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2469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读书听歌看电影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蒋勋:父母是我们最大的原罪 zz
[版面:读书听歌看电影][首篇作者:xinzhai] , 2018年06月02日11:27:49 ,818次阅读,4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xinzhai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xinzhai (abao),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蒋勋:父母是我们最大的原罪 zz
关键字: 直;“天下无不是底父母”;时间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un  2 11:27:49 2018, 美东)

蒋勋:父母是我们最大的原罪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01136737586388315&wfr=spider&for=pc

中国古代文学里,有一个背叛父母伦理的漏洞,就是《封神榜》哪咤。哪咤是割肉还父
, 割骨还母, 他对抗父权权威到最后, 觉得自己之所以亏欠父母, 就是因为身体骨
肉自父母, 所以他自杀, 割肉还父, 割骨还母, 这个举动在《封神榜》里, 埋伏
着一个巨大的对伦理的颠覆。近几年,台湾导演蔡明亮拍电影《青少年哪咤》,就借用
了这个叛逆小孩形象,去颠覆社会既有的伦理。

相较之下,西方在亲子伦理上的压力没有那么大。在希腊神话中,那个不听父亲警告的
伊卡罗斯( Icarus ),最后变成了悲剧英雄。他的父亲三番两次地警告伊卡罗斯:他
的翅膀是蜡制的,遇热就会融化, 因此绝不可以高飞。可是伊卡罗斯不听, 他想飞得
很高, 如果可以好好地飞一次, 死亡亦无所谓; 就像上一篇提到的飙车的年轻人,
能够享受做自己主人的快感,死亡也是值得的。

伊卡罗斯和在某一段时间里地位尴尬的哪咤不一样,他变成了英雄, 可是我相信在现
代华人文化里, 哪咤将成为一个新伦理; 他割肉还父, 割骨还母不是孝道, 而是一
种背叛, 是表现他在父权母权压制下的孤独感。


我从小看《封神榜》,似懂非懂,读到哪咤失去肉身,变成一个飘流的灵魂,直到他的
师父太乙真人帮助他以莲花化身,莲花成为哪咤新的身体, 他才能背叛他的父亲。最
后哪咤用一枝长矛, 打碎父亲的庙宇,这是颠覆父权一个非常大的动作。

在传统的伦理观中,父权是不容背叛的,我们常说:“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这也是
我们从小所受的教育,可是这句话如何解释? 如果家族中,父亲说他要贿选,你同不
同意?如果父亲说要用几亿公款为家族营私,你同不同意?许多政治、企业的家族,
就是在“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前提下,最后演变成不可收拾的包庇犯罪。

延续上一篇〈思维孤独〉的观点, 我一直期盼我们的社会能建立一个新的伦理, 是以
独立的个人为单位, 先成为一个可以充分思考、完整的个人,再进而谈其他相对伦理
的关系。

如果自我的伦理是在一个不健全的状况下,就会发生前面所说的,家族伦理可能会让营
私舞弊变成合理的行为。刚刚那一句听起很有道理的话:“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可
能就因为家族里的私法大过社会公法,恰恰构成社会无法现代化的障碍。

孔子碰到过这样的矛盾。有个父亲偷了羊, 被儿子告到官府, 别人说这个儿子很正直
,孔子大不以为然。他觉得:“怎么会是儿子告父亲?”这样的矛盾至今仍在,台湾许
多的事件都是这个故事的翻版; 家庭内部的营私舞弊能逃过法网、家族的扩大变成帮
派, 都是因为这样的矛盾。


如果我是孔子, 听到这样的事, 也会感到为难。这个“为难”是因为没有一种百分之
百完美的道德;一个社会里,若是常发生儿子告爸爸的事,表示完全诉诸于法律条文,
这样的社会很惨;一个社会里, 若是儿子都不告爸爸,那也会产生诸多弊病,“天下
没有不是的父母”这样的讲题会继续延续。

