的光芒。 三
天后,比利时境内所有的战俘营都接到了将军签发的命令:严格按日内瓦协定对待战俘
,禁止一切虐待和虐杀战俘的行为。

       战后,第六集团军的许多高级将领被比利时政府逮捕处决,而李斯特将军因为
保护战俘的命令得到了比利时人民的谅解,他未被起诉,最后平静地在西德安渡了晚年。

      比利时人光复祖国后,骑士再次获得了军队的荣誉勋章,战争结束三年后,它安
祥地在威苏里城去世,李斯特将军,克鲁伯少校,约瓦克上士,这些曾经彼此敌对厮杀
的军人们,都出现在它的葬礼上。



凤凰网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30.]

 
POORMS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 ]

发信人: POORMS (是心是佛), 信区: Wisdom
标  题: Re: 一头“二战老牛”的生命传奇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Jun 13 10:07:13 2018, 美东)

利奥波德一世(Leopold I,1790年12月16日出生于德国科堡,1865年12月10日逝世于
比利时拉肯)
利奥波德二世 Leopold II(1835年4月9日-1909年12月17日)
阿尔贝一世,比利时国王(1909年~1934年在位)

【 在 Shixiang () 的大作中提到: 】
克鲁伯接过一看,上面写着“授于‘骑士’比利时王国陆军上校军衔,颁二级
荣誉勋章,享受王国荣誉士兵待遇。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 1917年12月11日。”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39.]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佛道儒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