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957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新闻中心 - 军事天地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一位“AI 专家”的自白:自己像个骗子
[版面:军事天地][首篇作者:niuheliang] , 2018年09月13日11:06:03 ,2354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niuheliang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niuheliang (别问我是谁),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一位“AI 专家”的自白:自己像个骗子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Sep 13 11:06:03 2018, 美东)

作者简介:Chip Huyen是一名撰稿人和计算机科学家,常驻硅谷,是斯坦福大学计算机
科学系的理学士和理科硕士生。她在斯坦福大学开设和教授《面向深度学习研究的
TensorFlow》课程,主攻方向是自然语言处理和深度学习的交叉领域。

我有事要坦白。说真的,我觉得自己像个骗子。

每隔几天,我就会收到朋友、朋友的朋友或某家不知名公司发来的电子邮件,让我就人
工智能方面发表一番真知灼见。这些人当中有刚刚卖掉初创公司的企业家,有拒绝了年
薪50万美元工作机会的斯坦福大学MBA毕业生,有风险投资家,甚至还有大银行的高管
。而几年前,我连接近这些人的勇气都没有,更不用说梦想哪天他们主动想与我聊聊。

他们的话题无外乎围绕这几个问题:“可以牵线搭桥,帮我联系AI界的人士吗?”“可
以过来跟我们一起搞AI吗?”“对于我们的AI产品,您有何建议?”他们谈起AI时的那
股劲头就像AI是大家趋之若鹜的长生不老泉;要是你不这么做,就会孤独地老去。也不
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反正都觉得我知道如何抵达成功彼岸。

我清楚为什么大伙认为我是个专家。我花了好多年的时间,学会如何制作一份堪称完美
的简历。精英教育?简历上有。知名教授?有。大公司?有。除此之外,我还教一门斯
坦福大学课程:《面向深度学习研究的TensorFlow》,这听起来像是当下最炙手可热的
课程。一家法国公司在采访过程中告诉我,他们用自己开发的算法筛查了数百份简历,
我的简历神奇地名列首位。

但问题是,我不是什么专家。我刚读完了本科学位的第三年,还没有在任何杂志上发表
过文章,也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类型的AI会议,主要是因为我太穷了,掏不起参加这些
会议的费用。好吧,我撒了谎。我参加过一次会议,但依旧不是专家。

每当我告诉别人我在报这门或那门计算机科学(CS)课时,他们说:“这对你来说准是
小菜一碟”,我总是觉得压力特大。不,事实并非如此。就算我学起来不是更吃力,至
少与其他任何学生一样吃力。我来斯坦福大学时以为自己会主修新闻学或社会科学什么
的,后来我报了计算机科学课,觉得这门课很有意思。我报名上第一堂微积分课时,那
位教授打来电话,让我去一趟他办公室,告诉我应该报一门更轻松的课,因为我显然没
有学微积分这门课的基础条件。

我过去很喜欢教授开放时间(office hours),那样学生可以咨询教授。我在学CS103
、CS109和CS221这三门课时,简直长驻教授办公室,三天两头往那边跑,从不错过向助
教们提问题的机会。但是现在感觉很尴尬,因为助教或其他同生偶尔会这么说:“你不
是应该已经知道了这方面的知识吗?你不是在开课教这方面吗?”

由于我在教TensorFlow方面的课程,我肯定知道关于AI的一切,别人都这么认为,一想
到这个我心烦意乱。我当初开设这门课程,不是由于自己是AI方面的专家,或是
TensorFlow方面的专家。我之所以想开设这门课,是因为那样可以与志同道合的人一起
学习。既然没别的人想要开课,那就我来开吧。