这种为难就造成上一篇所说的思维的两极,如果你和孔子一样, 关心的是道德, 就会
觉得儿子不能告爸爸, 如果你关心的是法律, 就会觉得儿子应该告爸爸。但是作为一
个思维者, 他会往中间靠近, 而有了思辨的发生。

可是, 孔子已经给了我们一个结论:“父为子隐, 子为父隐”,你可以拿这八个字去
检视在台湾所发生的大小弊案,他们没有错啊,他们都照孔子的话做了,可是这些问题
如何解决?我相信,即使现在儿子按铃申告父亲舞弊,还是有人会指责他乱伦。但是如
果能不要急着下结论, 不要走向两极, 多一点辩证, 让两难的问题更两难, 反而会
让社会更健全、更平衡。

孔子会说:“父为子隐, 子为父隐”,是他在两难之中做的选择, 我看了也很感动,
因为一个只请法律的社会是很可怕、很无情的社会, 而我相信这是他思考过后的结论
。我不见得不赞成, 但是当这个结论变成了八股文, 变成考试的是非题时, 这个结
论就有问题了, 因为没有思考。

道德和法律原本就有很多两难的模糊地带,这是我们在讲伦理孤独时要度过的难关,
这个难关要如何通过, 个人应如何斟酌, 不会有固定的答案。


▌活出自己

我记得年少时, 读到哪咤把肉身还给父母, 变成游魂, 最后找了与父母不相干的东
西作为肉体的寄托,隐约感觉到那是当时的我最想做的背叛, 我不希望有血缘, 血缘
是我巨大的负担和束缚。

父母是我们最大的原罪, 是一辈子还不了的亏欠, 就是欠他骨肉, 欠他血脉, 所以
当小说描述到哪咤割肉还父、割骨还母时,会带给读者那么大的震撼。可是,这个角色
在过去饱受争议,大家不敢讨论他,因为在“百善孝为先”的前提之下,他是一个孤独
的出走者。

哪咤不像希腊的伊卡罗斯成为悲剧英雄,受后人景仰。野兽派大师马谛斯有一幅昼,
就是以伊卡罗斯为主角, 画了黑色的身体、红色的心, 飞翔在蓝色的天幕里, 四周
都是星辰, 那是马谛斯心目中的伊卡罗斯。虽然他最终是坠落了,但他有一颗红色的
心,他的心是热的, 他年轻,他想活出他自己,他想背叛一切捆绑住他的东西‥‥

伊卡罗斯的父亲错了吗? 不,他是对的,他告诉伊卡罗斯不要飞得太高, 飞得太高会
摔死, 可是年轻的伊卡罗斯就是想尝试, 他能不能再飞得更高一点?

这里面还牵涉到一个问题,我们的身体是属于谁的?在我们的文化里, 有一个前提是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不敢毁伤”,我们的身体是父母给予的, 所以连头发都不
能随便修剪, 否则就是背叛父母。

但在〈暴力孤独〉和〈思维孤独〉篇中, 我提到, 我们对自己的身体有一种暴力的冲
动, 所以会去刺青、穿孔、穿洞, 做出这些事的人,他们认为身体发肤是我自己的,
为什么不能毁伤?他从毁伤自己的身体里, 完成一种美学的东西, 是我们无法理解的
。那么, 究竟肉体的自主性,要如何去看待?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282:680:8b]

 
liucarl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 ]

发信人: liucarl (盛笑笑),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蒋勋:父母是我们最大的原罪 zz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un  2 15:24:24 2018, 美东)

