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033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学术学科 - 医学职业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法医是如何做到不怕那些惨不忍睹的尸体的?
[版面:医学职业][首篇作者:glory0607] , 2018年08月09日21:43:49 ,267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glory0607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glory0607 (without),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法医是如何做到不怕那些惨不忍睹的尸体的?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Aug 9 21:43:49 2018, 美东)


12年刚刚工作的时候,从没见过尸体是什么样子。我大学学校和专业都是非公安,社招
入警。

入警后培训期间,轮岗交流学习到高速公路xx大队。轮岗的最后一天,大清早我们接警
。高速公路两边的村庄有一名精神病患者半夜从家中跑出,在横跨高速公路的过程中被
撞倒。肇事司机逃逸,后尸体被路过车辆反复碾压。早上七点,我们到达现场。

坦白说这是我工作后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的现场,一路上我心情忐忑不安。我设想各种现
场画面,一直在心中鼓励自己不要恐惧。等到现场时,其实我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
准备,坦然面对。下车后,我才明白了情况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尸体遭到无数车辆碾压,其中包括很多重型挂车。等到第二天,被路过休息的司机发现
并报警。此时尸体已经分布在高速公路前后一百米的路段上,我还记得当时一名技术侦
查警察和说:“这简直不能叫做尸体,只能叫做生物组织材料 ”。

路面上鲜血碎骨碎肉,到处分布着。勘察完现场后,现场法医给了我们每人一个小铲子
,让我们把尸体尽可能的收集起来,给家属一个宽慰。那个早上,我第一次看见了人类
的生物组织是什么样子,哪怕是今天我都还记得,肌肉是红色的如牛肉一般,脂肪是黄
色的如鸡肉脂肪一样,各种内脏器官散发着难闻的血腥。

我强忍着内心的恐惧,极力配合法医收集遗体。一会儿法医叫我的名字,让我帮忙。我
赶忙跑过去,看见法医用小钳子捡起一只完整的眼球!一只完整的眼球!一只完整的眼
球!直至今日,我都记得那只眼球后面有很多血管。法医让我拿住,他们用单反照相。

我记不得那是多长时间,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我承认我胆怯了,我头脑发麻。我胸中
一片翻腾,放下后我马上跑到高速公路护栏上吐了个半死。从现场回来的路上,我一直
吐一直吐,吐了出警的警车一车。大队长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默默的拍着我的后背。

真的,本来想一定要坚强,一定不能丢了所有人的脸面。没想到第一次出警,就如此狼
狈。只是当天,谁都没有笑我,谁都没有笑我。很长时间以后,我才知道,也许大家都
有过那么一两次这样的经历吧!回局里面以后,轮岗到期。我主动申请延时轮岗,获准。

两天,我们喝光了一整盒100条的经济装黑咖啡。人力看完了整个24小时内的所有高速
公路卡口,加上沿途的监控录像。感谢两个省的交警沿途设卡堵截了至少一千辆可疑汽
车。更感谢,尽职尽责地法医终于在一辆清洗过的大型半挂车油箱缝隙间发现了血迹。

人赃并获,肇事司机抓到的那天早上。我心中憋了很久的一口气,终于释放了出来。

我想,这个案子破不了,将是我心中一个很大的包袱。

虽然,在往后的一个月里面,我没吃过任何肉类。甚至有一天,在食堂看见同事吃红三
剁的时候,可耻的吐了一餐桌。后来我见过很多尸体,也见过很多惨不忍睹的现场。但
是我始终记得师傅当时给我说的一句话,我们做警察的,每次看见这些尸体,都不觉得
害怕。


他们如果会说话的话,应该会感激我们的啊!是的,每次看见这些尸体。

我们都会抱着对生命的敬重,唯有尽了自己的全力去破案,争取早日给被害人一个交待
才好! 我爹的老领导,我很敬重的一个伯伯,警服白了很多年的。

退休后,有一天在我家,和我爹喝得一塌糊涂。拍桌子和我爹又说起,当年大伯主办的
一个本省九十年代的一个血案,此案全家五口人被灭门,就剩下一个老太太年年上访。


年代久远,那些年间的刑侦技侦手段并不是很齐全。加上报案时间较晚,物证破坏很严
重,最终这个案子变成了无头案,也变成了大伯的心头病。退休后多年,大伯依然会去
换了几圈人的专案组问这个案子有没有线索,大伯工作时每年都会给上访回来的老太太
塞一笔生活费,退休后也坚持每年寄钱。那年汇款单退了回来,一打听老太太没了。


大伯那天晚上,一直说我对不起老太太,对不起老太太。铁骨铮铮的一个汉子哭成泪人
,我在卧室也红了眼眶。


工作后,我见过很多吸毒致死的人。有艾滋病,有吸毒过量死亡的。见过最震撼的一个
吸毒者,半年被我抓过两次。因为他艾滋病晚期,一直也没能好好的把毒给戒了。

羁押的那个晚上,我值夜班。他突然和我谈他的理想,他的人生。说他年轻时候,跑运
输跑成万元户。

娶了全校最漂亮的人做媳妇,加瓦盖楼四面风光,儿女双全幸福安康。他和我说话的时
候,眼神发光。那一刻,我觉得他应该是很开心的吧!第二天转押,给他点了只烟,我
还记得他给我说:“警官谢谢你陪我聊天,已经很长时间没和人聊过天了。”我说,早
点戒了吧!两个月后,他还是死了。


死在一家小旅馆的床上,左脚大拇指上插了一个注射器,正是这只注射器给他注射了过
量的致命的毒品。最后一眼见他,我才注意他的躯体已经瘦得不成人形。

当装尸袋拉上拉链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他给我说他的理想,说他的人生,说他爱的人!
我鼻子有点酸,跑到外面抽了一只红梅。


烟太差,呛了我一口。后来,我再也没有怕过任何尸体。我从未怕过死人,只是害怕生
命的消逝。


我记得,一次车祸就发生在毒品检查站的前面。一辆大货车撞上一辆小面包,小面包的
女司机被货车上的钢梁穿了肩膀。火凤凰到现场进行破拆,120在车外对女司机进行输
血抢救。

一名护士一直给女司机说话,女司机一开始还坚持说话。后面没了声音,消防队的一个
小战士急得不小心用电锯割坏了自己的手。最后,那女司机也没能救过来。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活人死在我面前!那天师兄和我从现场回来后,吃完饭在球场打球。
师兄说:“那女的好年轻啊!真是可怜”,我说是啊!家里面老公孩子怎么办?说完我
们都沉默了!三个月后,毒品案子抓捕过程中出了意外。师兄和我都参加了,师兄我和
一名前辈负伤,师兄中了两枪,子弹打穿了胸膛。

我抱着师兄上了依维柯,一路上我们闯了很多红灯,甚至撞开了一辆不让我们的小货车
。但是师兄流的血很多,流的血真的很快。后来师兄在我怀中慢慢变冷,我吼了半路,
嫂子在家等你!你不能睡。

然而奇迹没有发生,师兄没能挺到医院,我晕倒在后半路,幸运的是我挺到了医院的抢
救室。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103.]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医学职业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