我在整个过程中都很挣扎。好多个晚上睡不着觉,因为一想到向那些已经比我懂得还多
的学生教什么,我就胆战心惊。我的学生中一半以上是硕士生和博士生。有一回,早上
9点,我已连续24个小时不吃不睡了,当天我准备向学生展示的那个演示软件里面有一
个bug。我在电话这头向当时正在新西兰驾车游玩的男友诉苦:“我是个骗子。”幸好
,他是我认识的最出色的编程员和研究员之一。他让我平静了下来,叫我去补一觉,还
保证一旦找到能上网的地方,就会帮着分析我编写的代码。4个小时后我醒来后,演示
软件可以顺利运行了。要不是男友、Tessy、David或其他好多朋友,我可能真搞不定。

我从教这门课程中受益匪浅。我对于TensorFlow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因为我得提前准备
学生们可能提出的每个问题,然后上网彻底查个遍,搞清楚答案。这让我有了理由或借
口来结识我敬佩的那些人,他们都很友善,同意校对我做的笔记,或者作为嘉宾来上课
。这迫使我学习正确的编程风格,因为我受不了学生对我发布的糟糕代码大加嘲笑。他
们可能还是会嘲笑我的代码,可是我还能怎样了,好歹我已尽力了。

就像朋友Delenn说的那样,好多工作砸到了我眼前。大公司想找我谈话。初创公司的首
席执行官和首席技术官想方设法约我会面。我被惯坏了,结果大多数时候招聘人员的电
子邮件都懒得看一眼。这个世界好像颠倒了过来。几年前,无论我申请哪一份计算机科
学工作,都被拒绝。我觉得一件有意思的轶事是,有家公司在我过去面试后把我给毙了
。在我的课程上了HackerNews网站的头版后,对方居然发邮件过来,问我还有没有兴趣
去他们公司。

当然,我的水平在过去两年里有了提升。但是我还不至于傻到以为招聘人员态度来个大
转变完全是由于我水平有提升这个程度。我的好多朋友比我聪明多了,计算机科学方面
完爆我,就因为他们的简历缺少热门关键词,因而很难找到一份还不赖的工作。当然还
有好多人,他们几乎不了解机器学习的基本概念,可是就因为他们读完了名头听起来花
里胡哨的课程,接到了大把的工作机会。理查德•索切(Richard Socher)是一
名30多岁(或20出头?)的讲师,平时不修边幅,刚以数亿美元的价钱把他那家公司给
卖了,不过仍然骑单车来校园,他在课堂上提到了这个现象:“好多公司老是让我的学
生退学、去为他们工作。”

市场对AI人才求贤若渴,这种形势导致所有与AI有关的斯坦福大学课程人满为患。《
CS224N:借助深度学习的自然语言处理》这门课超过700名学生。《CS231N:用于视觉
识别的卷积神经网络》情况也一样。据CS231N的联席讲师Justin Johnson声称,班级规
模在急剧壮大。这个学季初,那两门课程的讲师都在竞相物色另外的助教。连我的课程
(由一位藉藉无名的本科生来教)也吸引了350多人前来报名,名额只有区区20人。许
多报这些课程的学生甚至对这个课题毫无兴趣。他们来报这些课,只是因为别人也在报
,只是跟风而已。

还有一些人从中渔利。AI培训班、AI课程、AI会议遍地开花。许多公司纷纷开设学费不
菲的课程,教一些你自学就能学到的东西。AI会议短短几天就要收取几千美元。我的几
个朋友拿到了几十万美元、甚至几百万美元的资金来开办AI初创公司,即便他们还拿不
出一个像样的产品原型。

尽管我本人是这股AI热潮的受益者之一,但是不禁会想这股热潮终究会退潮。我不知道
如何退潮、何时退潮,但是我觉得:目前整个体系受到了操控,像我这样简历上标有热
门关键词的人很受宠,而受到操控的体系维持不了多久。也许有一天人们会意识到,许
多AI专家就是骗子。也许有一天学生们会意识到,还不如把时间花在学习自己真正上心
的事情上更明智。也许有一天我会失业,在人行道上孤独地死去。不过也许我开发的AI
机器人会毁灭你们所有人。谁知道呢?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6.]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军事天地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