哪吒是从佛经里来的人物,不是中华本土文化。

你说的这些和俄狄浦斯的核心是一样的,要杀掉爸爸,才能完全独立。和中华传统是不
相容的。

【 在 xinzhai (abao) 的大作中提到: 】
: 蒋勋:父母是我们最大的原罪
: ?
: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01136737586388315&wfr=spider&for=pc
: 中国古代文学里,有一个背叛父母伦理的漏洞,就是《封神榜》哪咤。哪咤是割肉还父
: , 割骨还母, 他对抗父权权威到最后, 觉得自己之所以亏欠父母, 就是因为身体骨
: 肉自父母, 所以他自杀, 割肉还父, 割骨还母, 这个举动在《封神榜》里, 埋伏
: 着一个巨大的对伦理的颠覆。近几年,台湾导演蔡明亮拍电影《青少年哪咤》,就借用
: 了这个叛逆小孩形象,去颠覆社会既有的伦理。
: 相较之下,西方在亲子伦理上的压力没有那么大。在希腊神话中,那个不听父亲警告的
: 伊卡罗斯( Icarus ),最后变成了悲剧英雄。他的父亲三番两次地警告伊卡罗斯:他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5:a000:121b:]

 
NuGet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3 ]

发信人: NuGet (),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蒋勋:父母是我们最大的原罪 zz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un  2 20:34:10 2018, 美东)


可以把肉体,当作可以复制的化学机器人看待,父母也只是这个复制的一环,并没有参
与设计和创造这个系统。

我们的自主性,来自独立的灵魂,肉体只是我们灵魂的暂居处和乘具。我们的灵魂,和
我们父母的灵魂,各自独立平等,并无附属或创造的关系。

这样可以吗?

【 在 xinzhai (abao) 的大作中提到: 】
: 蒋勋:父母是我们最大的原罪
那么, 究竟肉体的自主性,要如何去看待?


--
※ 修改:·NuGet 於 Jun  2 20:40:38 2018 修改本文·[FROM: 73.]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yupek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4 ]

发信人: yupek (yupek),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蒋勋:父母是我们最大的原罪 zz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un  2 22:26:18 2018, 美东)

http://www.dfdjw.com/bencandy.php?fid=57&id=1401

哪咤故事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削肉还母、剔骨还父。好像这个并不来自印度或佛教。我
觉得从文化意义上,这个很像中国民间的创造。在父权最严重的地方,其实有反抗的时
候,也是最刻骨铭心的。

俄狄浦斯的故事大半还是讲命运。而哪咤明明白白讲一个激烈的完全挣脱父母束缚的故
事。它以神奇的方式表达对父母威权的完全反抗,但并不是要弑父。只是要独立。

BTW,又看到这篇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1952220334591622828.html
它说削肉还母、剔骨还父,现莲花身确是佛教的精神:在所有情感中最难割舍的肯定是
父母和子女之间的亲情。哪吒“析肉还母,析骨还父”的真正目的正是为了斩断这种亲
情羁绊。哪吒“析肉还母,析骨还父”还代表着将精神从肉体中解放出来,由此呈现出
了生命的本来样貌,即为“现本身”。

不知道以上说法有没有根据。即使有,中国民间已经完全改造了故事,表达完全不同的
寓意了。我看到的是对父权的反抗。

--
※ 修改:·yupek 於 Jun  2 22:50:28 2018 修改本文·[FROM: 23.]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3.]

 
liucarl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5 ]

发信人: liucarl (盛笑笑),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蒋勋:父母是我们最大的原罪 zz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un  2 22:35:17 2018, 美东)

哪吒的记载最早起源于中亚佛教,可能是来自于波斯一带的神话。学者推测可能与古波
斯的《列王纪》传说中的帕西地安王朝第七任国王的儿子努扎尔(Nowzar)有关。

佛教中有称为那罗鸠婆(梵语:नालकुबे
;र Nalakuvara)的神明,为毘沙门天之子[3],在其他经典又译为“那吒矩钵罗
”、“那吒俱伐罗”等,随后被简化为“那吒”。“那吒”是毘沙门天王的第三子,常
随毘沙门天身边,为护法军神[4],也有经典载他是毘沙门天之孙[5]。毘沙门天源自印
度俱毗罗神,为梵天之孙,夜叉之王。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5:a000:121b:]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读书听歌看电影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